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禄于辽廷


  我们都知道,赤峰地区是大辽契丹时期的政治和经济、文化中心,从盛到衰,历经二百多年的风风雨雨。在那样一个能与大宋分庭抗礼的少数民族政权里,代表着皇权的耶律氏和代表着后权的萧氏,是当仁不让的两大家族。而排在第三位的,便是我们今天要讲到的这个韩氏一门了。可以这样说吧,在大辽国,老韩家跺一跺脚,整个上京城都要抖三抖,足见其权势之大了。

  “韩知古,蓟州玉田人,善谋有识量。太祖平蓟时,知古六岁,为淳钦皇后兄欲稳所得。后来嫔,知古从焉,未得省见。久之,负其有,怏怏不得志,挺身逃庸保,以供资用。其子匡嗣得亲近太祖,因间言。太祖召见与语,贤之,命参谋议。神册初,遥授彰武军节度使。久之,信任益笃,总知汉儿司事,兼主诸国礼仪。时仪法疏阔,知古援据故典,参酌国俗,与汉仪杂就之,使国人易知而行。顷之,拜左仆射,与康默记将汉军征渤海有功,迁中书令。天显中卒,为佐命功臣之一。”

  这位“韩知古,蓟州玉田人”便是大辽韩门的一世祖。关于韩知古的先人,在《辽史》中没有提及,只在韩知古之孙韩瑜的墓志上提到:“韩之先,与周同姓,武王封于韩地,原号韩武子,后与赵魏灭范,贞子迁平阳,安王始为六国,自韩之后,因生赐姓。”至于彼韩到底是不是此韩,已无从知晓且意义不大,真正有价值的是韩知古之子韩匡嗣墓志上记载的相关内容:“曾祖讳懿,不仕。王父讳融,任蓟州司马。”从这段话里我们可以得知,韩知古的祖父叫韩懿,没有当过官。韩知古的父亲叫韩融,当过蓟州司马。这一情况在韩瑜的墓志中也得到了证实:“(韩氏)近代起家于燕壤,仕禄于辽庭焉,曾祖为大司马。”

  唐末,耶律阿保机起兵征讨蓟州时,只有六岁的韩知古被述律平的哥哥欲稳俘获,成为述律家的奴隶。耶律阿保机迎娶述律平时,韩知古还是陪嫁的奴隶。这就是说,韩知古的好运气,是在依附于耶律阿保机之后。至于耶律阿保机为什么会重用韩知古,《辽史》的记载是:“其子韩匡嗣得亲近太祖,因间言。太祖见与语,贤之,命参谋议。神册初,遥授彰武军节度使。”

  关于韩匡嗣这个人,辽史中是这样记载的:匡嗣以善医,直长乐宫,皇后视之犹子。应历十年,为太祖庙详稳。后宋王喜隐谋叛,辞引匡嗣,上置不问。初,景宗在藩邸,善匡嗣。即位,拜上京留守。顷之,王燕,改南京留守。保宁末,以留守摄枢密使。时耶律虎古使宋还,言宋人必取河东,合先事以为备。匡嗣诋之曰:“宁有是!”已而宋人果取太原,乘胜逼燕。匡嗣与南府宰相沙、惕隐休哥侵宋,军于满城。方阵,宋人请降。匡嗣欲纳之,休哥曰:“彼军气甚锐,疑诱我也。可整顿士卒以御。”匡嗣不听。俄而宋军鼓噪薄我,众蹙践,尘起涨天。匡嗣仓卒谕诸将,无当其锋。众既奔,遇伏兵扼要路,匡嗣弃旗鼓遁,其众走易州山,独休哥收所弃兵械,全军还。帝怒匡嗣,数之曰:“尔违众谋,深入敌境,尔罪一也;号令不肃,行伍不整,尔罪二也;弃我师旅,挺身鼠窜,尔罪三也;侦候失机,守御弗备,尔罪四也;捐弃旗鼓,损威辱国,尔罪五也。”促令诛之。皇后引诸内戚徐为开解,上重违其请。良久,威稍霁,乃杖而免之。既而遥授晋昌军节度使。乾亨三年,改西南面招讨使,卒。睿智皇后闻之,遣使临吊,赙赠甚厚,后追赠尚书令。五子:德源,德让,后赐名隆运,德威,德崇,德凝。德源、德凝附传,余各有传。

