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看到朋友圈诗人们的“立冬”诗词,顿知明日立冬,我说吗,今天都要给我冻透心了。


  中午出门,到某大厅咨询点事,还没觉得咋冷,出来时小北风嗖嗖地,此时正是午后12点多,太阳也不知在哪儿淘气呢,树叶黄的红的随着小北风蝴蝶一样飞远了,我等的那条线路公交车就是不愿意来。我穿着很薄的打底裤,套着我那春夏冬三季都能穿的针织裙,外面披着那件大红的毛外搭,还以为自己是90后呢,年轻不怕冷。出门也没看看天气预报。


  半个小时后,我上了立夏般温暖的公交车,十几分钟过去,我又热了,晕了,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地坐了一个小时,下车,又走上二十几分钟路回家。到家后,女儿问我,冷吗?我告诉她,今天把我冻的心都凉透了。女儿给我倒杯温水,喝一口,我就急忙熬煮放有红豆、花生、大枣、枸杞、红糖的小米粥,喝了两小碗,这才把身上的寒气驱掉。我怕感冒,喝点自制的小米粥补补。咂咂嘴中小米粥的余香,想起小时候我脾胃不好,经常拉肚子,每每那时,妈妈都会给我熬点白粥喝,喝完热粥,我的毛病就好许多。那年立冬前后,我又拉肚子,拉得我在炕上躺了一天,傍晚,妈妈给我熬了小米粥,没加任何大枣、枸杞什么的补品,怎么能加呢,小时候的农村,想加大枣、枸杞等滋补,也没处买去。只有清粥,金黄的米粒如砂粒般大小,闻着那个香啊!入口软软糯糯的,就着妈妈精心制作的小咸菜,绝配!我美美的吃着,不知妈妈从哪弄来的一把小米,给我煮的这一大碗粥,妈妈抿着唇看着我喝着粥,还剩半碗时,我不好意思的说,妈,您喝点儿吧,妈说,你生病了,你都吃了吧,我执意让妈妈喝,妈妈却让我喝,我熬不过,于是,剩下的半碗粥全都慢慢的入了我的口,我鼻子酸酸的。我老家不盛产小米,家里从来也没买过小米。后来我才知道,妈妈为了给我换换口味,那把小米是向邻居婶子讨要的。一把小米就是成千上万的种子磨出来的,一把小米也许是一粒种子在土壤里成长蜕变后结下的,相信种子的力量,一粒种子可以蜕变成N的N次方粒种子。这把种子在我的心中生了根,发了芽。


  成家后,我家里常备着小米,我三天两头熬煮小米粥喝,还不忘在小米粥里加上各种补品,虽然,我做小米粥的花样不断翻新,可就是找不回小时候妈妈熬的那碗小米粥的味道,真香!


  立冬了,我得回去看看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