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一如往常的在家里和邻居搓麻将。

        儿子放学回来,书包一扔,说:妈!我饿了!

        她顺手从桌角捡起一块钱丢过去,道:喏!拿去买个面包点补一下,你爹一会儿就回来。

        说完,抬起头看了一下对面墙上的钟表。表针面无表情的嘀嗒嘀嗒的迈着均匀的步子。她也面无表情的埋下头继续看她手里的牌。

        儿子撇了撇嘴,没有拿钱。把书包在另一张桌子上摊开,开始写老师布置的家庭作业。

        门“吱”的一声被推开。男人下班回来,一脚迈进屋里,眉头皱了一下,没吭声,把手里的钥匙扔在孩子写字的桌子上。钥匙碰在桌面上,发出刺耳的乒里乓啷的声响。

        打麻将的人都抬起了头。女人扭头看了一下男人道:炉子上烧着水,你看着愿意吃啥就做点啥!

        男人没吭,走进厨房。炉子上的壶“呼呼”的冒着白气,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烧开了。男人用力的提起壶,却发现壶很轻,里面的水已经所剩不多。

        男人有些气恼的丢下壶,走出来。儿子从书里抬起头问:爹!咱吃点啥?我饿了!

        男人走过去,蹲下来看着儿子问:娃!你想吃啥?

        我想吃菜盒子,我同学说他妈昨天做的菜盒子可好吃了!儿子眼睛明亮的说着。

        可是爹不会做。要不爹给你摊个煎饼吧!赶明儿爹问问单位的张姨怎么做,再给你做好不好?

        嗯!好!儿子使劲的点了一下头。

        男人站起来,挽起袖子走向厨房。

        这时只听一个人的声音说:嫂子真有福气!看大哥多好,下班回来就给做饭,里外一把手。

        女人撇了撇嘴,道:这有什么好的,瞧你家大军又是别墅,又是豪车的,那才叫男人呢!

        唉!可是,我已经一个多月没见到他的影儿了。房大车好有什么用?能抵得上跟前知冷知热的人吗?

        女人拿麻将的手停顿了一下。然后突然说:我有点头晕,要不咱玩了这一把就收了吧!

        其他人听了都连声附和。

        送走众人。女人挽起袖子走进厨房说:不用摊煎饼了,今儿吃菜盒子。

        正在写作业的儿子听了,一声欢呼:噢!我可以吃菜盒子咯!

       男人颇为意外的解下围裙递给女人,走出厨房又回头看一眼,看到到女人系上围裙正准备舀水和面。

        他使劲咬了一下食指,疼的一下子呲牙咧嘴的。他揉揉手指,咧着嘴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