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办国办联合下发了《关于减轻中小学教师负担进一步营造教育教学良好环境的若干意见》正式印发,对于学校,对于老师,无疑是一个好消息。

  减轻学生负担,喊了很久,但减轻教师负担,却一直只是老师们私下里的议论。然而实际的情况却是老师越来越疲于应付,越来越难以安静下来教书,安静下来思考问题,安静下来读书。各种检查,各种验收,各种材料,各种各样的社会活动,各种来自方方面面的任务,和学校有关无关的,都会压到学校头上。校长顶不住,老师啧有烦言却没有办法。一些和学校原本无关的会议,上级的要求却是必须一把手参加,否则就是不重视。笔者曾经问过一位对教学还算用心的校长,一周用于思考学校工作,用于思考教学的时间有多少,校长苦笑着说,最多一两天,其余的时间主要是参加会议。

  行政对教育的干预在《中国青年报》上讨论了许久,说明这个问题已经是一种普遍现象,也是一个共同的问题。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学校就像是唐僧肉,谁都想去吃一口,谁有事都想去影响一下,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很少有校长敢于有勇气顶住来自上级有管部门那些和教学,和学校关系并不大的各种干扰。由此造成的老师的苦和累,忙和乱远远不是人们可以想象的。这些年,从事和教育有关的报纸的工作,和教师校长接触比较多,对此可以说深有感触。

  教育是一份需要安静下来才能出成果的事业,教如此,学也是如此。但现在的问题是各种看起来时尚前卫花样翻新的活动,以及莫名其妙的干扰,让老师静不下来,也让学生静不下来。老师学生似乎总是急急忙忙,貌似安静的校园,却容纳了一群躁动不安的灵魂,而来自社会各方面的干扰是造成这种现象的重要原因。要想让躁动不安的心教出成果,学出结果,谁都知道是一件比较艰难的事。但这样的问题,又绝不是仅靠学校就能够解决的。必须依靠行政法制法规的力量来保证。两办意见就是学校和老师从此拒绝各种行政干扰的尚方宝剑。《意见》明确指出:对教师的考核,检查要严格控制频次;不能以简单留痕作为成效标准;对于街道社区影响正常教学的不合理要求,学校有权拒绝;不能让老师没完没了的填写各种表格;严格限定有关部门对老师的抽调借用等等。

  《意见》当然是保护老师的,也是保证正常教学的,但是,这些问题的存在,不在学校,不在老师,而在那些对学校,对老师有行政命令权利的有关部门,甚至在那些掌握着校长,老师某种命运的权力部门。因此对于《意见》的学习,领会,执行应该是学校和老师之外的有关部门的事,可我担心的是,学习领会《意见》精神会否成为学校和老师又一个新的任务?

  “尊师重教”向来是我们的传统,而“尊重”的最基本的前提是“不干扰”,“把宁静还给学校 把时间还给老师”,让老师安静的教书,让学生安静的学习,让教育工作者安静的思考,让校园真正成为人人心中“敬畏”的地方,不能去,也不敢轻易去“干扰”。倘如是,则学校之幸、老师之幸,学生之幸,教育之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