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8317534572408.jpg

提起甘肃,人们自然会想起河西走廊,想起酒泉武威,想起兰州敦煌,长河落日圆的黄河,苍凉雄浑的祁连山,还有望不断的戈壁沙漠,更有干旱的黄土窑洞和沟壑纵横。白杨、红柳、梭梭草都要择地生长,许多的边塞诗人在这里留下了悲壮的诗篇,许多画家在这里绘就壮丽的画卷,通向西域的交通要道,华夏文明的摇篮圣地。

就在甘肃的东南一隅,行政归属甘肃的陇南却是另外一种气候环境特征,与同属嘉陵江流域的四川广元山水相依,奔流不息的白龙江孕育出这一方独特的风俗民情和自然景观,更因为这里还是中国油橄榄最佳生产地而饮誉中外。

说起油橄榄,脑际里就会萦绕着台湾歌手齐豫忧郁的歌曲《橄榄树》的旋律,橄榄可不是齐豫唱的那样来自远方,中国的闽粤两广就是它的故乡,与土生土长的食用橄榄不同,这些出油率在15%-20%之间的油橄榄可是真正的外来品种,原产地在遥远的地中海沿岸,这就是国内大多数品牌橄榄油都标榜产自希腊、意大利、西班牙的原因。

其实最早的油橄榄还是六十年代周恩来总理从阿尔巴尼亚引进的,多地试种都不成功,最后在甘肃陇南的白龙江河谷找到了最适合繁育生长的栖息地,最终形成庞大的油橄榄产业链,而舞动起这个产业的龙头则是甘肃祥宇油橄榄开发有限公司,规模不是巨无霸却擎起了中国橄榄油加工的大旗。

橄榄是芸香目橄榄科橄榄属,乔木,油橄榄是戾花目木犀科木犀榄属,小乔木,都是橄榄竟然没有什么血缘关系,真的就如同香椿和臭椿都叫椿树,却是大相径庭的两种植物,一个是楝科香椿属,一个是苦木科臭椿属。橄榄果除了鲜食还能腌渍,橄榄核还成就了一个行业,苏州吴江的舟山村就是中国核雕第一村,其富庶程度和大师级人物之多都堪称奇观。物以稀为贵,油橄榄如今被冠以健康油脂的盛名,在陇南白龙江河谷地带,油橄榄种植户们也都有不错的收入,而这一切都是源于甘肃祥宇油橄榄开发有限公司父女两代人的社会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

1578317589892737.jpg

漫步在陇南小城,这里的闲适,这里的静谧无处不在,白龙江穿城而过增加了灵秀和动感,一座带状城市给人们带来的是绿色的海洋,植物的乐园,任何树种花卉都异于平常的茂盛,优于他处的蓬勃,经过四五十年的艰苦努力,油橄榄已经成为这里的城市名片,不同品种的油橄榄在陇南强化着“橄榄之都”的文化意蕴和城市形象,优良的气候,丰厚的水土,朴实的民风,让“陇上江南”彻底的颠覆了人们对甘肃的传统印象,在这样的钟灵毓秀之地,诞生出祥宇橄榄油这样的民族品牌也就毫不奇怪了。

在油橄榄开花的季节来到陇南,这些木犀科的植物开花果然像其他木犀科植物一样,都是那样的朴实无华,不张扬,不霸道,密密麻麻的细碎小花与同样不张扬,不霸道的叶子形成一道独特的风景,不够翠绿却是常绿植物,不够挺拔却是那样的坚韧,蓬勃着另外一种色彩的生命张力,坡地上是蔓延开去,梯田上是立体种植,白龙江河谷独特的湿度、温度、降雨量,以及土壤的酸碱度让油橄榄找到了回家的感觉,祥宇公司和两代创业者用人格魅力和诚实守信为油橄榄产业铺陈着一条健康发展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