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上网一唱天下白


  现在网上流传一句话:上诉不如上访,上访不如上网。这句话听起来好象不怎么靠谱,上访是直接找主管部门寻求解决问题途径,上访都不管用上网有用?但事实胜于雄辩,现在就存在这种怪现象,打官司上访有时就不如来网上“晾晒”来得管用。就拿最近刚刚发生不久的江西宜黄拆迁自焚事件来说,互联网未介入之前,地方官员一手遮天,围追堵截,硬是想把上访的当事人家属扣留起来,试图禁止有关事件信息外漏。不得已钟如九躲进厕所用手机向外界发出求援信息,后来以微博直播的方式使事件大白于天下,引起全国网民的哗然愤怒,事件才得以在阳光下展开后续。

  过去人们遇到什么不公正对待,尤其冤案冤情的时候只有走上诉上访这条道,漫漫上访路,比唐僧西天取经都难。本来地方有关机构可以解决的事件却因积压案件太多,证据不确凿和种种人为因素被束之高阁,迟迟得不到公正解决。受害者又不得不越级层层上访,但官员好象都是一样的嘴脸,态度漠然,能压就压,能躲就躲,转了一大圈最后又被打回原籍重新审查,可这一查往往就石沉大海般的无声无息了。上访的人一来二去无不心力交瘁,心灰意冷。

  随着经济的发展,互联网普及的加速,网络日益发达起来,网民的数量也与日俱增,网络也成为信息发布最快、人气最旺的载体。那些上访无果的当事人也开始尝试解决问题的新途径——上网寻求声援。有些敏感事件一经网上暴光就激起众多网民的参与热情,就会起到一石激起千重浪的广泛影响。全国网民东西南北大串联,火眼金睛般的透视事件的来龙去脉,网舆甚至起到放大镜的作用,使事件任一瑕疵点都无处藏匿,这就无形中给地方父母官们很大压力,如不立即迅速公平公正的解决处理,很可能就乌纱帽不保了。这也许就是上访不如上网的直接原因了。

  网络越来越发挥它舆论监督的作用,互联网平台大,声势大,辐射面也宽广,有良知的有识之士和热情率真的草根阶层越来越多的参与其中。一些案件本身就象小学生回答对错题一样,对错本来很容易判断的事情,却因为利益大小的对比被地方官员任意篡改结果,甚至干脆用漠然不理推委的态度使事件变得扑朔迷离。但它经不起网上曝光,经不起众多网民忌恶如仇的审视。我不希望事件总是在上访无果的情况下被拎到网上晾晒后众多地方官员才趋之若骛地插手查办,“上网一唱天下白”固然好,但各级父母官们要是在事件发生的第一时间就能秉承“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的古训,把事件清正廉明的解决掉岂不更好!


  (二)不要轻易把什么都冠以“中国”的名衔

  现在是网络信息时代,不管什么事一经在网上公布,经亿万网民参与热议,良莠很快就会泾渭分明。尤其一些重量级的奖项,结果一公布更是哗然一片,让人啼笑皆非。暂不说最近公布的某某文学奖,某作者的洋洋百万字的作品评审几乎都还没读完全,作者竟能多票通过捧得奖项,单说已经被质疑好大一阵的“共和国脊梁”奖,最后在某些当事人拿到奖后都感到汗颜愧领的闹剧中,网上网下的民众一片嘘声。

  脊梁,顾名思义,与个体是一个人存在的支撑和必须,与国家则是支撑中华民族兴衰或为国家经济实体百姓的民生大计做过杰出贡献的人。打这些字时我透窗望向连绵不断的阴山山脉,无论阴雨晴和它都岿然不动,巍然屹立,我终于明白脊梁该是以何种姿态存在了。“共和国脊梁”此奖项的确立,该是怎样严谨慎之又慎的事啊,但结果一公布让很多人匪夷所思。不是说文艺界人士不该当选,他们中的很多艺术家德艺双馨在百姓心中都有很好的口碑,但他们却难当共和国擎天柱的称号。事实上这个奖项的确立从出发点就是相当不严肃的,主办方把这个奖项当成了一个大蛋糕,各个领域都要吃上一块,管它其中是否有擎天柱似的功勋脊梁,反正乱糟糟的人物挤在一起好不热闹,要想不吸引眼球都难。谁还管当选人到底有没有对国家民生的胸怀,管他在老百姓心中是否有地位对国家有无重大贡献。更有甚者网上又冒出个“中华脊梁”奖,任你是谁,只要你肯掏钱你就是中国的脊梁。两个“脊梁”闹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终究变成了评奖闹剧。

  这一切看似没有必要过深解读了,但问题就出在现在打着“中国”的名号招摇撞骗的现象层出不穷。而今在大庭广众下公然拿中国的脊梁开涮了,这个玩笑开得有些大了,这让那些真正的共和国功勋人物在此闹剧前该作何感想,又会是怎样的寒心!这么长此以往地闹下去百姓心中的标杆又该树在哪里?“共和国脊梁”们都可以一遇事就躲(就高铁事故“脊梁”们的缄口默然而言),那么我们这些草根民众们是不是更应该遇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更妙?!反正什么都可以是假的,公信度一旦在老百姓心中彻底流失,那么中国就是遍地“共和国脊梁”也将于事无补了,“脊梁”不过是披着国家这个幌子为自己牟利罢了,他们连自己的尊严尚未维护住,又何以去捍卫民众和国家的权益与尊严!

  真正的脊梁要有铁骨铮铮的胸怀和行为,而不是沽名钓誉逢场作戏的作秀。中国的秀场多得有些烂了,几乎所有的秀场都是钱字做急先锋,正气被邪气掉了包,再刚硬的“准脊梁们”也有挺不住敲打轰然倒塌的一天。所以我还是奉劝那些为作秀而作秀的诸君们,不要轻易把什么都冠以“中国”的名衔。国家的名义高过青天,那份尊严厚重不是奖或不奖就能定义的。那些打着国家旗号挂着羊头卖狗肉无实无质轻飘飘的奖项还是趁早打住的好,要不就会落得老百姓不买账,自己也会陷入不尴不尬的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