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点荒城何处是?松岗细草牧村牛。”在沈阳北部的沈北石佛寺村,于古道晴翠、牧歌晚唱中,隐有一座建于辽太宗年间的辽朝双州城遗址,建成时间早于北宋,历经千余载的沧桑洗礼,轮廓清晰可见,与七星山顶辽朝舍利塔相得益彰。双州城是我国存世千年、依然保持完好、为数不多的辽朝古城之一。

  “草色随骢马,悠悠同出秦。”踯躅古城,思潮涌动。双州古城竟与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女政治家、辽朝承天皇太后萧燕燕有关。

  双州,与萧太后藕断丝还连。

  据《辽史》后妃列传记载,辽朝二十位皇后皇妃,除辽世宗妃甄氏(后唐宫人)外,其余均姓“萧”。史称萧氏为后族。后族萧氏与辽朝皇帝一直延续的是“舅甥”关系,直至辽灭亡。萧燕燕,本名萧绰,小字燕燕,即人们耳熟能详的评书《杨家将》摆下天门阵、京剧《四郎探母》中杨四郎的岳母、承天皇太后――萧绰。

  辽朝初期,辽太祖及辽太宗数次征战,以俘获的人口置城建州,辽太祖阿保机之侄、泰宁王耶律察割,跟随辽太宗南征,以俘镇、定二州之民建城置州,约947年,在旧时唐朝渤海国的领地建立双州,就是今位于沈阳市沈北新区石佛寺村中的古城遗址。如今,无论是久居古村的村民,还是南来北往的旅者,谁能想象到古城的昔日杀伐与刀光火影?

  《辽史》载:“宫卫,辽国之法,天子践位置宫卫,分州县,析部族,设官府,籍户口,备兵马。崩则扈从后妃宫帐,以奉陵寝。有调发,则丁壮从戎事,老弱居守。” 公元951年,耶律察割弑逆被诛之后,辽太宗时期建立的双州,私城资格被取消,双州没入隶属于辽穆宗的宫卫——延昌宫。

  继位的辽穆宗一生有三大爱好:喝酒、睡觉、杀人,号称中国历史上有名的“睡王”,睡觉时,滥杀成性的辽穆宗被近侍和厨子等所杀。

  公元969年,辽景宗耶律贤接手辽穆宗留下的乱局,不久纳萧燕燕入宫,两个月后立贵妃萧燕燕为皇后。辽景宗在位期间,给了皇后萧燕燕足够的政治舞台,面对父亲被政敌杀害等不利局面,萧燕燕的能力充分显露出来。辽景宗推崇汉学与封建制度,皇后萧燕燕与夫君政见一统,情投意合,萧燕燕为景宗生了四子三女,同时协助体弱多病的夫君治理朝政,且被充分信任,参与治理军国大事。皇后发号施令与皇帝称谓相同,萧燕燕可谓:“入得产房,上得厅堂,坐得庙堂。”

  公元982年,辽景宗驾崩,临终前留下遗诏:子耶律隆绪嗣位,军国大事听皇后萧燕燕命。

  相关史料记载,公元984年之前,萧太后建立了自己的宫卫——崇德宫(崇德宫,契丹语:孤稳斡鲁朵。一般认为在公元982年萧太后摄政初建立崇德宫)。隶属于辽穆宗宫卫——延昌宫的双州,划归崇德宫,归属萧太后宫卫的还有乾、川、贵德三州。

  与辽高梁河之战,有名言“开卷有益”的宋太宗,窃驴车而逃。986年正月,宋太宗赵光义见辽政权交替,孤儿寡母势必羸弱,又想起石敬塘送给契丹的“燕云十六州”事儿来,于是发兵北伐。史称 “雍熙北伐。”

  在韩德让、耶律斜轸、耶律休哥等大臣鼎力协助下,此时辽国国力强盛,开始进入辽开国以来的最好时期。以双州等四州契丹和蕃汉转户民为宫卫的将士,入东路军,由萧太后亲自统领,与宋对抗。

  公元986年,雍熙北伐,北宋惨败,老令公杨继业被俘后绝食而亡。萧太后将其头颅给耶律休哥,以示诸军,提振士气。辽大胜。十一月,萧太后亲阅辎重兵甲。

  直至宋真宗时,辽宋对弈,大宋王朝没有占到便宜,相反,宋军野战主力尽失。公元1004年,辽圣宗与承天皇太后萧燕燕率军南下,若不是在宰相寇准坚持下,宋军抗击住了萧太后的兵锋,宋辽息战,宋朝的命运实为难说。公元1005年1月,双方签订了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澶渊之盟”。

  按照辽宫卫之法,崇德宫的宫卫属下双州,从萧太后建立崇德宫,双州在萧太后生时,扈从宫帐。萧太后薨后葬于乾陵,一般认为崇德宫之乾州(今锦州北镇闾山附近)为奉祀州,双州等其它三州并未因萧太后去世而失去宫卫的军政性质,有调发,则丁壮从戎事。所以双州从萧太后摄政之日起公元982年至公元1118年,建城的四分之三时间、近140年隶属未曾改变。

  缘斋老人漫叟《萧绰》诗曰:

