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请 客

       

小王请孙局长吃饭。

  酒过三巡,孙局长问:“你有什么事说吧,我一定会帮你。”

  “没事。”小王笑着说。

  “你太小瞧我了。”孙局长有点恼火。

  小王端起杯子又灌了一大杯下肚:“真没有什么事,就是愿意请请你。”

  “鬼才相信你没事请我吃饭。说吧,什么事?”

  小王无耐,只好结结巴巴的说:“我就是想当局长。”

  ……


2.唱 戏


儿子大学毕业了,对做县太爷的父亲谈起工作安排的事。父亲说:“有几个好的单位正在录用大学生,目前正安排如何考试。”

儿子一听就泄了气:“爸,若是论关系,在咱县里谁也比不过咱,但若是论考试,我可真考不过别人。”

父亲哈哈一笑,说:“考试你怕啥?那不过就是唱戏而已……”


3.专款专用


王三的父亲病危!

老婆在柜子里取出存折焦急的对王三说:“快取点钱送爹去住院!”

王三一把从老婆手中抢过存折瞪着眼道:“你懂个屁!这是爹的安葬费,专款必须专用,决不能乱花!”


4.正 气


酣战淋漓的酒局终于散场。

王局长坐在自己的座驾上想:“哼,这叫什么事?明明他是来搞党风廉政检查的,却喝了那么多……”

孙局长坐在自己的座驾上想:“哼,这叫什么事?明明他知道我是来检查党风廉政的,偏要请我喝酒……”

第二天上班了,王孙局长相遇,见面第一句话异口同声:“哎呀,你看昨天干多了……”说完都“哈哈”大笑起来


5.新书记上任


新提拔的市委书记走马上任。在全体党员干部大会上振振有词的做了一个反腐倡廉的讲话,赢得台下阵阵掌声。

  晚上下班回到市委事管局给他租住的宿舍后,打开电视搂着小情人纤细的腰肢说:“你看我的讲话多精彩?掌声不断。这叫开门红。”小情人撒娇道:“这有啥用,你答应给我在省城买套别墅呢,能做到吗?”“这简单!”新书记边说边拿起电话拨通了组织部长的手机:“新班子要有新气象,明天你们组织部以市委的名义发个通知,局级班子轮岗,组织部要对所有局级班子进行考察,必须严格把关,不合格的坚决免职。”

  几天后,新书记给小情人一个存折:“给你这个,你去省城挑选一套房子,顺便买辆红色跑车。”

  小情人搂着新书记的脖子柔声道:“你真厉害!”


6.送 礼


38岁的新任市委Z书记,风风火火的干了半年又要调走了,据说是上面有人,只是下来锻炼的。

  一朝“君子”一朝臣,B君刚送了“巨礼”,为的是从乡党委书记的位置上进一步,能进县城,听说新书记要走,差点哭出来。

  因为已年届半百,还因为几乎倾家荡产的把家当都要掏空送了礼。

  “真是命运不济,本想他Z书记年轻,能在市里多做几年官,谁曾想他比谁走的都快”B君心里的那个憋屈呀,咋形容都说得过去。“不行,我得找他去,不能这样白送啊?”就这样胡思乱想的倒腾了一夜没睡好。

  第二天晚上,B君驱车赶往百里以外的市里。

  市委大院,平时闭着眼都摸得着的地方,此刻怎么特别森严?B君的心脏从胸腔提到了嗓门眼儿。

  Z书记异地做官,不带家眷,年纪轻轻单身一人。

  B君这次什么也没带,只带了小他十几岁的年轻美貌的二婚小夫人。心想:“我豁出去了,你走之前只要给我能调动,或者升半步,夫人也豁出去了。”

  轻敲Z书记房门,Z书记穿着法兰西睡衣,轻轻打开门。

  灯光幽幽,落座后Z书记给夫妇二人倒了两杯热咖啡。

  B君拘谨地捧着,想开口说什么,又不好意思。

  Z书记翘着二郎腿,看着B君夫妇。空气有些凝固,好静、好静,能听见窗外咝咝的寒风……

  没有丝毫寒喧,少顷,B君轻轻放下咖啡:“你陪领导说说话,我去给老母亲买点药……”

  B君夫妻两的眼神作了一下交流,这不到一秒钟的交流内容复杂得比《红楼梦》还厚。

  “百善孝为先嘛!孝子难得!……嗯,慢走!慢走!……”Z书记轻轻关门。

  B君走下楼来,回头观望,Z书记窗户的灯光灭了,他足足站了好长时间也舍不得离去……

  什么表情?黑暗知道……

  什么感觉?黑暗知道……

  什么结果?也只有黑暗知道……


7.送 礼


王二麻子为了坐上县交通局长的位置给新来的县委书记郭耙子送了五万块钱。

  郭耙子对王二麻子的到来爱理不理,其妻纳闷地说:“人家毕竟是来给你送礼的,你怎么不理他呢?”

  郭耙子气愤地说:“咱花了那么多钱才当上了县委书记,若按他这么个送礼法,咱要等到猴年马月才能拿回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