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去聚会今天晚上就别回来了!”面对他的咆哮,她有些生气了,真的生气了。本来今天周六约好朋友去教堂礼拜,可是他就是不同意。不光是因为她信奉耶稣,还因为她是晚上独自出门,这是他从来所不允许的。

  她嫁给他,纯属媒妁之言父母之命。自结婚后,对他而言,她就是上帝赐给的尤物,他对她爱之有加,如影随从,从来不让她单独出行,就连去超市、去剪发都要陪着。严重的时候不让她玩手机聊天,更有甚者他从不允许别的男人多看她两眼,如有这种情况他会立刻拉着她离开。

  一开始她不以为然,或许这就是爱,可慢慢地她发现,这样的爱让她有了负担,有时候会感到不自由,越来越透不过气来。就在今天,她明白了,这爱其实就是一道锁链,紧紧地拴在她的身上,令她有窒息的感觉。

  一向温顺的她,第一次有了反抗的冲动,她用平静而严厉的语气说:“不回来就不回来,你也太霸道了!”说完,拎起包噔噔地跑下楼。她能想象,此刻他应该气成什么样了,但是不能惯着他这毛病。想着想着,脚底踩空,从台阶上连下两个台阶,左脚腕立刻感到一阵疼痛,“坏了,脚崴了”。她忍着疼痛走到对面马路的长椅上坐下。此刻,她也没有心情去教堂了,委屈、伤心、难过,一起涌上心头。

  正在她忧愁的时候,走过来一位四十多岁的女人,蓬头污面,满脸带着怒火,眼睛里泪花闪烁,女人一屁股坐在长椅上。她们互相望了望,她关切的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吵架了?”

  “是的,我丈夫要和我离婚,他外面有人了,可是我不想离婚。”

  “啊?有这事,你问清楚了吗?”

  “问清楚了,都抓住好几回了,他也承认了,但是为了孩子我一直拖着不离婚。”

  “孩子多大了?”

  “十八岁了,读高中了。”

  “哦!还是不要离婚的好。”

  “你呢?你也是吵架出来的吧?”

  “我…我,我不是,我们没吵架。”

  她含糊着回答。是啊!和身边这个女人相比,她的委屈、伤心都是那么的可笑,那么的不重要,她不仅难堪的低下了头。

  “喂,红”,听见有熟悉的声音喊她的名字,她猛一抬头。就看见他在马路对面举着一瓶冰红茶在朝她喊。她心里不觉感到一颤。待他跑到面前,看到他着急的神色,她顿时感到心里一丝愧疚。“我可找到你了,怎么坐在这里?这是你朋友吗?”他蹲下身子,把冰红茶放在她手里,关心的问着,似乎先前的咆哮从来没有发生过似的。

  她低下头低声的说:“我脚崴了,有点疼。”

  “怎么这么不小心?来,我背你回家。”

  说着,他拉起她的双手,放在自己的肩膀上,身子弯下腰,她顺势趴在他的背上。他已经不止一次的这样背着她了,她也习惯了这样的方式,就像习惯了他锁链似的爱。她把头紧紧地贴在他背上,内心平静了许多,倘若生活如此这般的不再发生大的风波,她可以忍受所有的无奈,为了家庭,她能坚持,毕竟生活是动荡的,爱情没有完美,只要有一颗安静释然的心,相信爱可以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