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作为鼠类,我们并不容易。要想饱腹,要想有充分的积蓄,就得付出偷偷摸摸的冒着风险的劳动。弄得不好,随时都可能一命乌呼。因为除了人类对我们,从古至今都是:“老鼠过街,人人喊打”。随着社会的发展,我们的生存遭到了环境的威胁。鼠国被迫解散,但我们的鼠国暗地里还存在着,偷偷摸摸地存在着,不见阳光的存在着,随时都想伺机东山再起的存在着。


  可我们面对新的形势也在想,现在的城市,别看有那么多高楼大厦,那么多吃不完美味佳肴,我们要想光临哪一家,只能是做梦。家家户户楼房下的墙脚,都布满防不胜防的美味陷阱,至使那些不会用脑的只想一饱口福的子孙,出征未成身先死。一批又一批,让我们家族鼠丁越来越少,几至灭绝。于是我们鼠国召开了常委会,讨论研究新形势下生死存亡的重大政策。一把手认为,别看现在的人类,好像不把我们放在心上,但实际上处处布满陷阱,只要一动贪念,他们的布防中心就红灯暗闪,准确预警,并伺机收网。形势的严峻,使得我们在青黄不接之时,不得不半夜三更,待夜静人稀之时,出没那垃圾箱,寻找残羹剩饭,聊以褁腹。金秋时节,遍野的水果、庄稼,是我们昼夜都有机会饱餐的时候,可现在不管啥地方,啥领域,处处都注重生态建设,作为我们天敌的蛇,虽然数量上的增长没有我们鼠国这样快,但却严重地威胁我们鼠民的自由。因为他们隐蔽强,出击神速,好像随时都在暗地里跟踪研究我们出没有规律,让我们的鼠民虽有暂时侥幸者,却难有长久之安啊。就连我们这些成了精的硕鼠,既使没有灭顶之灾的,在这处处警防的环境里,都时时胆颤心惊,终日惶惶,这该如何是好哦?


  二把手说,不要说现在的人家,门窗严实,就是大热的天,想趁主人开门开窗的机会混进去探一探,偷偷尝尝美味,那都很不容易。最头痛的是农村也学着城市,虽没有高楼大厦,门窗同样严实不说,也不像楼上箹来楼下吃的那些日子,满楼满炕粮,让我们混饱肚子的机会多。那时候的农村或城市,虽养猫,但古话说得好,猫也有个睡着时,我们的鼠民总能瞅它睡着时悄悄出击,以一饱口福。可现在,人类重视生态环境,将我们的天敌猫头鹰、蛇、黄鼠狼等都作为宝贝加以保护起来,并顺其自然地恢复了它们的天性,让我们随时随地都不敢轻举妄动,真是担忧啊,也不知如何是好!


  三把手听了一、二把手的话后说道,与人类争战,哪有我们的好处?人类对于我们鼠类,只要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我们鼠类生存的空间就肯定会越来越小,甚至让我们种族灭绝。当今社会,唯一的办法就是改行!四把手提出疑问:“咋改行?”并述说理由,我们鼠类,自古以来,一代传一代,都是以盗窃为生,不像蜜蜂,不但自己能酿又甜又香的蜜养活自己,还能让人类得到他们辛勤劳动的好处。人类对蜜蜂果实的窃取,那是受到他们法律保护的。而蜜蜂因为对人类的窃取不计较,才得到人类的爱护。作为鼠类,我们不能给人类创造什么好处不说,还以盗窃的方式,和他们争夺食物,致使他们恨之入骨,欲灭绝而后快。所以,要想保持自古以来的生存之道,看来是形势所不容啊。所以我同意三当家提出的改行的意见,就是不知如何改行?


  三当家的清了清嗓子说,改行就是吃苦。由于家族的遗传,我们不可能自食其力。我们最大的特点就是机灵!就是能寻找机会,该下手时就下手,捞得一次算一次。可现在人类的灭鼠计划,不像从前,时松时紧,我们的机会有的是。而现在,看是不松不紧,实际是对于我们,他们处处都安上天眼,监控中心随时都掌握着我们的动静,致使我们鼠类,虽有藏身之地,可一旦轻举妄动,随时都有灭顶之灾。所以,我们应该改行吃草,不与人类争食,才能避免与人类对抗,从而避免杀身之祸。


  五当家的沉思道,这个主意好是好,可人类搞退耕还林、退耕还草,即使鼠国鼠众改吃鲜草,也是对人类生态建设的破坏哦,他们会不会同样不让我们有活路呢?更何况吃草根不利于我们鼠国自身繁衍后代的营养需要啊!再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千百年来的基因,怎能说改就改?就算我们的最高层作出决策,要求我们的鼠国鼠众,必须得改,它们根深蒂固的习惯,能说改就改嘛!


  鼠国的五常委不得不陷入了深思,那该怎么办呢?大当家的想了想说,人类现在对鼠国的战争采取持久的高压态势,全域监控,只要发现异动,就毫不留情的彻底打击,绝不姑息。致使那些还不具有破坏性的小鼠都惶恐度日。鼠国那些曾经高高在上,八面威风的贵族也都夹起尾巴唉声叹气,恨不得他们中有成了精的硕鼠化为人王,再让他们恣意人间,放肆狂欢,尽享荣华富贵。


  可是,鼠国老大叹了口气说,放肆狂欢那样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因为现在,就连我们鼠国常委,日子都不好混了,就不要说其他的鼠辈了。因为只要有一点弃动,都有可能祸从天降!这时,会场里一片唉声叹气,鼠眉难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