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过年。


  而且总忘不了儿时在老家过年的情景。


  初一的早上,爷爷牵着我的手,带领全家,去太爷爷家拜年。


  推开厚厚的大门,穿过堂屋,正北挂着很奇怪的“一幅画”。


  大家依次上香,跪拜。再进屋里给太爷爷拜年,问长辈们好。


  我一直好奇那副画,趁机缠住爷爷。


  爷爷说:“这是我们的家谱。那年抄家时,被太爷爷保护住。这上面记载的,是我们祖先的故事。过年,我们就地悄悄请出来,祭拜我们的先人。”


  爷爷还说很多,我不明白。只记住了那副叫家谱的画中,有我们先人的故事。


  每年过年,爷爷都一遍一遍地讲我们先祖的故事。我随着年龄渐长,终于也明白了,我是从哪里来的。


  清朝中期,我的先祖还在襁褓之中,他的祖上,在朝堂上直谏忠言,冒犯了皇上,遭遇满门抄斩。两个奶妈,不顾个人安危,带我的先祖,逃离京城。一路隐姓埋名,风餐露宿,落脚复州古城。她们含辛茹苦,把我的先祖,抚养成人。如今,已枝繁叶茂。


  而且我知道,我先祖这棵大树的每一个枝叶,都有不一样的故事。其中有很多奋斗史,都是我们后辈的励志故事。


  临近大学毕业的那个春节,爷爷又捧起了家书。让我再路过北京时,去看看我们先祖住过的草帽胡同。


  我心里知道爷爷的用意,答应了爷爷,而且请爷爷放心,以后不论是学习,还是工作,都要先做一个正直的人。


  也许是老天成全吧,毕业实习,被安排在北京。在完成了学习任务的同时,也完成爷爷的心愿。


  工作后的第一个春节,回家过年。爷爷说,他年岁越来越大了,还有一个心愿,就是想组织族人,完善我们的家谱。因为,我先祖这棵大树,还有一些枝叶,早年流落他乡,要帮他们理清来时的路。


  爷爷说干就干,不顾八十岁的高龄。八十年代后期,通讯还很落后,电话电报是奢侈品。爷爷和族人,靠写信,电报,寻找到了生活在外乡的族人。


  又是一个春节,族人欢聚一堂,共商家谱续订之事。


  爷爷离开我近三十年。而透过家谱,我感受到了爷爷对后人的殷殷期望。


  今天,我也儿孙满堂。过年,我们也像爷爷一样,带领全家,去婆婆家,去妈妈家,祭祖,拜年。


  而读家谱,成为制度,是我家过年的一项重要的活动。


  过年,不单纯是一个节日,而是要把传统作为文化,传给后人。过年,更是家风的传承,我们身体力行,才有希望实现忠厚传家,诗书继世。


  我喜欢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