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统套间里上演了一场情爱闹剧,桃儿雪白的肌肤让这位王副县长过了一个消魂的夜晚,他们上演了鸳鸯洗浴,他们上演了床上舞蹈。王副县长实在太欣赏这位年轻貌美的桃儿了,他们约定不定期约会。
  王副县长嘱咐桃儿好好在公司做,曹老板就是摇钱树,等有机会了帮桃儿注册一家公司,让桃儿也做一把老板,这让桃儿很是开心。
  曹老板自己睡了一个晚上,心里有些许的不平衡,这个桃儿肯定和王副县长逍遥呢,可是在他的心里想的还是如何能拿下县里的工程,只有默默的孤独的想着自己的心事。
  两天的“接风”周末很快过去了,他们分别回到了县城。
  曹老板试探着去找了县委刘书记,谈了自己的想法,刘书记说,项目很大,县里要统一招投标,不能哪一个人说了算,并且鼓励曹老板积极参与投标。曹老板心里清楚,现在的招投标只是表面的骗人形式,谁的关系硬项目就是谁的。再说了,这个项目是政府项目,资金也应该没什么问题,拿下来就是金钱。事不宜迟,曹老板决定,想办法换五十万美金,送给刘书记,他要破釜沉舟。
  曹老板把桃儿叫到办公室,吩咐桃儿去找市里中国银行的一位朋友,让其想想办法换五十万美金,并且提前电话告诉了这位朋友,朋友说,按照政策不能换,但是答应想办法了。曹老板让桃儿带上五万元现金,是给这位朋友的好处费。
  都说有钱能使鬼推磨,果不其然,美金如期换成了。曹老板带着一张五十万美金的存折,周末来到刘书记家的居住地省城。
  刘书记是省直机关下到县里锻炼的,做了一年县委书记了,是位很有前途的中青年干部,弄不好很快回省城或者提拔。
  曹老板没有提前打电话和刘书记预约,他担心刘书记会拒绝,他想“官不打送礼的”,这是千年古训,最起码来家了,他也会很客气。曹老板心里敲着小鼓叩响了刘书记家的大门,开门的是一位漂亮的中年女人,曹老板说明来意后被让进了客厅。
  “哦!老刘有应酬,我去电话告诉他。”说完中年女人拨通了刘书记的手机。刘书记让中年女人转告曹老板等一会就回来。
  一会,刘书记步履蹒跚的回来了,看得出来没少喝。
  “呵呵!曹老板来了啊?怎么不提前告诉我啊,我好等你!”说着和曹老板握手。“快倒茶,洗点水果!”冲里屋喊了一声。
  那位漂亮的中年女人应声出来了。
  “这是我爱人!”刘书记做着介绍,看得出来,刘书记有点兴奋。
  “今天是省委的一位领导还有几位过去的同事一起喝酒,我真的喝了不少,这些人啊,喝起酒来不要命,本来我去了县里够辛苦了,他们还说我是什么朝廷主宰一方的地方大员,就知道拿我开涮,呵呵!哈哈!”说完打了一个酒嗝,弄得满屋子酒味。
  站在旁边倒水的中年妇女插话道:“不会少喝点啊,干吗回来总去喝酒,在县里还没喝够啊?”说完瞟了刘书记一眼,有点不满意。
  “你这傻娘们,真是傻娘们”,刘书记顾不得文雅了,连声说了好几句。“你懂什么,领导在场,不喝也得喝,再说了这位领导是我走向仕途的恩人,我能不喝吗?”说完觉得有点失口,忙转过话茬继续说道:“去吧,去吧,去里屋看你的电视。”说完冲曹老板笑了笑,那眼睛里充满了眼屎。“曹老板,你有事啊,有事在县里可以说,干嘛跑这么远啊?”

