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道兵是一支从战火中诞生,在修路中成长起来的铁道工程技术特种兵。

  没有争议,人类工业文明的发展始于17世纪中期,年轻的英国工人瓦特发明了蒸汽机,瓦特看见烧水的壶盖被蒸汽顶开,于是联想到蒸汽可以推动活塞运动。后来,他经过多次研究实验于1782年完成了新蒸汽机的实验工作。直到18世纪初,斯蒂芬森发明了真正意义上的火车,才真正拥抱了蒸汽机的时代。

  火车时代的到来让充满着巨大生命力的工业产业喷薄而出,200多年来在这个蓝色的星球上,每天有无数的火车来往穿梭,运载货物和人员一直延续到现在。而且在可以预见的未来,铁路仍然如同我们身边的水和空气,是我们人类一天也离不开的重要的基础产业。


  我们把目光转向国内,时光定格在抗日战争中,日本战败的1945年8月,那时东北民主政府开始接收日伪的铁路管理机构,先后在东满、西满、南满地区及中长铁路,组织了武装护路部队,执行保卫铁道运输安全和协助接管铁路任务。

  那时个个护路队都是草头王,基本上各自为政。比如西满护路军是郭维城任司令员兼齐齐哈尔铁路局局长。护路军采取三种办法进行补充。一是收编部分的伪满铁路警察。二是新招募愿意参军的工人农民。三是招收部分的铁路职工,这三个部分加在一起也就800多人。其实很多时候,说起来是护路大队,其实顶多是一个营的编制。

  如同任何一条大江大河的发源地都是涓涓细流。东北民主联军各级护路大队从这个时候起就为铁道兵这支英雄部队奠定了基础。

1578491095100251.jpg


  1946年5月,东北保安司令长官杜聿明命令第五军、新编第六军为主的国民党军队,沿着中长铁路向南满解放区大举进攻,东北民主联军的军官苏进(上图)阻击敌人,接到命令后苏进组织动员了3000名日本侨民做民工,迅速在大桥南岸构筑了坚固的防御工事,还率领着素有《铁道游击队》之称的回民支队和松江军区工兵排炸毁了松花江大桥,以少数兵力迟滞了国民党两个整编军的进攻,这是个了不起的军事成就。

  战争年代的军事主官任命很有意思,顺利完成炸毁松花江大桥的任务以后,苏进带领官兵趁着火车返回哈尔滨,到了车站后苏进看到了车站大门边儿上墙壁上贴有东北民主联军司令部的布告,他怀着好奇心走过去想看一下布告发布的是什么消息,由于当时信息传达不便,经常有重要的信息通过布告的方式来发布,苏进走过去一看惊呆了。这张布告上公布的是自己被任命为东北民主联军的铁道司令。

  布告上这样宣布:兹命令苏进同志为东北民主联军铁道司令。负责指挥调度全军军事运输事宜和维护铁路公安秩序,如有不听从铁道司令指挥调度,阻碍铁路正常运行以致造成重大事故者,准予从严惩处。望各级部队切实遵照执行。

  那时候东北铁路秩序极度的混乱,负责军运的干部战士经常不理会车站的调度,强占车皮,扣押机车司机,甚至出现兄弟部队为强占机车打架,沿途鸣枪拦截列车等恶劣事件,另外公开的土匪和暗藏的敌特破坏铁路的事件也时有发生,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当时控制着中长铁路的苏联方面不肯给我军方便不说,还时不时制造点儿难题,与我军的局部摩擦时常发生。无论对哪一方面来讲,兵荒马乱时期有实力才是硬道理,这里的铁路段线长点多而兵力很少,靠一纸任命就能把铁路秩序管住了?苏进对这个突如其来的司令任命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他左思右想,觉得自己虽然打起仗来没有怕过天王老子,但是管理铁路实在不知道从哪里下手,炸桥容易修路难,于是他找到北满分局的书记兼政委陈云同志诉说苦情,希望联军总部通融通融改变一下自己的战斗职务。

