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读完了《挪威的森林》。    

  本来年龄、眼睛、时间等因素已不大读书。这两年常跑新加坡,不经意间在儿子书架上发现了它。这是本似曾相识,引起我注意的书……

  原本是来儿子家帮忙的,也没有太多闲暇。历时三四次到儿子家,将这本书的阅读碎片穿至一起,才得以完成全部的阅读。

微信图片_20191125224508.jpg    为衔接故事情节及思路,这是个断断续续、再读甚至重读的过程。所以故事的大体连接还是不错的,头脑中能串起故事的先后顺序,脑海中能再现人物形象、故事情节,有画面感。  

  小说主人公渡边君的形象,从一开始就驻扎进我的脑海,那就是电视剧《人间四月天》中王庚的扮演者马跃的样子。这大概是缘于作者是以第一人称开始,又是那种平缓舒雅的叙述风格的缘故吧。     

  作者笔下的主人公渡边彻,在他三十七岁左右时,偶然在飞机客舱里,听到了那首早已溶入他生命的曲子《挪威的森林》,随即陷入自己对20岁时往事的沉思。无论草地、空气,还都是那样清新亮丽,这一切无不透露着青春飞扬的气息。书中一个又一个的回忆,故事的生活场景描述细腻、自然,很有立体感,因此常常会引起读者的共鸣。我曾几次假设亲临其境,定位自己所在的位置与视角。

  故事讲述的是主角渡边彻,与情绪不稳定且患有精神抑郁的直子和开朗活泼的小林绿子,两个女孩间的恋情。直子原是他高中要好同学木月的女友,木月自杀一年后,渡边与直子不期而遇并开始交往。此时的直子已变得娴静腼腆,美丽晶莹的眸子里,不时掠过一丝难以捕捉的阴翳。两人只是日复一日地在落叶飘零的东京街头,漫无目地地行走。直子20岁生日的晚上,两人逾越了鸿沟。第二天直子便不知去向。几个月后,直子来信说她住进一家远在深山的精神疗养院。渡边前去探望,但见直子更显几分成熟丰腴,分手前渡边表示待到直子康复便一起生活。

  一次偶然,渡边结识了低年级的小林绿子并与其交往。绿子同内向的直子截然相反,“简直就像迎着春天的晨光蹦跳到世界上来的一头小鹿”,此时渡边彻内心十分苦闷彷徨。一边念念不忘直子缠绵的柔情与病情,一边又难以抗拒绿子大胆的表白和迷人的活力。不久传来直子自杀的噩耗,渡边彻失魂落魄地四处徒步旅行。最后,在直子同房病友玲子的开导鼓励下,开始摸索审视此后的人生。

  对于书中几个主要角色,对待情爱等认识和表现,我并不十分看好。我觉得人的喜、怒、哀、乐等七情六欲是客观的,生理的,理解不了玲子开导渡边彻那次俩人发生的情况。两情相悦应该是含蓄的,严重点儿说是意会的,怎么能见面就直言不讳呢?最起码不是中国人的风格。至于直子的直言,我觉得和她的温婉典雅。还关联得上,因为她都是与相爱的人,或与无话不说的闺密聊天,话锋至此才不得以呐呐的小声小气的描述两句。而绿子则不然,穿着超短裙,嘻嘻哈哈,口无遮拦的不雅不俗的耍着贫嘴。这与活泼可爱是根本的两码事儿。作者完全可以让绿子静的时候温文尔雅、含情脉脉,笑起来又“咯咯”的活泼可爱。我们年长的可能在年轻的眼睛里还是有些保守,但我觉得如果村上将这个故事写得如同他们的电影《生死恋》,正能量加之保守一点儿的情爱情节,会更受欢迎。

  这并不都是我自己的看法,因为那些年年轻人就说这本书“很黄”,是有争议的,正值人到中年的我,没时间参与这些,直至30年后邂逅这似曾相识的面孔,心想这日本人怎么就写出了《挪威的森林》呢? 

  《挪威的森林》是一部青春的著述。小说呈现给读者的是一种淡淡的感伤,一些迷茫、一些无奈、一些孤独和彷徨,夹杂在青春年华中,使读者深有感触。关于青春的记忆,每个人都有相同与不同,每个人都会有对青春岁月的留恋与不舍,也免不了还有一些伤感与遗憾。也就是说每个人的心灵深处都有自己的一片森林,不管你直面与否,它都是客观存在的。直子就曾对渡边彻说过“一听《挪威的森林》这首曲子,我就时常悲哀到不行。也不知为什么,我总是觉得似乎自己在茂密的森林中迷了路。一个人孤单单的,里面又冷,又黑,又没有一个人来救我。”总之,《挪威的森林》随着读者年龄的不同,收获的阅读感也会有所不同。直子所住的疗养院——阿美寮,给我感觉又是一片森林,它地处深山老林,疗养员们自己开垦,自产自销,蜂蜜。蔬菜。水果一切自给,基本与世隔绝,俨然就是另一个世界,另一个星球,完全是臆想杜撰的又一片森林。

  关于书名,书中也曾几次提到《挪威的森林》(指曲子)是女主人公直子的最爱,也是次女主人公玲子多次弹奏的曲子。我不了解这首曲子,但我想它一定有它特定的意境,以至于作者选择它作为书的名字,书因这个名字而火,作者因书而红。

  对于《挪威的森林》我谈不出太多,只是挺喜欢作者以回忆的形式,作为故事的开始,一个个回忆片断,从略带忧伤的笔下缓缓流出,清丽淡雅、平缓自然。这种叙事风格着实不错。以一首曲子的名字来命名书名,也是较高超的艺术手段。那么,我也学着作者村上的样子,也用《挪威的森林》(歌词)结束本文吧:海潮的清香,遥远的汽笛,女孩肌体的感触,洗发香波的气味,傍晚的和风,缥缈的憧憬,“以及夏日的梦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