曹老板一颗绷紧的神经终于放下来了,这位刘书记在我们那里几乎连个笑容都看不见,在家里这不是也很随便的啊。“哦!哦!是这样,本来嘛,您来我们县一年了,早就想来家看看,都是因为忙于工作没能实现,您有时候礼拜天也不回家,这不知道您今天回来了,特意来家里看看您,也汇报一下我的工作。”曹老板说话显然还有点紧张。
  “汇报什么工作啊,来家了不说工作了,王副县长给我说过,你很能干,公司做得有声有色,还要继续努力啊!”刘书记喝了口茶,把喝进嘴里的茶叶轻轻一吐接着说:“往前县里要有大动作,改造县城,修建高档休闲广场,建造高档居民生活小区,给市民创造一个舒适的生活环境,县里花了几百万请北京的专家给规划设计的,你们这些房地产开发商有了用武之地。”说完点上了一支香烟。
  刘书记抽的是软包中华,顺手递给曹老板一只,“来,来,抽烟!”
  “刘书记啊,我们的工作还需要领导支持,只要您发话,我们会不遗余力的支持县里的决定,做好我们的工作,请领导放心!”说完曹老板话锋一转:“老百姓们对这届领导班子很是满意,在您的领导下,我们县的变化很大,大家都夸您有魄力。”
  “不不不!”刘书记连连摆手,“我自己的能力有限,靠县委政府几套班子成员的共同努力!”刘书记很谦虚地说。
  “我听说您的孩子学习很好,与你们做家长的教育是分不开的,还听说要去美国上大学。呵呵,前途无量啊!”曹老板继续说。
  “哪里啊,这个孩子学习不知道用功,在国内考不上好的学校,一位老朋友说,干脆去美国上学吧,他在帮忙操作这件事情。也是,你说孩子上不了大学将来肯定没什么发展。这不,最近活动的差不多了,估计下个月签证就下来了,操心啊!”说完连声叹气。
  “这样吧,我想既然孩子愿意去,你们做父母的也同意了,我别的忙帮不上,就资助一下孩子的学费吧,你们光靠工资送孩子出国也有困难,请刘书记不要拒绝!”说完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个存折。
  “不行,这怎么行,你不容易挣的钱我不能要,再说了,孩子舅舅是企业老板也答应给孩子学费了,不能要你的,快收起来!”刘书记连连摆手。
  “见外了不是?权当您不是我们的县委书记,我们交个朋友没问题吧?”说着曹老板看着刘书记的表情,“这个存折是我的名字,密码我告诉您,因为现在实名制存款,为了减少别人的怀疑,用我的名字,您知道密码,随时可以取钱,这样不会有问题的,您就放心吧!”
  刘书记脸上掠过一丝不易被察觉的微笑。
  “刘书记,这是五十万美金,请您收下,一定要给我这个面子哦!”说完把存折以及密码放在了刘书记面前。
  刘书记什么也没说,抬起头看着曹老板:“周一上班的时候,县城改造指挥部要开会,你抓紧回去和王副县长沟通一下,我已经让他负责具体工作,看看怎么运作一下这个事情,王副县长那天汇报工作时有点倾向于你们做,你看看有没有压力,如果觉得能承受的话,肥水不流外人田,我还是愿意让本县的公司承担建设,这样你看怎么样?”
  “那好,您放心刘书记,我们的实力没问题,您也是知道的,只要领导信任,高质量完成任务是没问题的!”曹老板内心的小鼓敲得更加剧烈了,他这是激动,是感激。他想,这有钱何止能使鬼推磨,有钱能使磨推鬼!
  曹老板像是从战场上打了胜仗,满怀着喜悦的心情忙起身告别:“刘书记,不早了,您休息吧,我回去了!”