  应天(1)逝去有承天(2),力挫南军息战烟。

  弟坐燕云兄纳币,干戈玉帛化澶渊。


  萧燕燕,历史爱情故事的女主角

  辽朝承天皇太后萧燕燕除了具有卓越的政治、军事才能,更是历史爱情故事的女主角。

  中国二十四史,元朝脱脱元帅宋、辽、金三史同修。《辽史》评价萧太后:“后明达治道,闻善必从,故群臣咸竭其忠。”

  有将萧燕燕与武则天、慈禧并称中国历史上影响最大的三位女政治家。但是在辅佐和摄政时,能稳定政局,改革旧弊,实行辽朝首次科举,推行法制汉化,亲御戎军,还政于子,改变了辽朝颓势,使辽步入盛世,萧太后展现的卓越军政才能是二者无法比拟的。

  人们常说,历史是精心打扮的小姑娘,而正史又是最接近史实的档案。一般来说,史家须恪守客观中立观点,秉书直言。

  不过,宋人或多或少还是夹杂些恩怨,宋《契丹国志》便有了人身攻击,作者叶隆礼在《景宗萧皇后传》中言“(萧后)好华仪而性无检束……” 由此,许多故事甚至是后来野史中也说萧燕燕与韩德让有一段情感纠葛。

  《乘轺录》:“萧后幼时,当许嫁韩氏(韩德让)……萧后少寡,韩氏世典军政,权在其手,恐不利于孺子,乃私谓(韩)德让曰:‘吾尝许嫁子,愿谐旧好,则幼主当国,亦汝子也。’自是(韩)德让出入帏幕无间然矣。”

  《辽史》:988年,萧太后观击鞠(3),胡里室突韩德让坠马,命立斩之。九月,皇太后幸韩德让帐,厚加赏赍,命众臣分朋双陆以尽欢。

  爱情故事男主角韩德让极尽殊荣,有辽一朝十二宫一府的宫帐主人,九位皇帝、二位皇后和一位亲王,只有萧太后依仗的汉人丞相韩德让(赐契丹名:耶律隆运)的文忠王府跻身政治架构的顶端,地位在亲王之上,不能不让人浮想联翩。

  “沈香断续玉炉寒,伴我情怀如水,笛声三弄,梅心惊破,多少春情意。”这或许是女政治家、军事家皇太后萧燕燕在波谲云诡政坛不为人熟知的女儿心境的一面。

  然而,后世有学者认为,萧燕燕公元953年出生,母亲是辽太宗的女儿燕国公主,父亲是后族宰相萧敌鲁侄子萧思温,大姐嫁给了辽穆宗之弟太平王;二姐嫁给辽景宗之弟赵王。萧燕燕年龄与韩德让相差十二岁,萧思温将比两位姐姐还聪慧的掌上明珠幼时许给韩德让,有悖常理。

  《拾遗》卷一九谓:“睿知(萧太后),史称贤后,隆运辟阳之幸,其说近诬。”《续通鉴考异》真宗大中祥符四年三月亦谓:“太后以统和二十七年殂,隆运以统和二十九年死,则同柩而葬之诬,不辩自明矣。”

  历来野史小说戏文对萧太后私事丑化较多,究其原因就是她率领辽军大败宋军,双方签订的“澶渊之盟”令汉人脸面无处安放。这就需要有一种大气的格局省视这段历史恩怨。

  杀伐果断的萧燕燕公元1009年香消玉殒,暗淡了刀光剑影,老弱的双州臣民,一直守护这位力挽狂澜的女主人纵马驰骋过的土地;征战的宋辽两国,签订“澶渊之盟”后,进入了百年和平繁盛时期。

  与萧太后相反,拒谏饰非,盘于游畋的耶律延禧,没有延续“天”朝大辽国的强盛,国“祚”烟消云散。公元1118年正月,承天太后萧绰的崇德宫宫卫辖下双州,守将保安军节度使张崇以二百余户降金。六月,又有通、祺、辽、双四州百姓八百余户投降金国。萧太后的崇德宫帐州城“双州”至此终结。

  远去了鼓角争鸣。如今,沈阳辽朝双州古城尚存,二里之遥七星山上的辽塔依旧。

  辽河岸,刘兰芳先生的评书《杨家将》,忠烈千秋回味悠;抛开鱼竿,几嗓京剧西皮散板,余音绕梁满载舟;拉塔湖畔,抬首回望落日夕阳,一抹金黄透过萧太后的宫卫州城的古城墙缺口,连同舍利塔影,倒映在湖面。

  折几支柳枝,盘于头上,躬身俯首,拨开没膝荒草,掬一抔黄沙,想想十个世纪前故事里拜倒在早慧美女石榴裙下的权臣,再找寻故事中,一千年前决定宋辽两国国运的三根红头发,黄沙从指隙间滑落,一段历史缓缓流淌,散发出一缕淡淡的香……


  (本文原载2020年1月5日《沈阳日报》万泉副刊)


  注:

  (1)应天,即辽太祖皇后述律平,述律氏即萧氏,后称石抹。

  (2)承天,即承天皇太后萧绰。

  (3)击鞠,打马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