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儿二十多岁,长得很秀气。在这个小小的县城很是耀眼,时装一身身的换,回头率自然很高。
  那年桃儿大学毕业后回到家乡,凭着自己的姿色被一家房地产公司的老板看中,顺利的上了班。
  这位老板姓曹,四十多岁,虽然没什么文化,但腰缠万贯,身边的美女自然不少,很快安排桃儿做了销售部经理。
  桃儿聪明伶俐,凭着自己一张凌厉的樱桃小嘴,销售部业绩很是不错,这让曹老板非常高兴。
  一日,县政府办公室打来电话,说管城建的王副县长要来公司视察工作,曹老板很重视,这么多年来,王副县长没少关照公司,一定要做好接待工作,再说了本地的父母官,巴结还来不及呢。
  思来想去,曹老板决定让桃儿出面接待,这样能赢得领导开心。这位王县长别看人前冠冕堂皇,背后没少和曹老板权色、权钱交易,有了这位副县长做靠山,曹老板在本地的房地产开发项目一个接着一个,很是红火。
  说来也快,王副县长很快带着县直有关部门的领导前呼后拥的来到公司。曹老板带着满脸献媚的微笑迎上前去:“欢迎领导视察。”说完把王副县长一行让进了会客室。
  桃儿来公司上班这么久了,还没见过这阵势,急忙给王副县长一行倒茶。
   坐在正坐的王副县长看着倒茶的桃儿,眼珠子咕噜一转,开玩笑地说:“呵呵!曹老板啊,不但公司业绩做得好,员工也越来越漂亮了。”
  接着转过脸来冲着桃儿:“姑娘,什么时间来的公司啊?”
   桃儿没有思想准备,听到王副县长问话,脸一下子红到耳朵根,赶紧回道:“我、我、我来了不到半年呢。”说完站在一旁,一双杏核眼笑眯眯的看着王副县长。
  曹老板马上介绍道:“这个姑娘很能干,是我销售部的经理。”
  王副县长似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很快曹老板汇报了公司的情况和下一步打算,汇报完以后,王副县长也理所当然地做了“重要指示。”不乏一些赞美表扬之词,看得出来王副县长很满意,曹老板也很开心。
  “王县长,今天各位领导莅临本公司指导工作,非常感谢,午饭我安排好了,请各位领导赏光。”
  王副县长站起身,挥了挥手“不,不,不,不能给企业增加负担,大家都回家吃饭,”说完夹起公文包率先走出会议室。
  桃儿感觉这县领导还真是为企业着想,连顿饭都不吃,发出了一丝赞叹。
  过了两天,曹老板把桃儿叫到办公室。
  “桃儿啊,你到公司以来,工作很出色,这是给你的奖金。”说完把足有万元的一捆钞票扔给了桃儿。
  桃儿就是桃儿,看着眼前的钞票,毫不犹豫的一边拿起钱,一边娇媚地笑了笑说:“老板,我就是看您有魄力才来咱们公司的,谢谢您!桃儿愿意随时听侯您的调遣。”说完红着脸走出了曹老板办公室。
   
  二
  桃儿拿着钱一路小跑回到宿舍。
  她激动,她兴奋。轻轻一点,一万元整,桃儿笑了,笑得很甜。
  桃儿出生在农村,家境很贫寒,从小也没看见过这么多钱。上学时的学费都是父母卖了粮食凑得,对桃儿来说这钱太宝贵了。
  当年在大学上学的时候,大款的孩子们车接车送,想买什么买什么,想吃什么吃什么,让桃儿好生羡慕。
  桃儿想,一旦自己有了机会一定要多多的挣钱,为了父母也为了自己,这不机会终于来了,桃儿抑制不住心里的激动,把那沓钞票放在胸前眯着眼想了很久……
  桃儿想,这人生活在世上没钱是不行的。今天的曹老板,那天的王副县长,一个个色迷迷的眼神像过电影一样在桃儿脑海里一一掠过。桃儿发出了淡淡的一笑……
  桃儿知道,钱不会白来,一定要有付出。现在的年轻人社会上的一切都看得很清楚,她明白自己将付出什么。
  即便是付出我的一切,只要有钱也在所不辞,桃儿暗暗地下着决心。
  桃儿长得漂亮,在学校里就是校花,很多男同学追求她,开始时桃儿还是很矜持,不敢越雷池半步,小心翼翼的看着这花花世界。
  一次偶然的同学舞会,一个叫扬子的男同学进入了桃儿的视线。扬子长得虽然不怎么帅气,可是很会博女孩子开心,花言巧语,落落大方的举止,让桃儿很开心。
  相貌平平,学习也很一般的小扬子,父亲是个大老板,家里有很多的钱,他花钱如流水,这让桃儿好生羡慕。在后来慢慢的交往中,桃儿的心终于被俘虏,他们很快就去学校外面租房同居,为此桃儿还坠胎两次。
  好景不长,扬子天性花心,缺乏家教,和好多女孩子有染,这让桃儿很不舒服,没过多久,就被扬子以种种理由甩了,桃儿很生气但又无奈,一个学生又不能张扬,亏是吃了,不过扬子还是甩给桃儿两千元钱算是了事。
  桃儿很聪明,不愿意为此事闹下去。可在桃儿的内心,种下的却是贪婪、欲望和复仇的种子……
   
