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儿记得故林,落叶也思归根。一别故乡近半世纪,我的思念里,故乡的山水一直都在,这么多年从未离开……
       这次如愿以偿返梓乡,侄女似乎懂我心思,第一时间载我去游览心目中向往的青山,我约闺蜜凤子他们一同前往怀旧。
       位于家乡黑龙江省东北部双鸭山市辖区的青山,如今早已摇身变为国家森林公园,成为当地知名的景区。汽车出了市区,途径小时候住的岭东矿,满目是拆迁改建的现场,道路坑坑洼洼,我们颠簸着过了矿区。
       进入山区,蜿蜒的水泥山道替代了昔日那崎岖的砂石土路。瑞章对我说:“通往深山的水泥路修得好,山民出行方便,游人也络绎不绝,带活了山区经济,有了这条便民路,即使冬季大雪封山也不用担心。”
       我透过车窗望去,视野中先是青烟绿雾,渐渐地绿植色彩明艳,不似南方山林那般拘束秀逸,而是野野地恣意盎然。我欣赏着或明或暗的山峦,不觉中到了景区大门口,“青山国家森林公园”几个绿色的大字呈现在眼前。

       凤子和瑞章争着去买门票,检票员笑着说:“今儿是旅游日,免票入园,直接进去吧!”我们才知道,国家旅游局在2011年,确立每年的5月19日为中国旅游日,旅游行业以各种优惠政策推动全民旅游,旅游业进入蓬勃发展的时代。庆幸选对了进山的日子,似乎今天的免费入园是对我这游子归来的特殊恩惠。

      微信图片_20200108093315.jpg 景区规定私家车不准进入园内,我们只好改乘观光车进入青山深处。观光车速度很慢,一路观景,我努力搜寻着儿时的记忆,青山依旧,模样却有变,一片片新景观掩映了记忆,眼前似添迷障……
       路旁坐落着别墅、酒店,那圆顶金壁粉墙的俄式建筑展示着异国风情,在蓝天绿水青山中更显雄伟壮丽。碧波荡漾的湖边是休闲乐园,具有时代气息的设施,吸引着年轻人娱乐休闲。
       随着观光车平稳地行驶,我的记忆更加鲜活起来,心中泛起绿色的涟漪,怎么不见大草甸子?脑海中昔日的画面更加清晰:那是我十一二岁时的夏季,我常跟大婶们去山里采山蘑菇、野木耳、野生黄花菜(金针菜)……
       草甸子上野生黄花菜很多,花骨朵呈嫩绿色,含羞待放的泛着淡黄,盛开的花朵金灿灿,好像百合花,只是不及百合花香艳。那些骨朵还来不及展示青春的风韵,便被眼疾手快的大婶们掳到篮中。
       蝴蝶扇动着翅膀在花丛中飞来绕去,几只蜻蜓也来凑热闹,一只红蜻蜓落在我旁边的花朵上。圆圆的头上镶嵌着一对绿宝石般的大眼睛,轻盈苗条的身躯插着纱一样的翅膀……我悄悄地靠近伸手去捉,忽然间蜻蜓振翅飞走,在草垫子上飞来飞去,我跟着蜻蜓穷追不舍。
       草甸子是一片水洼地,水深处顶多一尺左右。水中一簇簇羊胡子草毛茸茸的,像丝发般柔顺,簇拥成一个个绿草墩子,有的挨挨挤挤,有的隔尺把远,那墩子像柔柔的绿球,美得让人心醉。可是草墩根小头大不牢固,站在柔软的草墩子上,会随着草墩子东倒西歪。为了保持平衡手舞足蹈着,摇摇摆摆很有趣。
       我在草甸子上追蜻蜓,忽然脚下草墩子一倾斜,我没来得及跳到另一个草墩,身子一歪,一脚踏入水里,鞋子和裤脚都湿了。我捉蜻蜓兴趣正浓,哪还收得住脚?蜻蜓飞着,我追着,一来二去,我发现跳得速度快,不等草墩子歪斜,就跳上另一个墩子,这样就不会掉进水里了。嘿!真是熟能生巧啊,还找到窍门了,娇小的身影在草甸子上飘来飞去,我觉得自己像传说中会轻功的“草上飞”,开心极了。
       迎面驶来一辆观光车,打断了我的思绪。我问闺蜜同学:“怎么没看到湿地大草甸子呢?”凤子说:“现在注重生态文明建设,近处的山林进行美化改造,引进一些适合这里栽种的奇花异木,你看那湖边楼台、水上栈桥以前哪有啊。”我纵目望去:凉亭水榭依湖建,绿水青山拢亭台……
       观光车到了九峰禅寺前停下了。只见庙宇依山就势,坐落在青山碧水之间,善男信女络绎不绝。听说游人还可以在寺庙体验佛门生活,品尝寺庙的午间斋饭。僧人用餐时情形是怎样的?我想象着:斋堂一定肃穆庄严,将佛教信仰与礼仪统一,以表对佛祖的虔诚敬重吧。
       我很想品尝寺庙斋饭,感受僧人用斋时的氛围,得到佛祖的庇护,洗涤心底的俗念尘埃。可是随同我的小外孙不足两岁,担心孩子哭闹,打扰僧人清修,便没有进入那佛门圣地,向山林纵深走去。