  韩匡嗣的医术很好,得到了述律平的信任,“视之若子”。耶律贤在成为皇帝之前,与韩匡嗣的关系非常好,经常在一起商讨国家大事。当上皇帝后,耶律贤将上京留守这样一个重要的职务给了好友韩匡嗣。如是,韩知古之所以能够得到耶律阿保机的重用,是沾了儿子韩匡嗣的光了。但是,新出土的韩匡嗣墓志上却说:“乾亨三年十二月八日,韩匡嗣病逝于神山行帐,享年六十六岁。”由此可知,韩匡嗣应生于神册元年,即公元916年。辽史中记载,神册初年,韩知古已受到太祖耶律阿保机的赏识和重视,并被遥授彰武军节度使。当时韩匡嗣刚刚出生,是不可能举荐其父的。因此,有专家认为,韩知古是述律平举荐的,听上去似乎更加的合理。史料分析,淳钦皇后述律平是在应历三年,即公元953年去世,享年75岁。由此可以推断,述律平出生于公元878年。述律平与耶保机成婚的时间可能在公元898年前后,由此可知韩知古依附耶律阿保机的时间也应是公元898年前后。

  韩知古当上了彰武节度使以后,非常的勤勉。很快,阿保机又将他提升为汉儿司事。汉儿司事是辽代南枢密院的前身,掌管汉人事务。韩知古又依据中原汉族的礼仪、典章,参照契丹民俗,编写出了汉族、契丹族礼仪相融合的礼仪典章制度,使国人易于知晓和执行。不久,他又官至左仆射,又迁至中书令,相当于宰相之职,是辽太祖时期二十一名佐命功臣之一。


  知古多子


  韩知古有11个儿子,都在辽朝为官。其中长子匡图为彰国军节度使;次子匡业任天成节度使、司徒;三子匡嗣任太祖庙详隐、右骁卫将军、二仪殿将军;四子匡祐任临海节度使、太傅;五子匡美任南京统军使;六子匡胤任户部使、镇安军节度使、太保;七子匡赞任镇安军节度使、司徒;八子匡文任殿中侍御使;九子匡道任东头供奉官;十子图育氏任彰武节度使;十一子唐兀都任氏熊军将军。从这些名字中可以看出,来自中原的这门韩氏,正在逐渐融入契丹社会。

  景宗耶律贤和圣宗耶律隆绪的中期,正是辽朝的兴盛时期,也是韩知古家族在辽朝最为鼎盛时期,为官最多,官职也非常显赫。而这一时期最先得到重用的是老三韩匡嗣和老五韩匡美。保宁年间,匡嗣为南京留守兼枢密使。乾亨元年,即公元979年9月,委任燕王韩匡嗣为都统,率兵伐宋,后因满城兵败,降为秦王,遥授晋昌节度使。公元981年,改任西南面招讨使。而匡美在保宁三年即公元972年任南京统军使、魏国公并加封邺王。据韩匡美之子韩瑜墓志记载:“列考(即韩匡美)燕京统军使,天雄军节度使管内处置使,开府仪同三司检校太师兼政事令邺王”。

  《辽史》记载:韩匡嗣有五个儿子:德源、德让、德威、德崇、德凝。但在新出土的韩匡嗣墓志上却说匡嗣“有子九人,长曰德源,始平军节度使,太尉;次曰德庆,左监门卫将军,司徒,早亡;次曰德彰,毡毯使,左散骑侍,早亡;次曰德让,枢密使太师兼侍中;次曰德威,西南面招讨使兼五押,彰武军节度使太师;次曰德冲,户部使,威胜军节度使太尉;次曰德颙,右神武大将军太尉;次曰德晟,未仁而终,次曰德昌,任卢龙军节院使。”

  那么,《辽史》和墓志的记载为什么不一致呢?有专家认为,除了德晟“未仁而终”而外,德庆、德彰和德晟都死在了韩匡嗣的前头。正因为这四人死得早,他们虽在朝为官,史馆却没有存放他们的行状,《辽史》没有记载也就是情理之中了。

  另外,韩匡嗣墓志中的“德冲”应与《辽史》中的“德崇”为同一人。《辽史》卷二十八《韩制心传》德崇“累官至武定军节度使“,耿延毅妻耶律氏墓志称:“列考讳德冲,武定军节度使,检校太师,同政事门下平章事,赠侍中”。名从主人,应以韩匡嗣墓志所载“德冲”为准。还有就是,在韩匡嗣墓志中有“德颙”这样的名字。“颙”与“凝”在辽代汉语方言中的异歧是由于同音异字,名从主人,应以“德颙”为准。

  韩匡嗣墓志说韩匡嗣有七个女儿,但在其夫人的墓志上却称有八个女儿。实际上,长大成人的只有三个,一个嫁给了昭义军节度使太傅耿绍纪;一个嫁给了辽兴军节度使、同政事门下平章事萧猥恩;一个嫁给了大国舅弟萧罕。