  陈云说你喜欢打仗这很好啊,但你忘了保护铁路难道不是在打仗吗?一向温文尔雅的陈云劈头盖脸的批了爱将一通。又把一纸新的任命书甩给了他,苏进一看原来是东北局和联军总部,又任命他为中国进驻中长铁路军事总代表,苏进这时一下子蒙住了,原来是想辞任铁道司令。结果又来了个铁路军事总代表任命。苏进蒙住了。他只好壮着胆子说了一大堆不适应担任这两项重任的理由,陈云一边听一边伏在桌子上处理公文,他说完才抬起头来,不紧不慢的说,我说苏进同志,你是不是共产党员?苏进一愣说,陈书记您忘了我参加宁都起义的第二年就入党了。陈云说那就很好,你是老红军,又是共产党员那就好说了。陈云又俯下身子只管处理公务,再也不理他了。

  苏进站在那儿站也不是,走也不是,想了半天,最后猛吸一口气又猛吐一口气,再也没敢说一句话。捏着新的任命书走出了陈云办公室。

  大半个多世纪之后的今天,当我们重新回顾这段铁道兵这个光荣兵种的初创时期,发现“共产党员”这个称呼对于当年人们的神圣感是无法取代的。在下达任何一项命令,是不管理解或者不理解,只要入了党,这辈子就得坚定地跟着党走,不打折扣地执行党的决议。往往电影中的那些危险场面,就有“共产党员先上!”


  解放战争时期,苏进任东北民主联军铁道司令部司令员、铁路护路军司令员、炮兵纵队司令员、第四野战军特种兵副司令员。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1955年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开国少将、炮兵副司令员。

  苏进当时认为保卫铁路,不是打仗,这可以理解,但只要自己的理由没有被上级采纳,那就必须坚决的服从首长的安排。你是不是共产党员,尽管今天已经无从揣测当年陈云的语气,但是我们相信这不是个疑问句。东北局和东北民主联军总部是党中央在东北最高的行政机构和最大最高的军事指挥部,联军铁道司令部,将东满西满南满中部地区和中长铁路等铁路上的武装护炉部队统一了起来,而后才在此基础上重新组建了铁道兵。

1578491439101757.jpg


  辽沈战役中林彪、高岗、陈云主持东北局会议。

  中国人民解放军序列里的铁道兵从来就具备红色基因。即便是在铁道兵完成历史任务的1984年被整体裁撤转工,全体官兵脱下了心爱的军装那一刻,纵然心中有千般不舍,万般不愿,仍然把执行党的决议放在首位,没有出现一例不服从的事件,这对于一直有着几十万官兵的大兵种来说是多么的不容易。

  有多少发展前景良好的干部战士,投身地方以后仍把自己当作普通一兵,听从党的指挥无怨无悔,有多少还在紧张施工的铁路工程上脱下军装一样干。军令如山,苏进就这样走马上任了,任命虽然下来了,他却还是个光杆司令,手下并没有多少兵马。当年六月东北民主联军总部下达命令,东北地区的护路部队由分散走向统一归属,东北护路军总兵力一下达到了8500余人。

  在组建护路纵队当中,选干部是个很挠头的事情。选拔连长的时候,都是选资格老的。有红军时期的,有抗战时期的,但必须都是共产党员。一个个连还选配了一名有文化的学生当文化干事,相当于排职干部,准备培养他们做政治工作。战士都从当地的新兵里选。在较短的时间内就组建了铁道纵队的第一团。担负从吉林到哈尔滨三棵树之间的护路任务,重点是大桥、车站、交通要道进行武装护卫。


  在烽火连天的战斗岁月,铁道运输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对此联军总部严令所辖各部队不管什么单位和部队,通过铁路运输时必须听从铁道司令部的指挥调度。如有阻碍铁路正常运行造成重大事故者,铁道司令有权从严惩处。但一开始有的单位和个人并没有把这个规定当回事儿,常常有人不服从调遣,有的根本不把铁道司令部的指挥当回事儿,这事儿报到苏进那里。苏进对执行指挥调度的人员说,不管什么单位和个人,只按规定办事不认人。

