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朔的痞子文学开创了一代痞风,于是,越来越多的人把流里流气,痞里痞气当成了一种时尚,把不断的秀底线当成了一种时髦。从“我是你爸爸”到“我是流氓我怕谁”,社会上掀起了一股秀底线的风潮,似乎谁越粗俗,谁越低俗,谁越庸俗,谁越恶俗,谁就越受欢迎,谁就越像一个人,谁也就越受关注,越能赢的粉丝。故而社会道德之底线一再被突破,出乎人们意料的匪夷所思的事情一再出现并不断刷新人们的认知,人们不再以高尚文雅为精神追求,而是看谁更低俗,看谁更无赖,看谁更不讲道理,只要能赢得回头率,只要能获取自己利益最大化,只要能赢得关注,什么事情都敢做,哪怕因为别人的指责谩骂而让自己有了知名度也好。


  昨日上班,途中看到一辆白色的小车正在那里等红灯,前后车门上喷着两个粗大的黑字:渣男!当下,大约没有人不知道这个词的意思,就像现在没有人不知道流氓无赖的含义一样,但是,就有人敢于把这样的两个字堂而皇之的喷在自己的车上招摇过市。一个人敢于公开以渣男自称,就像一个人公开以地痞流氓自称一样,在他们的眼里和心里,是没有什么底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