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六年十月十六上午,我赶去医院收拾东西,送老父亲出院回家,我怎么也没有想到,那是我见爹的最后一面!

  满以为爹回家后,我们兄弟姐妹几个轮流照顾,爹会熬过这个冬天的,来年春天我还可以推着爹出去转转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可是人算永远不如天算,还没等到我回家照料一次,还没等到我再尽最后一次绵薄的孝心,农历十月十八上午,我还在学校等着上课,就被抬进了救护车,送进了医院…自此后爹躺在家里的床上,我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我和爹的距离越来越远……自此后看望爹就是一个奢望,一份幻想……


  我被家人从沙河人民医院转到邢台三院,又转到省二院,我的双腿一动也不能动了,我成了一个截瘫病人……可是多次梦里我都能跑着回家,爹就在常坐的街口等着我呢……等我好了就能回家,等我回家就能真的看到老父亲,我好了我就用轮椅推着他,我们还去公园,还去我们学校,还去老字号吃饺子……一个傻傻的我就这样生活在幻想里,就这样一天天激励自己,你,必须站起来!你还有义务和责任,你还有思念的老爹,还有许多期待的眼神……


  可是我直到今天我才从梦中醒来……


  结束了一天的锻炼,爱人推着我上街,就在熟悉的小黄河北岸,就在落日的余辉里,看到对面老年人养护中心,我来这里看过大舅舅,而此时我又是多么的想念我的老父亲!我生病都半年了,爹能一直等我吗?出院时已是昏迷不醒,他能坚持这么久吗?但我每次问姐姐妹妹她们都告诉我爹还安好,只是不吃不喝……几次让女儿替我去看望,她都说买了我让买的黑芝麻糊和豆粉,姥爷没事,可是我让用手机拍张照片咋就不能呢?不能再这样迷迷糊糊了,每次都揪心,祈祷,恐惧,希望,幻想……这次鼓足了勇气,问爱人,我爹到底还在吗?他说不给你说总问,说了你又不信,是啊,年前我让他去看看老爹,他告诉我,去过了,没事…正月初四,他说也去过我家了,一切都好…我说现在,他说,给你说实话,能接受吗?我使劲点点头,泪水已经流了下来…最担心的事情早就发生了,原来,爹去年十一月初二就走了,初八下的葬,我终于不能再往前走,就在路边的小树下,我任自己悲恸不已……可怜的老爹再不肯等他的三闺女,可怜我连最后一程都没能去送送他……爱人告诉我,还是在石家庄的时候,还是在我没有摆脱危险期的时候,他让大妹来医院,他带着仨孩子回家,参加的葬礼……


  不争气的泪流了一夜,迷迷糊糊的我终于醒了,不接受也必须接受,再担心也无济于事,老爹在天之灵一定要原谅我啊!不孝的女儿只能在梦中和你相见,因为我还不能站起来,还不能跪在你的坟前,和你诉说离别的苦辣酸甜。一转眼,娘,大姐,爹,她们都一个个远去,永远退出我的生活,说好的等着,说好的再见呢?再见,我的亲人们!只是永远不能相见!留下一生不能弥补的遗憾!等着今年的十一月初二,即使坐着轮椅,我也要上坟,为爹过个周年!


  再见,晚安,只是不能入眠……

  2017年5月12日晚上12点21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