1578491846115579.jpg


  铁道司令部针对不听从指挥的人员,按规章制度处理了几个,乱世必须用重典,还公开枪毙了四个情节特别严重的违法乱纪人员。打那儿以后铁道司令部执法严格的名声就传开了,再也没有哪个单位和个人敢不按规定办事了。

  1947年5月开始,东北民主联军连续发动了秋冬季三次强大的攻势。我军控制的铁路线也大大增加了,但同时新的问题又产生了。新线铁路沿线桥梁和道轨很多地方遭到敌人的破坏,铁路运输不通畅,到处都是“肠梗阻”。次年开始,司令部将所辖步兵团组成两个铁道团,每团设三个大队,一个大队担负线路桥梁和通讯设施的抢修,二大队担负机车检测供水站等运输任务,三大队担负铁路沿线和抢修现场的武装防护。从战火中诞生的分散的各级护路大军,在东北民主联军的旗帜下,首先成立了铁道司令部,专业分工越来越精细,工程技术成为这支部队的重要特征。

  同时加强了铁路沿线的警卫巡逻,成立了装甲列车大队,配备了两列装甲列车,每一列装甲车上配有火炮一门,机枪六挺,高射机枪三挺。这样的兵力和火力配备在当时远远超过了野战军作战连队的水平,火力可谓强悍。实践证明护路军的火力配备并非小题大做。


  东北地区历来匪患猖獗,新中国成立前形形色色的土匪占据一方,危害百姓,扰乱治安,是社会的毒瘤。尤其是日本投降以后,东北地区出现了短时间的无政府状态,盘踞在各地的“胡子”接受国民党的招安,摇身一变成了“中央胡子”,纷纷与我人民解放军作对,妄图趁火打劫,掠夺胜利果实。很快在铁道司令部成立以后的仅一个月,就遭受了一次胡子们精心策划的突袭,激烈的战斗就在猝不及防当中打响了。

  东北地区的铁路匪患严重到什么程度?一份资料表明,当时东北境内154个县就有近100个县是被土匪盘踞着,共产党占据的还不到50个县,这些胡子可真不容易对付。既有原来的职业土匪,又有新生的流氓地痞,包括伪警察、宪兵,甚至还有日本的浪人和原属关东军的散兵游勇。

  那年佳木斯各界群众在中心广场公审几个日本战犯和汉奸,正当公审即将开始时,会场受到了胡子们的公然武装挑衅,顿时会场内外枪声骤起,场内群众乱作一团,骚乱被平息以后,主席台和会场上血迹斑斑,传单还在随风飘荡。上面赫然写着“欢迎国军,打倒共匪”,“共产党是兔子的尾巴长不了”等字样,他们经常纠结在一起在铁路沿线挑衅闹事或者抢劫火车或者破坏铁路,而且他们拥有很强的强制火力,所以铁路护路军自成立的那一天起,就必须把缴匪当成第一项任务。


  林彪、高岗、陈云在主持东北局会议

  与传统作战方式不同,铁路线路长,搬运物资需要时间,胡子们很容易找到薄弱的环节来下手,东北民主联军运输的宝贵物资经常被胡子劫掠。待援兵赶到,胡子们早已作鸟兽散,因此很难给他们以致命的打击。

  西满铁路护路军刚刚成立一个月,东北局决定从黑龙江军区调拨给当时的嫩江军区2000支步枪和200箱子弹。接到命令以后,这天下午三点多钟。西满护路军司令员郭维城和副司令尹诗岩亲自带领嫩江军区作战科长等多人还有俄语翻译,率领全副武装的三个护路连队战士近200人,从齐齐哈尔登上列车出发到北安线去领取这些枪支弹药,并负责武装押运。

  就在护路军从齐齐哈尔登上列车之后,潜伏在齐齐哈尔铁路局内部的一个胡子就获取了这次运输枪支弹药的情报消息,通过内线迅速传给了被国民党招安的光复军旅长孙兆庆,2000支枪200箱子弹好诱惑,好肥的肉!土匪们完全被惊住了,在确定情报无误以后,孙兆庆马上召集手下心腹喽啰,密谋决定在军火列车从北安线返回齐齐哈尔的途中冒险武装打劫,干一票大的!(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