  “那好,以后有什么事,电话里沟通。”刘书记很客气的把曹老板送了很远很远……
   
  九
  曹老板马不停蹄,没敢住在省城,连夜赶回了家。他要在第二天去见王副县长,商量下一步计划。
  第二天是周日,曹老板早早来到办公室,第一个电话就把桃儿叫来了,说是信任也可,说是商量也罢,曹老板要从桃儿身上套出那天晚上王副县长是否谈起这个项目的事。
  桃儿很快来到曹老板办公室,她用自己的方式汇报了王副县长的态度。桃儿很聪明,脚踩两个男人,大家只是心照不宣,目前谁也不能得罪,王副县长不是还说曹老板是摇钱树了吗?她要利用这两个男人达到自己的目的。
  “下一步我们怎么走?”桃儿试探着问曹老板。
  “现在刘书记这个环节已经打通,下面要王县长帮忙具体运作,这样吧,我们俩今天去找王县长,通报一下情况。”曹老板说着站起身来,“走,我们一起去!”
  没等桃儿说什么,曹老板就拉着桃儿走出了办公室。
  路上车开得飞快。现在的曹老板只有一个信念,拿下工程才是硬道理,其他什么也顾不得了,不一会的功夫就到了王副县长居住的市里。曹老板给王副县长挂了电话,说明情况和来意,相约中午一起吃饭。
  王副县长很明朗的表示“关于招投标的运作,我会想办法,‘标的’提前一周告诉你,这可是绝密,千万不能走漏任何风声,你回去以后,活动一下招标办的人,请他们吃顿饭,每人买几条香烟就可以了,并且给他们客气客气,多支持咱本地企业,这样,你们知道‘标的’了,做标书的时候就容易多了,不要一模一样,有点差距还是可以的。”王副县长还特意嘱咐:“不管运作是否成功,你们不要和任何人谈起这件事,不然麻烦可是很大,一定要记住!”
  “放心,王县长,我公司利润的提成少不了你的!”曹老板很感激的补充说。
  “说哪里去了,我们不要见外,不过只要你发了财,我花钱也就方便多了!”说完笑了笑。
  曹老板和桃儿心里吃了定心丸,吃完饭就赶紧回了县城。
  来到曹老板办公室,桃儿柔情的说:“老板啊,人家为了这件事也出了很大的力,你不能忘记我啊!”说完给了曹老板一个飞吻。
  “呵呵!看你说的,我们一起做好这件事情,我能亏待你吗?”说完会心的笑了。
  事情进展很快,也很顺利,不出预料,工程总承包终于落在了曹老板身上,他很兴奋。坐在自己宽敞的办公室里,沏上一杯茶,点上一支烟,曹老板翘起二郎腿,哼起了谁也听不明白的小曲。自己感叹,这些日子总算没白费力,什么书记县长统统拿下,我曹某人发财的时候到了,鼻孔里发出了一声淡淡的“哼”的声音。曹老板心里那个美呀!是啊,他有理由美,企业越做越大,越做越气派,自己也要换辆奥迪A6坐坐,想着想着脸上竟又露出了一丝得意的微笑。
  曹老板拿起电话,“桃儿啊,我们要庆祝一把,两个方案,一是请王副县长吃顿饭,去‘美丽华’(邻省一座城市的一个高档娱乐场所)卡拉一番,一是我要和你亲密亲密!”说完哈哈地笑出了声音。
  桃儿也很高兴,感觉自己的价值也体现出来了,她不再客气,“讨厌啊,什么是亲密啊,哼!”这么说着,桃儿的内心也还是有点小小的激动,“老板啊,为了人家工作方便,赶紧给我买辆小车吧,这样给公司办事也便捷多了。”
  “好好好,我马上给你选一辆车,你喜欢什么样的车啊,这你高兴了吧?”曹老板爽快的答应了桃儿的请求。
  “我喜欢红色的跑车,开起来多漂亮啊?”
  “不行,太耀眼,在县城你开那样的车太惹人注意,影响也不好,这样吧,买辆本田雅阁你看怎么样?既能公务用车也够档次,咱们县委刘书记才坐这标准的车,你看可以吗?”
  “那一定落在我的名下,不能算公司的车,好不好啊?”