      微信图片_20200108093300.jpg 远眺,林海莽莽苍苍,阵阵涛声隐隐入耳;近观,松林郁郁葱葱,浓浓松香缕缕扑鼻。几个游客屏息凝视着两只小松鼠在松枝上嬉戏追逐,我忙举起手机,欲留下人与动物和谐的画面,可眨眼间小东西又无影无踪了。不一会儿,又看到俩小精灵在远处的松树上跳跃,那玲珑敏捷的样子撩人神往。
       一缕花香飘来,我寻香望去,看到了一片淡紫色的花。同学告诉我这是丁香花,是省城哈尔滨的市花。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呢,小时候这里没有这种花,凤子说是新引进的花种。一朵朵小花像星星,也许是风舞丁香的盛花期已过,花穗有些疏落,但依然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我们沿途观赏了瀑布、荷花池、放生池……继续向山林深处走去,路尽头一条曲折的山间栈道,像黄褐色的带子缠绕在山腰,代替了昔日崎岖的山路飘向山峰。人文规划与时俱进,让登山游览观光者在便捷中寻求惊险刺激。
       我环顾四周,目之所及全是新奇,生态文明建设全力推进,大自然恩赐的绿水青山成了金山银山,大山里曾经自生自灭的森林树木得到保护和利用,正在造福人类福泽后人。
       山明水秀依旧,蓝天白云安详。昔日的山林在我脑海重现:树荫遮天蔽日,山路在林中跳跃蜿蜒;小溪任性,调皮地把山路拦腰斩断,几块山石摆放在溪流中,人们在石块上鹤步而过。大树下灌木丛生,草也随意长有齐腰深,走在厚厚的枯草树叶上软软的。人隔两三米便彼此看不见,地道的“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
       我寻觅着不知名的野花野果树,曾经的山楂树、山丁子树、橡子树……还有那俏丽的白桦没了踪影。白桦树干挺拔秀气,粉白的桦树皮燃点很低,当年人们没有环保意识,常去山上剥桦树皮做火引子,一根火柴便会让桦树皮欢快地燃起青春的火花……
       我走进树林深处。仰视着一棵棵气宇轩昂的松树,像一把把绿茵大伞撑在半空中,天空好似光影斑驳的蓝底花绸缎,美不胜收,妙不可言。或因我的造访,林间虽没有蝉噪阵阵,却传来鸟鸣声声,更觉山中幽深。我徜徉在寂静的山林中,享受着林间的和谐与美妙,流连忘返,直到凤子来寻我。
       时近中午,听下山回来的人说“普度寺”还远在山顶,望着飘向视野尽头的栈道,为了孩子,我们只好打“退堂鼓”,放弃参观普度寺而去游览人工湖了。
       人工湖,碧水蓝天,小红花开满湖畔,如同在岸边铺上了红地毯。这不起眼的粉红花一簇簇,一丛丛,覆盖着地面,粉红绚烂,宛若给湖镶了鲜艳的蕾丝边,我被那小花狂野的生机所吸引,为那小花的繁密而陶醉,沿着红地毯边缘漫步观景。
      微信图片_20200108160725.jpg 一棵松树引起我的注意,只见苍翠欲滴的松针间,点缀着玲珑精致的小红松塔亦真亦假,是名副其实的万绿丛中点点红。树上装饰着如许红松塔,却看不出人为的痕迹,我为这造假的技术高超而叹服。凤子过来看了看难辨真假,章和臣也说没见过红色松塔。我想:为什么这样精工细作打造松树,仅是为了吸引游人吗?还真是匠心独运啊。
       那边有个工作人员,我去问她湖边树上的小松塔是否真的。她奇怪地反问:“松塔还有假的?我们这儿啥玩意都是真的。”
       我又问:“那结红色松塔的树,是什么树种?”我这一问,把她给弄糊涂了:“你说啥呀?红色的松塔?在哪嘎达呢(嘎达,东北方言:地方,哪里)?”
       听了她的话,我更蒙圈了,她是这里的工作人员,竟没看到松树上的塔是红色的。她同我来到松树旁,见了红松塔她诧异地说:“哎呀妈呀,这松塔还真是红色的,我整天在这嘎达转悠,咋没发现呢?今儿我还真开了眼了!”
       神秘的大自然,真是无奇不有啊,上次在杭州我发现了枫树开花,这次游青山又遇见了精致的红松塔。此番游览虽没看到故乡的原风景,却看到了故乡在发展,在腾飞,把生态文明融入了建设。我的故乡广而美,若说“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那么北国的冰天雪地也一定是金山银山。不远的将来,这里也必将飞出金凤凰。
       山路、楼台、栈道、人工湖;野山珍、丁香花、红松塔……青山依旧,却添了“迷障”,这迷障,是现代人顺应大自然的科学改造,也是造福后代的环保新景观。
       家乡青山,不变中的万变,天然宝库,永远如画,为你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