  三
  曹老板是当地响当当的人物,头脑灵活善于钻营,善于取巧,每天穿梭于政府领导中间。他的口号就是“你给我政策,我给你挣钱。”这句话听起来没什么毛病,可是他能利用自己的资金优势拉拢一大批领导下水。比如行贿,比如美女,比如……
  曹老板经营的房地产公司之所以能在这座县城独树一帜,与他投机钻营的头脑不无关系。公司内部管理,曹老板把持的也很讲究,主要部门用谁,怎么用都很有研究。
  桃儿来公司半年就做了销售部经理,被迅速提拔到中层管理人员,当然有曹老板自己的想法。当时看上桃儿的时候,就是因为桃儿的姿色,这么漂亮的美人坯子曹老板当然不会放过,在他的心里,没有不爱钱的官员,更没有不爱钱的美女。
  曹老板江湖多年,深谙“兔子不吃窝边草”的道理,可是又按耐不住他那颗砰砰乱跳的色心,不过曹老板还是忍耐了半年。
  桃儿的眼神曹老板是心领神会,他明白这个桃儿能垂手可得,他也不会放过这个年轻的美人。
  机会来了,曹老板看着美貌动人的桃儿,终于下决心安排桃儿一次外出培训。
  曹老板让办公室主任把桃儿叫到办公室。
  “桃儿啊,这里有一个传真,你看看,深圳有一个营销培训,一共一周的时间,你安排一下参加培训。”曹老板边说边斜眼瞟了一下桃儿。像这种培训的传真很多,曹老板从不去理会,这次可是曹老板特意的安排。
  “哦!哦!我看看。”桃儿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还是故作镇静的看着传真,脸上飞过的一丝红晕可是被曹老板看在眼里。桃儿没去过深圳,那么前卫的城市,桃儿很愿意去游览一番呢。
  “这样吧,按照传真上的要求报上名,安排财务将学习费用打过去,坐飞机去吧。”曹老板不慌不慢地说着,“来公司半年,你的工作做得不错,参加培训也有利于你以后的工作。”
  桃儿似乎有些激动:“谢谢老板,我一定好好学习!”
  “我恰好去香港有个事情需要处理,你培训你的,我处理完了事情去看看你。”
  桃儿连声称:“那好,我去准备一下。”说完退出了曹老板办公室。
  桃儿明白这次培训将会发生什么,也是抓住曹老板的绝佳时机。曹老板明白,这段时间美人将是他的,他们各人打着各人的小算盘。
  时间如期到了,他们按照各自的行程安排分别到达了目的地。
  曹老板处理完在香港的事务,匆匆赶回深圳住进了一座豪华的五星级酒店……
   
  四
  “叮咚——”宾馆的门铃响了一下。
  正在悠闲地吸着香烟的曹老板知道是桃儿来了,忙起身开门。
  “桃儿来了?学得怎么样?辛苦了!”
  “接到你的信息,我下了课就急忙过来了,晚上可能组织什么舞会,我不参加了。”桃儿说着进到屋里。
  这时候曹老板才发现,着一身裙装的桃儿,苗条婀娜的身姿,白里透着红的脸蛋,红红的樱桃小嘴,还有那双会说话的杏核丹凤眼,简直是让他陶醉了,曹老板像是欣赏一幅世界名画一样傻愣愣的站在那里。
  “老板,你干嘛呢?怎么不说话,看得人家不好意思了。”说完脸上飞过一丝红润。
  桃儿这么一提醒,曹老板似乎才缓过神了。忙走到桃儿面前一把将桃儿拥入怀中,带有胡茬的嘴在桃儿脸上狂吻起来。
  桃儿没有反抗,没有拒绝,被动地随老板亲吻,这时候的桃儿也陶醉在一个中年男人亲昵之中。
  桃儿很清醒,要得到这个男人,就要把自己的身体交给他,再说了自己又不是处女,享受男人的激情也是自己的需求。想到这里,桃儿变得主动起来,桃儿紧紧地搂住老板,任曹老板的手在自己的身上抚摸。
  曹老板喘气越来越粗,心脏跳动越来越剧烈,慢慢的脱掉桃儿的裙装,抱起一丝不挂的桃儿扔在床上,这时候的曹老板顾不得欣赏这位美人的玉体,狠狠地压在了桃儿的身上……
  床边久久地长吻,床边久久的抚摸,床上双双有节奏的裸体舞,把两个人多日来酝酿的激情狂热地倾泻着,桃儿越来越大的呻吟声,让曹老板豪情万丈,犹如被点着的火药一般,疯狂燃烧,火势凶猛,最终因火势过大,没有爆炸声响,却是狼藉一片……
  一切都安静下来了,两个人疲惫的躺在床上纹丝不动,床对面的电视里蔡琴正演唱着歌曲《恰似你的温柔》。
  桃儿卷缩在这个中年男人怀里,撒娇的说“你好棒,人家都进入仙境了。”脸上早已没有了少女的羞涩,唯有的只是兴奋和满足。
  “我在香港给你买了一个白金项链和一只钻戒,近万元呢,你戴上一定很漂亮。”曹老板说着起身从公文包里取出了一个精美的包装盒放在桃儿面前,桃儿看都没看说:“人家不想让你乱花钱,等我们的业务做好了,攒钱买个小汽车,那才是我最羡慕的呢。”“放心吧,宝贝,只要你好好干,我答应你给你买辆小汽车。”桃儿听见这话一头扑进曹老板怀里撒起娇来……
  突然,曹老板的手机铃声响了,手机里传来王副县长的声音……
   