  “好好,就算我送给你的。”
  没过几日,一辆崭新的广本雅阁轿车停在了曹老板公司的办公楼前……
   
  十
  工程按照县工程指挥部的统一规划很快开工了,从工程拨款到施工进展都很顺利。曹老板也通过自己的经济杠杆有了坚强的后盾做支撑,再加上是这个县的重要工程,所有部门一路绿灯,这让曹老板很开心。
  曹老板不能忘记县委刘书记和政府王副县长给他带来的商机,和这些领导们自然也就成了最好的朋友。吃喝玩乐曹老板一条龙服务,当然这些活动都是避开当地老百姓的,或者去异地,或者去省城,总之当地老百姓是一无所知。
  桃儿跟着曹老板工作了这么久,耳闻目染看到了很多,学到了很多,县里领导们的贪欲,曹老板的投机。眼看着这白花花的银子不但进入曹老板的腰包,贪官们一句话,一个眼神都是钱,她心里不平衡,她眼睛发红了,她已经不满足于一辆车、一座房子,她自己也要有更多的钱。桃儿开着曹老板给买的车穿梭于王副县长与曹老板之间,穿梭于各部门和施工单位之间,寻找机会,她要在这些男人身上得到自己应得的,她开始变得更加贪婪、疯狂。
  一个偶然的机会,桃儿结识了一位推销路灯的业务员小孙,声称自己能帮忙做好这笔业务,取得了小孙的信任。桃儿找到王副县长说自己的表哥做路灯生意,愿意帮忙介绍给县里的工程,并答应每个路灯给王副县长提成五百元,王副县长很痛快的答应了这笔业务。桃儿从小孙那里每个路灯提成三百并加价一千,自己和王副县长各得五百元,仅此项业务,整个工程下来,桃儿整整赚了两百万元。
  在桃儿看来,这赚钱太容易了。有王副县长给帮忙说话,有曹老板的工程,桃儿一发不可收拾,她这个公司的销售经理已经不满足于在办公室销售房屋,满脑子都是钞票,在她看来发财的时机到了。
  整个旧城改造工程下来,桃儿很轻易的变成了一个富姐,从曹老板和王副县长身上揩尽了油水,这让桃儿兴奋不已。
  县委刘书记和王副县长同样收入不菲,好处费、工程提成也如数进入了他们的腰包。老百姓们说,要当官花钱买,要发财工程来,确有他的道理。
  这天,这个县要召开竣工大会,市县领导亲自到场剪彩。
  新建成的休闲广场锣鼓喧天,彩旗飘扬,主席台上西装革履的领导们满面春光,春风得意,台下几百名当地的学生组成了整齐的队伍站在主席台正前方,群众和施工队伍站在两旁和后面,场景很是壮观。
  县委刘书记代表县工程指挥部讲话,声音非常洪亮,一大堆的感谢词以后,还畅谈了这个县的美好发展前景,博得台下一阵阵热烈的掌声。
  曹老板和桃儿他们站在群众队伍里看着台上的官员们,也不时的随着节拍鼓掌。
  这时候两辆轿车停在了会场旁边,从车上下来几个陌生人,默默地注视着会场。
  剪彩仪式时间很短,大概也就用了不到一个小时。结束后,县委刘书记陪同市领导参观新广场,刘书记兴致勃勃的介绍广场的几道风景。
  那几位陌生人慢慢的靠近了这些领导,其中一位走到刘书记跟前作自我介绍:“我们是中纪委的,根据群众举报,你有些问题需要配合我们说清楚,请跟我们走一趟!”说着亮出了工作证。
