皎洁的月光穿过窗户撒在楚楚的书桌上,书桌前楚楚正在与之遥遥相望“今晚的月光真美啊!”虽不是圆月,却不影响她的美感。
  一瞬间她的心疼觉得暖暖的,“残月”以自己为代表的残疾人不就是这样吗?书桌上放着《假如给我三天光明》是父母送给她的生日礼物,“海伦·凯勒哭过吗,害怕过,退缩过吗?”她问,可是这个问题没人回答。
  也许有吧!就像曾经那些最独孤,最悲伤的日子,将是她永生的噩梦。她曾在日记中写道“我不是张海迪,也不是海伦.凯勒,做不到身残志坚。我会哭,也会逃,更会藏在黑暗的角落里发抖,但有一样就是不能让家人看到。如果世间真有画皮,我也情愿一辈子活在面具之下。”
  她是个孤独的孩子,没人可以真正了解她的内心。她把一切都掩饰得很好,每天开开心心,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她也认识一些残友,他们和自己一样为了生活不得不伪装。她爱文字,也想过把大家的故事变成小说,可提起笔却又不忍心。海伦·凯勒不一定谁都能做,他们为什么不能脆弱?
  用笔来粉饰太平,她做不到。
  残友去相亲,各方面条件都很好。双方也很满意,可当他直白的告诉对方自己是残疾人时,那人扬长而去。后来他说,以后结婚也要找一个和自己一样的残疾人,那样的日子会很难,但也能多一分包容和理解。
  村里有位大哥由于在工地受伤被截肢,工伤赔偿了四十多万。朋友就很羡慕的对他说,“你小子运气真不错,一下子挣了这么多,以后不用工作政府也有补贴。”朋友真这么爱钱,要不要我把你也打残啊?
  这样的故事并不少见,儿时就有记者采访过她,让她说说梦想。老师给她排好了剧本,要她当医生,治好所有的残疾。可是还不到十岁的她怎会有那么伟大的梦想呢?他们还要她讲手术和奶奶借钱的过程。她讲不出来,就只是哭。他们怪她不懂事。她没有不感恩奶奶,可为什么要把奶奶的尊严让大家再践踏一遍呢?她不愿意。至于手术那些事,她真得记得不多。至于后来节目有没有播出,她也不得而知。
  残友的相亲对象,那位羡慕补贴的朋友和某电视台记者,有人可以理解,有人需要谴责。你接受不了我的缺陷,我也可以无视你的存在。没人天生完美,不要拿我的缺点,当你的笑点和卖点。更不要说这不过是玩笑,是为我好。我不想卖我的血泪和伤疤,我的努力和残疾无关。
  在快手、抖音等平台之上,大量的播出残疾人做生意,大老板用超量的钱买下所有的货,音乐响起,被称之为正能量。可我却一点都不喜欢。残疾人是社会的弱者,但不一定是社会的包袱。也许他们不够坚强,也不够优秀。为了活着,为了不堕落,他们鼓足了勇气。他们卖的不止货物,而是重视生活的信心。就像天边的月牙儿虽不够圆满,但仍有光芒。可缺口终归受了伤,不要因为好奇撕开还未完全长好疤。而你的那一摞钞票不过是站在上帝的角度上,骄傲地告诉他“你就是一个弱者,一个需要怜悯的乞丐。”
  各位看官,文字写到这里。我不是要真的谴责什么,也不是博取同情。只希望,你看过之后能正确对待残疾人,在帮助的同时多一份理解。不要教哑巴唱歌,教盲人画……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我们缺的只是一个合适的契机。
  请守护我们内心的那片净土,因为受过伤害的不止是身体,还那那颗有温度的心。时间可以疗伤,但不能改变伤口本身,龙有逆鳞触之必怒。也许你做不到感同身受,但也不要妄加评论,不要说“不就是怎么怎么了吗?如果是我,我一定会……”我很认真的告诉你,那个如果你真的承受不起。
  残疾人也是人,他们是社会的弱者。是因为他们受过伤,失去过最宝贵的零件,为了家人和梦想他努力的活着,他们很脆弱,也很坚强。
  我是他们中的一员,我的话代表不了所有人,但我知道生活很难,我也无力独自打拼,我需要社会的帮助,我更想要理解与尊重。
  看到这里你也许会认为我过于敏感,也有些作,有些偏激,甚至是双标。也许是,我是有些病态。但这是我内心最真诚呼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