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4511085107489.jpg                                                                                                                                                                                          

       大雪节刚过,天气跑步进入一年最寒季,北方搅天风雪,江南水瘦山寒,就连四季如春的昆明也是黄蝶乱舞。此时的春城,说山山寒色有些夸张,但银杏、滇朴、水杉树树秋声却一点不过。耐不住寂色落寞,更经不住冬日无量山樱花谷的诱惑,赶在周末车流高峰到来前,逃离围城,孤身直奔滇西那处神往已久的秘境。

       辗转六、七个小时,下午三点过,终于站在南涧无量山樱花谷的谷口。

      无量山樱花谷景区,是十多年前台湾谢老板以每亩500元、租期50年,从山花村村民租来的山地建成的1500多亩茶园,冬樱花开始是移栽来给茶园遮荫的,没想到“无意植樱樱成景”:茶园碧绿衬底,樱花粉红点缀,高山环抱,深涧幽谷,日光月色,云蒸霞蔚,幻化成一道冬日靓丽的风景。

      樱花谷分1、2、3号景区。入口即景区东北角的山垭口,垭口向东南延伸的山脊是1号景区,即茗樱园。2号景区即梦幻园,在1号景区西侧的对面,中间隔一条深涧,是北面高山半腰向南延伸的一条山脊,旧名蛇妖箐大概因此地貌得名。3号景区在2号景区西侧的山坳里,名叠彩园,距2号、1号景区分别有五、六公里,因樱花较少、距离太远,宜远眺观赏,游客很少涉足。

      樱花谷四时皆有精彩,远近高低不同。俯瞰、远眺、近赏、穿越都能从不同视角发现别样的美。曾经跟随金庸笔下的大理国镇南王之子段誉,幻入神秘莫测的无量山:“玉壁仙影”、白雾锁谷的悬崖峭壁、玉龙悬空的滚滚瀑布、岩洞密室的“神仙姐姐”、婀娜多姿的云南茶花、飞禽走兽草药毒虫……无量山的景物、故事早就神晤。

      一路跟随金庸语录牌爬上一号景区左侧山头。登泊心台、闲云居、揽翠台,环顾眼前的无量山,磅礴雄性、连绵不绝,直杵云天之高,漫布地域之广,“无量”果然名不虚传。

      樱花谷最梦幻的是从茗樱园的观景台眺望2号景区的茶园樱林。一台台一行行矮化的绿色茶树,将山坡均匀切割,一树树盛开的樱花点缀茶林,粉红樱花与碧绿茶树相互映衬,色彩十分鲜艳,营造出画笔都难以呈现的美景,亦真亦幻。仿佛人间四月天,红袄绿裙的采茶女正身背腰箩,忙碌在一垄垄的茶行间;仿佛身着霓裳的仙女厌倦了天堂的乏味,下凡到了无量山……

      落日和日出眺望茗樱园又是别样风景。夕阳下的无量山,山脊犹如跳菜宴上裸着腱子肉肩臂的彝家汉子,呵护着蛇腰箐这个美丽的彝家女子。余晖像轻纱覆盖樱花谷,茶垄上,樱花粉墨洇染,朦胧、虚幻,俨然白日梦景。日出破晓天,无量山山巅就像安置了一个巨大的炼炉,喷薄而出之际,仿佛钢花四溅,飞红溅落樱花谷,林荫点燃,绚烂无比。

      连日晴朗,无缘看到乳雾红樱绿茶的奇观,为下一次造访留一个理由吧。

      俯瞰、远眺看了樱花谷的全貌,欣赏了山与谷的契合、茶与樱的绝配,吊起了近赏、穿越、深入细节、一探究竟的欲望。

      漫游茶园,移步异景,无处不美,就连看风景的游人也成了一道风景。飘过茶垄间的红纱摄女,漫游樱林下的白衣少年,仿佛云踪仙影。

      沿林间游路穿越山谷,进梦幻园,一路惊喜连连。仙女池飞瀑垂链,玉珠落潭,碧池澄澈,牧女一洗成仙的传说更是让人晃入秘景。樱花掩映的鸟巢,在柔风中摇曳,让人十分羡慕樱花谷的鸟儿,那才是名副其实的花房。出巢入巢染满羽花香;在花房里观星赏月,共度良宵;在花枝间谈情说爱,在花巢里养儿育女,真正是艳福不浅!

      游走梦幻园的茶行、樱花树下,一树树盛开的樱花遮天蔽日,仿佛被罩在粉色的纱帐中,即便素衣而入,也是花团锦簇。风舞花枝,落英缤纷,落发沾衣,恰入虚空幻景。

     游累了,选在啖茶亭对着无量山、樱花谷品茶歇脚。要了华庆茶厂的乌龙茶,茶叶青绿油润,带有花香,泡开的茶叶,绿叶红镶边。心想着,该不是樱花浸染的香气和色彩吧!是与不是,心理上都有这种美好的暗示。茶汤清澈明亮,入口鲜爽,满满的都是春的气息。若是我来做茶叶生意,一定会冠名一个“无量春”的品牌。

      夜宿樱花谷山花村老李家民宿山花旅店。山花村位于谷底山脚,老李家是搬迁到梦幻园山脊上的独门独户,晒坝坎下就是茶园樱花林,窗含无量山,出入茗樱园,枕花入眠,脆啼醒梦,是名副其实的锦绣山居。樱花谷夜临入冬,但山花店的火盆温暖如春。同老李一家老老小小围坐火盆共进晚餐,主菜是木瓜炖无量山乌骨鸡和火腿,佐木瓜泡酒。鸡、火腿、泡酒,都是老李家自养自腌自泡的绿色食品,香浓味美、醇厚爽口。

      酒足饭饱,老李兴致勃勃的聊起了他家一年的收入:出栏13头肥猪,全杀了自己腌火腿,除了自己吃,可卖10来万。养乌骨鸡100多只,主要供住店游客,进账约1.5万。卖茶叶1万多,卖核桃5千左右,农家乐3万多,外出打工6万多。共收入22万多。全家4口人,母亲年迈,女儿年幼,老李夫妇算是壮劳力。我由衷的敬佩老李的能干,他农闲外出打工,樱花谷旅游旺季自驾车接待游客,里里外外一把好手。聊起建房欠款,他略有些不快。他的新房是5年前盖的,花了40多万,至今还欠10余万。

      我敬了他一杯,说,你这么能干,又打工,又开农家乐,樱花谷名声越来越大,你这核心景区的七、八间客房,今后农家乐肯定越来越火爆。又同他聊利用无量山的林地搞林果、林药、林禽种植养殖,致富之路一定会越走越宽。老李满饮杯中酒,一扫愁容,说,借你吉言,下次来还住我的山花店!我说,一定一定!还会带更多朋友来!

      酒劲上来,老李的脸颊像染上樱花的粉红。

      寒冬的樱花谷、谷里的农家屋,早已暖意融融、春风满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