  刘书记满脸的春风瞬间荡然无存,豆粒大的汗珠子从额头上滚落下来,“哦!哦!哦!好好!”显然刘书记已经语无伦次,不知道说什么好。慢慢的抬起头看着周围并未散尽的群众,不由得发出了一声“唉!”的感叹声。
  刘书记用他那有点发凉而无力的手和身边的几位领导一一握手道别。这个时候只有刘书记自己知道以后的前途在那里,谁也弄不清楚此时刘书记内心的感受到底是什么。
  刘书记坐上了中纪委的车,不一会就消失在人们的视线里……
  王副县长、曹老板还有桃儿正好看了个正着,他们也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十一
  桃儿、曹老板开上自己的车回了公司。
  曹老板心不在焉,开着车差点撞到自己公司的大门柱子上,脸上的汗水不住的流,衣服也湿透了,他知道行贿受贿一个罪过,不知道刘书记因为什么被带走,万一交代出来,自己也逃脱不了,曹老板害怕了。
  没下车,曹老板拨通了王副县长的电话,王副县长说晚上一起坐坐。
  这时候的王副县长想的可不是这个,他心里清楚怎么回事,电话约桃儿去市里一个宾馆相聚。
  桃儿表面上很冷静,心里却有点沾沾自喜,自从认识王副县长,她就成了王副县长真正的情人,她欣赏王副县长的帅气,她喜欢王副县长床上那翻山倒海的气魄,就连王副县长那胡茬都让桃儿难忘。桃儿平生第一次把一颗心交给了一个男人,她要跟着王副县长发财,她要得到王副县长的真情。
  刘书记被带走或者说被双规,是桃儿所为,她知道曹老板送给刘书记五十万美金,她手里有充足的证据足以能扳倒刘书记,这样做一举两得,一是王副县长可以借机登上县长的第一把交椅,二是可以毫不费力的接管曹老板的公司。她的如意算盘第一步计划很快就实现了。
  桃儿先把曹老板授意换美金的证据和谈话中的录音整理好,直接举报到了中纪委,然后又写了一些不实之词,说刘书记和曹老板之间的有什么肮脏交易。中纪委通过银行票据等的调查证实了举报的真实性,然后采取了对刘书记的双规行动。
  王副县长和桃儿有约定,等到王副县长扶正,王副县长就帮助桃儿正式注册一家公司,然后做真正的老板,桃儿的贪婪或者说欲望不容再无限期的等下去,她要趁着自己有这年轻的资本趁早得到一家公司,开始了自己的行动。

刘书记和曹老板万万想不到的是,自己倒霉走麦城竟然是一个小小的桃儿所为。
  桃儿开车来到市里按时去见王副县长。
  到了宾馆,桃儿登记好住宿,径直走进了房间。桃儿有个习惯,车上放着自己好几套衣服,什么场合穿什么,怎么打扮都有自己的模式。桃儿急忙洗了个澡,换上非常性感的若隐若现的睡衣,给王副县长打了个电话,然后打开电视等着王副县长到来。
  王副县长按响了房间的门铃,桃儿开门像迎接贵宾一样把王副县长迎了进来。
  “你好迅速啊,这么快就到了!”王副县长说道。
  “你的话就是圣旨,我哪敢怠慢啊?”说着扑哧一笑,看得出来,桃儿很得意。
  “好老婆!”王副县长和桃儿之间俨然就是老情人,早已没有了拘泥,然后搂住桃儿在桃儿的额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
  桃儿轻轻推开王副县长,做了一个旋转地动作,斜着眼看着王副县长:“漂亮不?”
