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天上下起了鹅毛大雪,把城市里的大街小巷渲染成了一片单纯的白色。洁白的雪,把整个繁杂混沌的世界盖了个严严实实,几无瑕疵。

    上午在市政府开完反腐倡廉工作动员大会并吃过工作午餐的张工,下午不准备回国资委了。本来张工想去小玉那里,可是小玉电话里说还是在酒店里氛围好,有情调。小玉是张工的情人。

    张工停好车,夹着装有会议记录的文件袋,领着小玉来到某家连锁商务酒店,张工是该酒店的铂金会员。

    张工挽着小玉推门进来的瞬间,大厅里熟悉的装修格调让他有一种温馨如归的感觉。

    张工在前台愉快地出示了会员卡,并选好了房间。

   “先生!您的房间折后价是156元,加200元押金,一共请您支付356元!”服务员彬彬有礼地对张工说。

   “好的!”在她的注视下张工掏出所有的口袋里、包括零钱在内,大大小小所有的现金,凑一起才勉强够交房钱。——信用卡忘在停在外面的车里,又下着雪他懒得去拿.当然在小玉面前不能掉链子,张工红着脸不无矜持地跟服务员商量着说:

“不好意思,身上就这么多零钱……我是铂金卡会员,按《会员章程》可以免押入住,并享有快速退房的特权嘛!”。张工语气中充满自信。

   “嗯!……”服务员迟疑了一下,接着说:“好吧,只是房间里有一些有偿使用的商品,我们就要先撤掉!”说着,顾不了张工的感受,拿起对讲机:“楼上的服务员,请把****房间的有偿使用品撤了……”。

    张工知道,这是他们店自定的自以为是的条款。

    张工付了房钱,挽着小玉逃也似的快步走往电梯,仿佛身后有无数双或歧视或防备的眼光,让他如芒刺背的浑身不自在。这种赤裸裸的防范让他尴尬无比,全没了铂金会员的那种尊荣。

    走进电梯,看着厢壁上精心装裱着的《会员章程》,搂着小玉的张工不由得感慨万分:

   “哎!生活中总是有那么些尴尬让人们无可奈何……”

   “没什么呀?我也不是别人,……”小玉显然没有明白张工的心理,没心没肺的说。

   “哪呀?!我在为酒店的上层感到悲哀——酒店上层推行会员制度的根本目的,是以贴心便捷的服务吸引并留住优质客户来创造最大的利润。可是,酒店总部的头头脑脑们在决定这些行之有效的营销策略时,绝对没有想到落实下来会扭曲成这样,……这样一种让客人无比尴尬的怪状。”张工自我解嘲地说。

    电梯门开了,张工挽着小玉走出电梯,一边往房间走一边继续说:

   “再说,能凭消费升级到铂金级会员,谁还会白拿白用或偷拿你那些有偿使用的商品呢?其结果无非是我以后再也不住他们的酒店了。——如果,如果此情此景让那些决策者们看到,那么尴尬的就绝对不是我了……”张工滔滔不绝地发表着感慨,显示出他敏捷的思维和老道的经营头脑。

    搂着小玉进了房间,张工胳膊轻轻一带顺势把门掩上,急切地正要抱住迎上来的小玉亲热,只听得“啪”的一声,张工夹在腋下的文件袋掉在了地板上。小玉捡起来,顺便瞅了一眼:“反腐倡廉章程”几个大字映要入眼帘。

小玉一边迎合着跟张工缠绵一边调侃着问:“如果给你们开会的领导知道你这会儿,该有多……”

   “管他呢?!”此时的张工全没了在会场上做报告时的矜持和听报告时的严谨,更忘记了刚才《会员章程》给他带来的尴尬。

    张工更不会想到小玉没说完的是“尴尬”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