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与媳妇自驾车出京,经冀、晋、陕、川、滇、桂六省区,轮渡海峡至琼南,车程三千六百余公里,所见所感,拍照写字,发手机朋友圈。

(一)

彩虹天上落,能看不能摸。

禁网岸边立,拦人不拦河。

黄河壶口,在山西一侧见到彩虹。以往别处雨后之虹,倏忽即逝。此间拜晴日和不停歇的巨浪水雾所赐,彩虹很大很耐心,由你尽情观赏拍照。管理方架起铁丝网,提醒游客注意安全,别太靠前。

这是我第二次游壶口。十多年前曾与摄影家周南庆自驾来此,入住陕西一侧临河那个方块大楼,一夜涛声不止。其时,楼右尚无“黄河大合唱”五个红色大字块,物价也没现在高。

导演张子扬跟帖,之一:心网自己织,挡人不挡佛。之二:重游壶口精神抖,一路烟云眼底收,河东河西看刘齐,可有新作咱瞅瞅。

(二)

西岳八千壑,懒人乘缆车。

多年前读研访学时,曾登顶华山观日出(天阴未遂)。下山后膝盖剧酸,食欲陡增,吞掉一根连着一大块臀肉的酱猪尾。如今空有壮心,膂力不足,只好坐法国POMA缆车上山下山。

1577670677377560.jpg

大块观光玻璃窗无遮无拦,万丈深渊便一壑接一壑,升起强悍威逼之气,钻入厢体。心脏仿佛失去支撑,没着没落,在体内飘游。下了缆车,踩到硬地,松了一口气,又觉得高空俯瞰的体验妙不可言。缆车票价也高,放在当年,可买二十根酱猪尾。

工友刘胜民跟帖:忆当年,壮志饥餐酱猪尾;看今朝,笑谈渴饮枸杞茶。

(三)

褒姒资格老,家乡样式新——

牌楼屋舍等等都是这些年现弄的。西周烽火戏诸侯,一把手干了蠢事坏事,不应该让下级背锅,更不能怨女同志。褒姒平反不当妖姬之后,世界旅游小姐前来跟她后人比美。可惜我们来晚了,一个没见到。

学者董守玉跟帖:真是找替罪羊。

军医石现跟帖:拆庙的去了。

工程师王震跟帖:烽火戏诸侯这事一直存疑问,感觉诸侯集结的速度太快了,难道那时候中国人就掌握了军队瞬间投送的技术?

(四)

石门栈道窄,高速公路宽。

也有相同点,都收买路钱。

石门棧道,即韩信"明修棧道暗度陈仓"那个棧道,在汉中褒谷口。栈道之上的重重峰峦,有高速公路穿行。

博导魏小安跟帖:世界历史上第一个高速公路隧道就在这里。

(五)

蜀道崖头隐,剑门溪畔开。

剑门关初由孔明所设,有一千七百余年历史。导遊牌说,冷兵器时代,该关楼在上百次战争中从未被正面攻破。傲。可叹我眼拙,难辨正反。天晚人稀,问谁谁搖头。

作家高洪波跟帖:四川为内。

回复:天暗方向不明,再说现在整个剑阁都归四川。

(六)

下午青衣江,黎明花旦河。  

下午驶抵川西重镇雅安。青衣江横穿雅安,又雅又安。或者,叫"竪穿"更贴切,因为雅安城紧贴江水而建,呈长条形状。该城多雨,年降水比沿海多地还丰,故又叫雨城。我到的那天却万里无云,次晨朝霞辉映,也是无雨天,江面红光闪耀,想起戏台上活泼的古代小姑娘。

编审赵立军跟帖:青衣江即平羌江,李白峨眉山月歌写的就是雅安,该城有三绝——雅女、雅鱼、雅雨。

回复:雅鱼太贵,没舍得吃。

(七)

雅西魔鬼路,震撼开车族。

早就想开车走一趟著名的雅西高速,终于如愿以偿,超级刺激。该路连接雅安和西昌,全长240公里,跨越大渡河等水系和12条地震断裂带,山多海拔高,桥隧比高达55%,有桥270座、隧道25座(含许多特长或双螺旋隧道)。尤其拖乌山至石棉这段51公里长的路,堪“魔鬼中的魔鬼路段”,几乎全是长下坡,险相环伺,特惊魂,亦费刹车片。大货车沉重惯性大,尤怕长下坡一时拢不住闸,后果难料。为此,全路备有多处缓冲避险高坡和加水站。水为大货车制动系统降温所用,遇热挥洒蒸发,粗笨的现代运输工具便腾云驾雾,虚虚实实,如入童话之境。在菩萨岗休息区打尖,吃彝族狼牙土豆条,听一司机说,货车加一次水一吨左右,交费十五元。