  “漂亮,太漂亮了”,王副县长随口夸道“就是太露了。”
  “两口子在一起还有什么露不露的啊?俺就是让你欣赏,让你享受的。”说完扑到王副县长怀里撒起娇来,嘴里还发出淡淡的呻吟声。
  王副县长和眼前的这个美人不知道销魂多少次了,每次都有每次的新鲜,桃儿好像经过专业训练似的,让这位中年男人享尽了人间的激情,王副县长太喜欢桃儿了。
  俩人一通的缠绵开始了,娴熟和谐的动作让两个人又一次融为一体。
  王副县长在桃儿的肉体引诱下,彻底的被俘虏了。
  “你太能干了,这次你做的很好,我下一步准备去市里有关领导那里活动一下,争取换届的时候坐上县长的宝座,过不了几年,县委书记就是我的,你就等着吧!”王副县长也得意起来。
  “我已经是你的人了,就盼着你做大官,我也好享福。”说完扑哧一笑。
  “不过目前要处理好曹老板的事情,刚才曹老板给我打电话了,我约他晚上见面。”
  “那你怎么说?”桃儿急切地问。
  “没问题,我会给他吃颗定心丸,你放心吧,再说了,自从我们有了想法,曹老板给我的提成我没要,小不忍则乱大谋,我不能因为这点小钱毁了我俩的好事,再说了咱俩那些灯具的生意赚的钱也不少了。”说完诡秘的一笑。
  “你真聪明,我就知道你是帅才!”桃儿竖起大拇指夸奖了一句。
  “你就等好吧,我会嘱咐曹老板怎么做,曹老板也没有给我行贿的证据和事实,吃了、喝了、玩了查无实据,无所谓的!”王副县长补充道,“曹老板进去是肯定的,不过我要让他知道我会帮助他,让他不要乱咬。”
  说完王副县长起身赶回了县城……
   
  十二
  王副县长想,不能再和曹老板一起吃饭了,别人看见影响不好。等到晚上吃完了晚饭,王副县长这才约曹老板去了他宿舍。
  这时候的曹老板完全没有了过去的趾高气扬,本来还算英俊的脸庞有点憔悴,脸色黄黄的,衣服也不怎么整洁,进了王副县长的宿舍带着点点的哭腔道:“王县长啊,你能知道刘书记为什么被双规的吗?”说着点上一支烟“他该不会咬出我给他送礼的行为吧?”
  “哎呀!你是怎么了嘛?刘书记与你有什么关系啊?他什么问题还要靠组织上审查,看你垂头丧气的,好像你犯了罪似地,抬起头来!”王副县长佯作不知的这般说道。
  “王县长啊,你不知道啊,我曾给刘书记送了五十万美金,为了他孩子出国上学,不会是因为这事吧?”曹老板实话实说了:“我们是老朋友了,我也没拿你当外人,如果他交代了这件事,行贿受贿一样的罪过,你说我能好得了吗?”说完深深地叹了口气。
  “是吗?没拿我当外人,那你送礼的时候怎么不告诉我啊?要是给我说了,我绝对不能让你送这么大的数额,自作自受,如果刘书记交代出来,你跑不了的!”王副县长的眼睛死死盯着曹老板,“你就是自作聪明,干吗送这么多啊,真是的!”说完还煞有介事的“哼”了一声。
  “已经这样了,你说怎么办啊?再埋怨我也没用了,咱们是多年的至交,你不会看热闹吧!”曹老板似乎有点乞求的口气。
  “哦!当然,我能袖手旁观吗?你给我的提成我就没要,我当时想的倒不是什么廉洁,考虑你辛辛苦苦的挣钱不容易,我不能那么做,我们既然是好朋友,帮你做点工程是我应该的,当时想将来退休了,没钱花了你也可以帮助我,我的眼光比较远,这才是你真正的朋友。”接着站起身来拍着老板的肩膀关切的说:“你放心,谁让我们是朋友了,我一定会帮助你!”
