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辆去C市的长途客车,缓缓地行驶在高速公路上,尽管车上已经接近满员,但是客车还是照样在中途停下,继续招揽乘客。这时候,上来一对夫妇,男的穿着一件皮夹克,体态略微丰满,额头半秃,脸色白净,给人的第一感觉不像是农民。女的穿一件红色的毛绒西服,扎着低马尾,一道又弯又细的眉毛画在她的圆脸上,显得格外的妖娆。她怀里抱着一个约四。五个月的孩子,两个人上车后,眼睛左顾右盼,眼神含糊闪烁,二人找好座位紧挨着坐下。紧接着又上来一个彪形大汉,高约一米八的样子,黑红色的四方脸上,一双眼睛炯炯有神,这位大汉在故事结束后才知道他的名字叫罗强。他左右看看,然后在客车的过道夫妇的左面坐下,接着售票员用他那熟练的声音喊着,:“刚上车的乘客买票了。”然后客车又开始摇摇晃晃的行驶。
  汽车行驶不到半个小时,女人怀中的孩子醒了,一开始哼哼,不一会就哇哇地哭起来。坐在身旁的皮夹克男害怕似的抬头望望,然后慌张的从口袋里取出一个奶瓶,一看瓶中的奶只剩下了一大口的量,他晃了晃瓶子,歪着身子塞进孩子的嘴里,孩子暂时止住了哭声。坐在后面的一位老奶奶搭讪问,“孩子几个月了?是姑娘还是儿子?”红衣女似笑非笑的说:“已经有五个月了吧!是男孩。”话音刚落,孩子又哭了起来,显然瓶中的奶水根本不够喝的。罗强用他那双眯缝着的眼睛斜视着夫妇二人。老奶奶又关心的问:“你们出门怎么不带奶粉吗?你没有奶水吗?让孩子吃两口。”女的侧脸回头解释说:“走得匆忙,忘记带奶粉了,我没有奶水的。”然后夫妇二人互相望了望,很无奈的哄着孩子。任何人都没注意,这些个微妙的变化,都被坐在左边的罗强偷偷地看在眼里。
  孩子还在不住的一声大一声小的哭泣,罗强似乎看不下去了“噌”一下的站了起来,对着夫妇吼道“你们两口子还让不让人休息了,孩子这么哭我怎么能睡着觉,不行,你们两口子得赔我精神损失费。”他这一番话,满车的人立刻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孩子哭两声还要损失费,真是太不讲理了。”瞬间,车内开始躁动起来,人们纷纷指责罗强不讲理,无理取闹。而罗强似乎并不在乎人们的指责,反而把头一扬固执的说“我不管,你们吵着我睡不着觉就该赔我钱,要么把我车费给报了。”夫妇二人一看不好,这是遇上不讲理的、讹人的了。男的冲罗强说“你别嚷嚷了,我们下车还不行吗?”边说边扶着女的胳膊往车门走。罗强一看急了,上前一步,一只大手紧紧抓住了男的衣领:“下车,没这么简单,给了钱再走。”罗强这一举动,引起了人们的愤怒,有的说报警吧!还有几个人站起来对着罗强说“你松手,再不松手报警了。”“报警?你们报啊!谁怕谁啊?”夫妇二人一听报警,脸色顿时暗了下来,男的满脸堆笑的说“大哥,你松手,咱好好说说行吗?”“谁跟你好好说?不拿钱休想走。”罗强强硬的语气一点不妥协,那只粗壮的手始终拽着皮夹克的衣领。一位年轻的女士毫不犹豫地报了警,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两辆警车闪着红灯向这边追来。
  客车这回迅速地靠边停下,警车上先后下来四名身着警服的警察,他们威武的疾步走进客车,其中一位警察问“谁闹事?”人们齐刷刷的指向罗强。“他在闹事。”罗强一看警察到了,似乎出了一口长气,自觉的把手松开。其中一位警察走向罗强说:“先把身份证拿出来看看。”另外三个警察走向夫妇二人索要身份证。罗强从口袋里掏出身份证递到警察手中。就在这时,红衣女抱着孩子往车门跑,身后的警察大喊“别跑!”人们顿时迷糊了,他们两口子跑什么?警察拽着女的胳膊,举着手中的身份证说:“队长,他们是拐卖人口的罪犯。”另一个警察直接从女的怀中抢过孩子,“原来是罪犯啊!这回可把你们抓住了,把他们拷起来带走。”站在罗强身边的队长喊着,然后把身份证双手递到大汉手中说:“真是太感谢你了,帮了我们一个大忙,破获了一个重要的案子。”此时的罗强一脸的羞涩,腼腆着说:“警察同志,不客气,应该的。”当警察推搡着夫妇二人下车,人们还在迷雾中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