雅西高速又叫天梯或云端上的高速路,被认为是国内乃至全世界自然环境最险恶、工程难度最大的山区高速路。可惜乘车者身囿壳中,难窥全貌。所传六格图片,上三幅由网上搜来,车中人无法得此广阔视角。下三幅才是我们拍的,多有局限。

1577670764281772.jpg

作家刁斗跟贴:牛X!刺激!过瘾!

工友秋百合跟帖:壮观!但观景时一定要注意安全,因为都不年轻了。

律师颜雪明:你这样冒险,是对人民不负责任。(笑脸)

作家京梅跟帖:“我觉得自驾技术能掌控的都不可怕,最可怕的是你下坡时,后面跟着一辆大货车!”

回复:是啊,一旦碾过来,大车是山,小车是饼。

(八)

彝菜接风,邛海洗尘。

凉山日报记者丁有为在一家土菜馆请饭,作家何万敏和几位大学老师参加,有坨坨肉等彝族名菜,感谢。餐具花饰多为彝人喜爱的黑红黄三色搭配,黑色象征土地,红色象征火焰,黄色象征丰收。

次日,游邛海国家湿地公园。邛海浩淼,烟波量大,自己用不完,赠一些给四周群山。去年春天,曾随北京作家采风团来过一次,今秋是第二次来,依旧喜欢。彝人塑像后面,是凉山彝族奴隶社会博物馆,再后面,是泸山。

作家大雪跟帖:临邛道士鸿都客,能以精诚致魂魄。

作家鲍尔吉·原野跟帖:奇人刘。

回复:神仙鲍。

(九)

打趣“黑社会”,笑逢刘政委。

礼州古镇居民老崔邀茶叙。老崔全名崔社会,性温和,爱笑,不爱急眼,好嬉闹的乡人舌尖一转,便戏称他为“黑社会”。崔府名“古意居”,收集有不少明清家具,果然生出若干古意古香,远近闻名。

又,此行在乡间还遇一中年淳朴瓦工,爹娘赐名刘政委,从小叫到现在,初呼其名者无不惊叹,盘问再三,政委则久经历练,一脸坦然。妙哉,百姓有想法,以现代官职或庞大概念入名,能不赞乎?

作家马晓丽跟帖:这个要赞一下。

回复:这个要谢一下。

作家老榛子:让政委和社会谈谈呗。

(十)

又到西昌城,巧遇马拉松,

降温难找水,农夫山泉充。

组委会沿途设点,用瓶装矿泉水喷成雾状,为大队人马冲凉,初见还以为太过奢侈。按说西昌並不缺水,马拉松路线又贴着邛海,能否因地制宜,组织百姓,打一场人民战争,用脸盆㧟了湖水,轮班往选手身上泼?细想不能够,如此作业麻烦不说,兜头一瓢水也容易把人激出毛病不往终点跑直接跑医院。找个有自来水管子的地方接上莲蓬头行不?哪有那么凑巧,你想在哪儿降温哪儿就有个现成的水龙头?再说现在都进新时代了,你还管花洒叫莲蓬头,管体育叫战争,说你孤陋寡闻跟不上节奏寃枉你了没有?这么一想,就觉得用农夫山泉降温的方法高明不贵,还有点甜。

沪籍作家周泽雄跟帖:认了个字,“㧟”。

回复:此字北人常用。吾乡一些人又称妻为“老㧟”。

工程师二林:旅游随便到一地都能撞见马拉松,不能算幸运,只能说是全国一窝蜂,都搞马拉松。真不知有什么用!用矿泉水降温,不知花的什么钱。

(十一)

黄昏入滇,好饭不晩。

真是好饭,个个好吃,也不贵。计有汽锅鸡19元,家传熏肉18元,蒜炒青菜9元,虫草花肉饼9元,米饭免费,共55元。

公务员洪波维奇跟帖:地方美食绿色环保无公害,吃着放心。看着青山绿水,与好客的人们交流,赶脚(感觉)他们幸福指数好高!