  “谢谢你王县长,我不会忘记你的!”曹老板感激的说,“如果万一我进去了,你也要帮我跑跑关系,争取别判那么多年。”说着鼻子一酸竟然流出了两行热泪,那两桶鼻涕也滴答下来。
  “看看看看,男儿有泪不轻弹,还不知道怎么样呢就吓成这样,至于吗?如果不是这事呢?如果刘书记不交代这事呢?你不是还做你的老板吗?凡事不要急于下结论。”王副县长假惺惺的劝着曹老板。
  “那当然,那当然,如果没事不是更好吗?我总觉得不妙,这几天眼皮就跳,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说着就又点了一支香烟。
  “嗯!事情要往坏处着想,往好处努力,我们不妨也得做做打算,比如万一刘书记交代出你了,你就说只给他送了这些钱,当时为了得到县里的项目,不要再多说什么,更不要再涉及任何人,因为你交代得越多罪过越大。你说呢?”王副县长接着说:“至于后面的处理,不管判你多少年,我会通过省里的朋友帮助你,你放心,我也会定期去看你,或者让桃儿去看你。”
  王副县长说到这里,才想起来还没给曹老板沏茶,连忙站起身去刷水杯子。
  “我的车里还有十条黄鹤楼1918,十条软包中华给你带来了,你抽吧。说不定以后没有机会给你买烟了。”说着出去打开车门把香烟拿进了王副县长的宿舍。王副县长绝对敢收,他也不会推辞,他知道几条香烟没什么的,不要白不要,这个犯不了法,虽然只是七品小官,可是哪个七品以上的官员们不抽好烟啊?哪个靠几千元的俸禄能买得起啊?王副县长很狡猾的,什么时候该要什么,什么时候不该要什么,他心里明镜似的。
  “呵呵!好了,曹老板啊,不管你以后怎样,我们都是朋友,我会关注你的事情。退一万步说,你真的去和刘书记做伴了,我也会帮助你,不会置之不理。再说了现在还不知道事态如何发展呢,你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打起精神来!”说完哈哈大笑起来,这笑声里藏着奸诈,还有些许的幸灾乐祸。
  曹老板很感激王副县长的一番表白,感觉这些年没白交这个朋友,总算遇到事了他能帮助自己,在曹老板内心有了一点点的满足感。
  “这样吧,曹老板,你注意把你的业务好好和桃儿交代一下,让桃儿多了解了解,不管怎么说,桃儿在你身边这么久,你们还比较知心,关系也不错,我相信桃儿也会做好。你说呢?”
  “是啊,是啊,我也这么想的,如果万一有什么不测,桃儿也好接我的班,不至于损失太大。”曹老板完全同意王副县长的建议。
  “我也不是说你,不要太在乎一些乱七八糟的,把心放宽点,你不会这么倒下的,即便是被逮起来了,也不会孤独的,等你出来我和桃儿还能帮助你东山再起,放宽心好不好?”
  “我放心,我也不能就这样倒下啊!请你还是得想办法不能判我的刑。”曹老板有点可怜兮兮地接着说,似乎想抓住一棵救命稻草。
  “好好,到时候我看哪里负责,一定帮你活动。”王副县长知道中纪委管的案子谁也管不了,可是眼前还是要让这个曹老板放心,不能让他有被失宠的感觉。
  “好了,别多想,回去休息吧,睡个好觉,像个男人的样子!”说完起身做出了送客的动作。
  曹老板也没什么其他可说的了,便起身告辞。
  王副县长一颗紧绷的心稍微的轻松了点,他并没有完全相信曹老板,因为他也害怕曹老板做出不明智的选择,好在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给他送过礼,小小不言的小礼算不得什么的,要是一句也不提不是更好吗?所以王副县长极力买好曹老板。
  王副县长拿起了手机拨通桃儿的电话,电话里传来了桃儿娇滴滴的声音……
   
  十三
  不出所料,在政策感召下,刘书记交代了很多,什么给哪位领导送的什么礼?在任期间收受了多少贿赂,买官卖官取得了多少收入,上任仅仅一年多的时间就搜刮民脂民膏几千万元,其中包括曹老板送的五十万美金。怪不得老百姓们对这些腐败的官员恨之入骨,有老百姓调侃道:来一个“半克拉”(当地土语:半大不大的猪),踹(当地土语:喂的意思)肥了,送走了,又来一个。人们对腐败已经看惯不惯,习以为常,还有的老百姓说,我们送点,你们贪点都无所谓了,给老百姓办点事我们也认可。意思是有些官员拿着老百姓的,贪着老百姓的,还不给老百姓办事。
  曹老板也因为行贿罪被刑事拘留,临走时看着经营多年的公司什么也没说,低着头乖乖的伸出了双手让公安人员戴上了那双冰凉梆硬的“白金镯子”,坐进了带有保护网且有卫兵保护的“专车”,随着一声警笛长鸣消失在这座生他养他的县城。
  桃儿目送她曾经的领导兼性伙伴远去,一阵恐惧突然袭来。在公司工作了仅仅几年的时间,她看到了许多本不应该她这个岁数知道的人和事,她彻底了解了骗取承包工程的官商勾结,她了解了官场上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她更看到了这些冠冕堂皇下的伪君子。桃儿也曾有美好的理想,也曾有做人妻、做人母的美好憧憬,是什么让这个花季少女开始堕落?是什么让这个纯情少女出卖色相?是什么让这个天真少女沾满铜臭?
