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这些日子喉咙总有异物感,仔细地感知一下,好像又不仅仅限于喉咙,确切的感觉是还要向下延伸一段。

      记得很多年前有一个广告,广告词好像是,“刷牙时干呕,咳不出来,又咽不下去。”那时只对广告词很熟悉,具体是卖什么东西,倒没有多关注。现在这种症状悉数都有,才知道那时说的正是慢性咽炎。

      第一次意识到有咽炎,还是多年前送课下乡时。记得那一天,活动刚结束。下台来急着要喝口水,一起送课的同事刚好要出去一下,让我陪同,于是水没喝一口,便走了出去。没走两步,便开始咳嗽起来,那一通咳嗽下来,憋的脸红脖子粗,一边长咳不止,一边抬头看到就近有一个大门,没多想,便跑着进去,当时已经说不出话来,只是向里面的人一直摆手。那是一间厨房,里面的工作人员正在忙碌,看到我摆手,并不知是何用意。这时同事也跟着进来,赶紧喊了声,倒点水来。水端过来,喝了两口,才喘过气来。一张口,声音像公鸭嗓一样,早已变了调。

      也自从那一次,每逢有活动,期间总要喝两口水润润嗓子,否则嗓子干涩的说不出话来。为此,还曾闹出一个误会。记得有一次讲观摩课,中间喝了两次水。事后过了好多天,有同事说,宋,你真牛,讲观摩课时还敢喝水?我说,真不是我牛,这水若不喝,这嗓子真不能讲了。

      你瞧!有多少误解,是因为不知内情。

      说话多了会干呕,已经是常态。有朋友说,教师这一行,十人九咽炎。看来这已是职业病的一种。

      只是最近这次好像比平时貌似严重些,拖延的时间蛮长的。平时上班一忙也就忘了,回到家,静下来,才发觉,这喉咙里异物感挺难受的。总是重复吞咽的动作,却总是咽不下去。

     很多时候,身体的这些小毛病,成不了大患,却也挺影响心情的。但要想根除,似乎也是不可能的。

      昨天午睡醒来,便开始咳嗽加干呕,停止后,憋了一眼眶泪水。

      想到那些老树皮,最初也是光洁干净,要不怎么有“玉树临风”一说呢?然后一年年的,斑驳的伤疤一点点增加,布满整个树干,然后带着这越集越多的疤痕直至老朽。人又何尝不是这样,呱呱坠地时,一身清爽。走过人生的高山低谷,等到暮年时,却是一身伤病。我们赤条条而来,带着一身病痛离去。这是大自然的规律吧!在这尘世,没有谁能独善其身,来去如一。

      所以珍惜神清气爽,身体健康的日子。珍惜每一个能跑能跳,吃嘛嘛香的日子,珍惜每一天的风和日丽,和每一场风雨。毕竟,我们能抓得住的只有今天,明天会遇到什么,谁也预测不到,也改变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