民航高管万泉老猫跟帖:滇地穿行,最喜吃饭便宜,且花样繁多,各处不同。羡慕!

编辑吉祥玉跟帖:千万别说便宜!后来人去了涨价咋办?

(十二)

昔睹《龙江颂》,阶级斗争凶。

今从龙江过,不使车倒行。

此龙江不是样版戏《龙江颂》里的那个龙江,亦非东北的黑龙江,而是云南的龙川江。江桥名“龙江特大桥”,远看细如粉丝的钢缆,近看其一小段的截面,竟粗如北方蓄水大缸之口,並像旧金山金门大桥的钢缆切段那样,陈于桥头,供人观赏抚摸,怎么摸都不怕。奇怪的是,此物却好像不大受人手待见,远无别处景区神仙脚、麒麟爪表面被人常摸的那种溜光锃亮,不知一些游客是敬畏科技工程呢,还是更相信能带来某种好运的无稽之说。

老知青宋丽娟跟帖:《龙江颂》当年我看过,具体故事模糊了,好像有战天斗地和阶级斗争的情节。教育片。

回复:《龙江颂》是京剧样板戏,说“教育片”也对。

(十三)

云卷高黎贡,夜生启明星。

高黎贡山立于滇西,属横断山脉西部断块带,是二战中海拔最高的战场。中国远征军将士曾在此与日寇激战,为国捐躯者众,化作白云,轻抚山体。夜深云歇,又委托启明星继续与山相伴。作为饱尝声光气污染之苦的城市人,我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清晰宁静的启明星。

1577670863743460.jpg

老知青曲哲跟帖:为远征军英勇牺牲的抗日将士祈祷!愿他们的灵魂像启明星一样光洒滇西大地,与高黎贡山相伴共存!

老同学曲安林跟帖:向抗战先烈致敬,不问国共。寒潮自西北至东南席卷而来,所到之处气溫断崖式跌落,只西南偏安,未罩到刘齐头上,幸运啊!

(十四)

俗人说胜景,美丽大窝头。

岚峰何所见,行车如行船。

告别云南,由那坡进入广西,沿桂西南高速公路向十万大山方向行驰。这是一条新筑的高速公路,靠近中越边境。几年前的地图册上,此路尚是虚线,表示正在修建。现在好了,应有尽有,畅行无阻。这一带距桂林有千里之遥,却也不乏喀斯特地貌形成的秀丽山峦,不是三两座,而是一峰又一峰,一群又一群,连绵环绕不绝。在云南时,天天晴空白云。入了广西,云增色浓,雨雾缠绵,让车中人观新景,生奇想。我从饥饿年代过来,容易想到饭食,感觉比较俗,眼前就好像是老天爷揭开一口天大的蒸锅,甜丝丝的屉布味中,一个个超级大窝头中扑面而来,任小如蚂蚁的旅人穿行比较,哪个大吃哪个。哪个都大,足够吃到永久,而且美,雾濛濛的,奇异多姿,青翠可爱,便不好意思再说人家是窝头,抱歉,致敬。此间开车真好,仿佛漓江行船,虽无粼粼波光,却可自主把舵,于幻境中当一回特殊水手。

老同学田扬跟帖:仙境?

工程师明阳跟帖:大窝窝头的感怀,胜过燕窝鱼翅的享受。

编辑农墨跟帖:刘老师,去广西德保看红叶吧,我的家乡,红叶应该正红。

回复:感谢农主编。

(十五)

风息小船静,水动天际平。

车停甲板,人倚栏杆,轮渡过琼州海峡。靠上码头,接着开两百公里,见到烈日下的南海银波闪烁。此时据报,北方甚至江南多地正在下雪,想起京剧《智取威虎山》里的银白世界。剧中扮演参谋长,高唱“朔风吹,林涛吼”的演员,名叫沈金波。这真是一个好名字。“沈”通“沉”,眼前这个波,无金胜有金,沉进去游一游,水暖心畅。游完上岸,算是结束了此一程南下之行。

太阳西沉,换来碧蓝如洗的夜空。海南的上弦月不愿像它在北方时那样,把身子立起来,而是弓背朝下,两个尖角朝上,平卧于苍穹。低纬度,近赤道,天地日月另有关系,不会总是老一套。南天如海,新月如船。缓一缓,再选一条没走过的路线北归。中国真大,有许多路可行。

1577670894645907.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