  德让无后


  韩匡嗣的九个儿子分别是长子德源,二子德庆,三子德彰,四子德让,五子德威,六子德冲,七子德颙,八子德晟,九子德昌。其中,最为有名的当然是韩老四德让了。

  据历史记载,韩德让以处事谨缜密而深得景宗耶律贤的信任。入仕之初,德让任东头供奉官,后补任枢密院通事,掌管朝政奏章。又升任上京皇城使,掌管皇都大内的行政事务,遥授彰德军节度使,代其父先任上京留守,后又代其父转任南京留守,执掌南京军、政大权。乾亨四年,即公元982年,景宗耶律贤驾崩,韩德让顾命辅佐年仅十二岁的圣宗耶律隆绪继承皇位,深得承天太后萧绰的宠信,进而加官进爵,统和元年(公元983年)加开府仪三司兼政事令。统和四年,随承天皇太后出师伐宋,大败宋军曹彬、米信十万余众,加官司空,封楚国公,与北府宰相室昉共执国政。统和六年,韩德让奉命出师讨宋,围攻宋军于沙堆,大败宋军数万余众,又因功而加封楚王。统和十二年,公元994年,韩德让代理北府宰相,仍领南院枢密使,监修国史,赐兴化功臣称号。同年十二月,加守太保兼政事令。统和十七年,即公元999年,北院枢密使耶律斜轸死后,韩德让又兼北院枢密使之职,官拜大丞相,晋封为齐王,总管契丹、汉人两院的军国大事。统和二十二年,即公元1004年,赐姓耶律,出宫籍,隶横帐季父房后,再改封晋王,建宫卫,赐仪仗。至此,韩德让权势大增,地位仅在皇帝和太后之下,名正言顺地列入了皇族。统和二十八年,隆绪给韩德让赐名隆运,与皇帝隆绪的御讳相联。在德让的九个兄弟当中,与皇帝隆绪的御讳相联的还有德颙,是匡嗣的第七子。从耶律隆祐的墓志可知,德颙即是耶律隆祐。景宗乾亨四年,即公元982年,德颙初仕燕京指挥使。统和年间,他先后任武宁军节度使、西南面五押大将军,死后追赠益州大都督。

  德威是匡嗣的第五子,字可畏,也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保宁初年,德威自燕台从军为伍,步入官宦之路,先后任西头供奉官、银青崇禄大夫、检校右散骑常侍兼御侍史、骁骥尉;不久,德威又被加授左羽林军将军,检校司徒。保宁九年,公元977年,授皇城使检校太傅,汝州防御使。保宁十一年,景宗授德威为宣徽北院使、章武军节度使、检校太尉,进封开国伯,增食邑,赐四字功臣。未满一年,又封开国侯增赐功臣二字;乾亨元年加检校太师封开国公。

  韩匡嗣病故,德威辞官守孝。“皇家以得人为急,公议以从权为当,节哀顺变,特示夺情移孝资忠”,命韩德威戴职尽孝。复起又授其为云麾将军,依前充职,再任西南面五押招讨大将军。统和六年,韩德威征党项告捷,因攻加封开府仪同三司同政事门下平章事。统和十一年丁母忧,朝廷再次夺情宣恩,又授起复冠军大将军,右金吾卫上将军。

  从韩瑜和韩槆墓志的记载中可得知,韩匡美有二子一女,长子叫韩瑜,次子叫韩槆。辽穆宗耶律璟时期,韩瑜入朝为官,初任天雄军衙门内都指挥使,寻授银青崇禄大夫检校工部尚书右金吾衙门内将军兼御使大夫上柱国。耶律贤当上皇帝以后,下令选任禁卫。他发现韩瑜的志向不同于一般人,是可用之人才,任其为控鹤都指挥使、綘州防御使、检校司空;寻授金紫崇禄大夫、检校太保、左羽林军大将军,迁任客省使,后改任内客省使检校太傅守儒州刺史,政声隆于朝野,复充内客省使崇禄大夫,检校太傅兼御使大夫上柱国昌黎郡开国侯。最后权涿州刺史,对宋作战,受伤去世。韩琬是韩知古之孙,其父韩匡胤。韩相墓志载:“列考韩琬,字象先,皇辽兴军节度使,检校太师。”

  韩德让无子,辽帝几次为其继嗣。据《契丹国志》记载,韩德让死后,圣宗皇帝以皇侄周王耶律宗业为其后。宗业也无子,又以宗业同母弟宗范继为韩德让之后。《辽史》记载,耶律隆运无子,清宁三年即公元1058年,道宗耶律洪基以魏王贴不子耶律耶鲁为其嗣,天祚帝时以皇子敖卢斡继之。到了辽道宗耶律洪基后期和天祚帝耶律延禧时期,韩知古家族在辽朝为官的已推衍至韩知古入辽后的第五代和六代后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