  当今国家的法律法规已经非常健全,却制约不了社会上的丑恶,震慑不了社会上的黑暗。这些人“前仆后继,勇往直前”,大有“不到长城非好汉”的英雄气概。给正直的人们敲响的是警钟,给龌龊的人们带来的却是经验。刘书记走了判刑了,曹老板也走了判刑了,仅仅是在那一刻人们去议论、去叹息,过不了多久,这些人就淡出了人们的视线。我行我素者有之,步其后尘者有之,有过之而无不及者更是有之,花样百出,既“耀眼”还“辉煌”,何是一个“叹”字了得!
  桃儿也是其中之一,她没有害怕,她也绝不会后退,她要勇往直前,她觉得有上面的“大官”做庇护,有自己的妙龄青春,还有自己千载难逢的很多机遇,发财是肯定的,致富是应该的,做官也是可能的。
  桃儿已经近乎麻木的心灵里“看透”了这个社会,“看透”了这些官员,她已经和曹老板有一样的共识,这个社会没有不爱钱的官员,没有不好色的官员,她要孤注一掷,不能放弃自己大好的青春,不能放弃自己奋斗来的大好机遇。
  很快,在王副县长的操持下,这座县城最年轻且最漂亮的公司总经理诞生了,这是个县管企业,相当于县里的局级建制。
  桃儿开始大刀阔斧的对公司进行组合,她要把公司完全控制在自己手下,进而成为自己发财进爵的基地,桃儿的宏伟愿景就要实现。
  桃儿一反常态,服装由原来的花枝招展改为职业女装,头型由原来的飘逸披肩发改为半截发,给人整体的印象很是庄重、成熟,眼睛里散出的是睿智。唯一能看出的是漂亮的脸蛋还充满着青春和活力。
  桃儿每天开着自己的座驾出入于高级宾馆、公司还有各种会议场合,不了解内情的人都投以惊羡的目光,尤其是同龄的女伴们都以桃儿为荣。在这座人口超百万的不小县城,桃儿早已家喻户晓,风光无处不在。
  王副县长在自己“艰苦卓绝”的努力下,也终于坐上了县长的宝座,一县之长,一把手,春风得意,如愿以偿。
   
  十四
  结尾一:
  一切按部就班的运行着。
  桃儿和王副县长的当务之急就是要扫清前进道路上的障碍,一切唯我所用,一切唯我必用,大有“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之势,一个“宁可错杀一千绝不放过一个”战略态势已经形成。
  桃儿年轻的心灵已经被官、财、欲充斥得满满的。
  坐在宽敞舒适的办公室里,想着如何让自己既有经济上的既得利益还要有政治上的飞黄腾达,她不满足于金钱,一定要在政治的席位上有自己的立足之地,她开始考虑如何接触更高一层的领导。
  一个偶然的机会,桃儿认识了市里一位更大的官,桃儿故伎重演,同样博得了这位大官的青睐,经过几个回合的明争暗斗,最终到了市里直接提拔为一名年轻的女官员。
  王县长更是利用自己省里某人的关系,一路高升。
  结尾二:
  多行不义必自毙,桃儿和王县长相互勾结,上串下跳,最终双双进了班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