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下住着一对儿中年夫妻。


  妻子苏老师,高高的个子,白白的皮肤,瘦瘦的身材,基本上符合美女标准,就是没有飘逸的长发。大眼睛顾盼多情,小嘴巴,不苟言笑。


  丈夫侯校长,身材高大,铜色的脸上写满欢乐,小小的眼睛总是眯缝着,像是老也没有睡醒,很有做会计人的特点。曾经,侯校长干起学校的活,那是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所以,一直管学校的后勤工作。他的嘴角时常微微翘起,见人就开几句玩笑,让你乐呵呵的。


  从没见过这夫妻俩同时出入院子,别说秀恩爱了。有时苏老师去食堂打饭,只打一份饭,然后侯校长再掂着饭盆去打一份饭,人们一路跟侯校长开玩笑:“怎么,您也吃食堂!”侯校长装着垂头丧气的样子:“唉!没人管了!”并且好像马上要流下眼泪的样子,逗得你忍俊不禁。


   刚分到学校的实习生曾说,咱们学校真怪,还有男老师和女老师一个宿舍的,别人赶紧告诉,人家是夫妻!


   看,他们就这样“相敬如宾”地出现在人们的视线里。


   有时感觉这夫妻俩好像各做各的事情,从不互相干涉。


   看得多了,见怪不怪了。也许这是他们夫妻特有的生活方式吧!


   苏老师,说话慢,走路慢,脾气慢。任何一件事到她那里总是慢半拍,一句话由她嘴里说出来呀,听得你那个着急。我都怀疑,苏老师上课批评过学生没有?那语速,批评学生怎么能有词风犀利,排山倒海的力度呢?再凌厉的词,照这个速度说出来也是温柔如水啊!这样的人在家里也应该不会着急生气吧!至多也就是慢悠悠地说,“不给你——做饭!”


   侯校长,走起路来一阵风,总是见他风风火火,忙忙碌碌,不是看水管,修电路,就是分书,试暖气,或者跟施工队交涉,没得闲。偶尔闲下来,又会看哪个学生的凳子坏了,他给找个木楔,拿起锤子梆梆梆地钉钉。


   也难怪,性格迥异,携手并肩就少了吧!


   不过,据说,周六日,他们会一起去骑行,远足,赏春花秋月,看都市繁华!还得悄悄说,侯校长怕苏老师迷路,一般情况下,女人出门是不记路的。


   侯校长的辛勤努力,积极向上,再加上善于人际交往,当然换来了职称的一次次高升,人们羡慕侯校长的高级职称的同时,也敬佩他的勤劳朴实。


   而苏老师,恰恰相反,对待职称问题,毫不感冒。不评又能咋?少挣点钱呗!绝对不会为了评职称就出卖自己的“神”力,我就等着自动进级。多少人为她感叹遗憾,她都一笑置之。


  不过,这两个人在考驾照方面却截然相反。


  侯校长,早已经报名考驾照,但一到路考就发愁害怕,推三阻四不去考,最终作废了。真是太不可思议了,那么爱动的一个人,竟然怕开车!


  而苏老师,报了名后,那是逢考必过,也让人难以想象,一个走路都慢悠悠,到哪里都迷路的人,竟然顺利的考过了驾照。


  自从苏老师开起了车,他们的夫妻关系好像就发生了大翻转。


  刚提车还没挂牌照时,苏老师先在学校试开,驶出小院到操场上调头,嗖的一下子开出去了,侯校长紧跟其后,对着滚滚风尘,那个大声喊啊:“慢点儿,慢点儿,看人儿!”


  每次来学校,你看,妻子苏老师,手握方向盘,专注的看着前方,气定神闲的挪动着车。而丈夫侯校长,坐在副驾驶上,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随时注意着各种动静,挥舞着手臂指挥着,神情比苏老师不知紧张多少倍。这个侯校长,开始充当起了护花使者。


  进停车位时,侯校长又下车,左右指挥,直到看着苏老师慢悠悠安全停车,才放心地回家。


  这以后,两夫妻算是肩并肩,上班下班了。


  呵呵!这夫妻间的深情,也终于在这知天命之年,在这不得不外露时浮出水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