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冬的黄昏,寒风凛冽。林立的高楼脚下,躲在残阳阴影里的步行街显得有些阴冷。

寒冷的天气明显抵挡不住人们对户外生活的追求,街面上熙熙攘攘地不泛逛街散步和牵狗遛弯儿的人们。

街心,一位风姿绰约的少妇优雅地款款而行,她上身穿着一件黑色的宽松齐腰的貂皮大衣,一双好似为她定制的细长的黑色皮靴,恰到好处地勾勒出她那颀长的美腿。那靴子和她上身的貂皮大衣呼应着,衬托出少妇那姣好迷人的身材。只见她挺直腰身,端庄地细步轻迈,举手投足之间洋溢着高雅诱人的贵妇气质,简直就是都市街头的一道典雅亮丽的风景。

少妇右手牵着一根精致的皮质狗绳,绳子的另一端套着一只可爱的贵宾犬。贵宾犬穿着一身同样得体的棉质“袄连裤”,和一双——不!应该是两双棉鞋,充分显示出主人对它的体贴和关爱。

小家伙不停地在主人面前卖乖耍宝,摇头摆尾地逗趣嬉戏。那狗一会儿跑到主人前面讨好地盯着主子甩着尾巴静坐或匍匐着,一会儿又人似的直立行走并对着主子做拍手状。女主人时不时弯下腰来在小家伙头上亲密地爱抚一下。

少妇坐到了长椅上,轻轻地把贵宾犬抱起来,让它也坐在她身旁的椅子上。少妇优雅地从随身的拎兜里掏出根火腿肠,又拿出小刀仔细地削成大小相仿的碎片,一口一口怜爱地喂着她的宝贝……

在这个寒冬寒冷的傍晚,如此温馨和满怀爱意的场面让人感到了春天般的温暖。

街角那只龌龊的垃圾桶旁边,一条瘦得皮包骨头的流浪狗早就看见了眼前的这一幕。它移动着被冻得瑟瑟缩缩、肮脏无比的身子慢慢向少妇靠近。

从它那充满渴望的狗眼里,可以看出它正迫切地期望着少妇的施舍,它早就饥寒交迫了。

流浪狗摇着尾巴,匍匐着来到少妇的脚边,嘴里“呜咽”着作讨好状,它渴望着、向往着象贵宾犬一样温馨的待遇……

“去!——”果断的一声断喝,随声而起的是迎头一脚——少妇高贵的鞋鞋尖踢飞了流浪犬,也踢破了流浪狗温馨的美梦。

流浪犬灰溜溜地呜咽着落荒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