  五
  “曹老板啊?在哪里呢?是不是很忙啊?”王副县长说道。
  “王县长啊,您好!我在香港呢,有点事情需要处理,这两天就回去了,有什么指示吗?”曹老板很客气地回应道。
  “哦!没事啊,有点想你了,呵呵!回来后我给你接风。”
  “那好,我们回去见。”说完放下手机。
   这位王副县长的家在市里,没有特殊情况,每周末回家一次,平时住在县政府后面的宿舍里。
  这天晚上下班后没什么事情,感觉有点寂寞无聊,想起了那天去曹老板公司时见到的那位漂亮的桃儿,真有点让这位年轻副县长的心蠢蠢欲动。
  在一座县城,县太爷虽只是一个小小的七品官吏,人们也是毕敬毕恭,毕竟是一方官员,想接近桃儿还真不是那么方便,逐想起自己管理的曹老板,便拿起电话打了过去。

桃儿坐在床上问道:“王副县长有事啊?”
  “呵呵!没事!”
  “看来你跟县里的领导关系处理的都很好,佩服你!”
  “是啊,不处理好咱这业务就做不好,没有领导的支持咱也发展不了,挣钱可不是那么容易啊?”曹老板接着说“以后你也要一心一意为公司的发展努力工作,比如对上级领导的接待等等。”
  “老板你放心,只要你说到我就能做到,为了我们的公司我会努力。”桃儿看着曹老板认真的说。
  “嗯,嗯,嗯……”曹老板若有所思的回答着。
  很快桃儿的培训也结束了。
  曹老板他们为了不引起公司员工们的注意,分别乘飞机回到了公司。
  这个曹老板虽然得到了桃儿,在他的内心只不过是个玩物而已,根本不可能对桃儿有什么感情。而桃儿看上的却是曹老板的钱,知道不会有什么结果,在他们的内心各人打着各人的如意小算盘。
  县里最近改造旧县城,开发一个休闲娱乐花园式广场,总造价四个多亿,其中旧城改造、居民搬迁就将近一个亿,这可是一个赚钱的好机会。据说县政府准备招商,广告也准备好了。曹老板冥思苦想,决定先找王副县长商量一下,看怎么样才能拿下这个项目。
  回到家里顾不得休息,曹老板就给王副县长挂了电话:“王县长,我回来了,今天晚上咱们一起坐坐啊?”
  “哦!哦!我还说给你接风呢。我们去哪里啊?”王副县长很高兴。
  “领导说吧,您说去哪里就去那里。”
  “这样吧,我们周末去省城,我要好好给你接风,也好好玩玩。”接着王副县长说“叫上你们那个桃儿,光咱俩多没意思啊,桃儿给咱们倒倒酒。”
  “好,好,好!我们一言为定!”曹老板放下手机心里想,看来王副县长是看上桃儿了,为了得到这个项目,一定让桃儿帮这个忙。
  曹老板把桃儿叫到办公室面授机宜“桃儿啊,王副县长说去省城给我接风,还点名让你也一起去,我们不能推辞啊,最近县里有一个大项目,需要王副县长从中斡旋,咱们要势在必得。”说完看着桃儿。
  “放心吧,我会做好。”桃儿话不多,那双会勾人的眼睛一直看着曹老板。
  “那好你去准备一下,周末一起随我去省城,见机行事。”说完示意桃儿出去。
  这时候的曹老板全然没有了和桃儿的激情,满脑子都是如何拿下这个大项目。
  桃儿的心里思衬着,他们之间肯定要有某种交易,我在其中要怎么做呢……



  周末到了,曹老板带着桃儿提前来到省城一座豪华的酒店里等候王副县长。
  说是王副县长为曹老板接风,实际也是曹老板掏腰包,领导光顾就是最高的奖赏,这在曹老板心里很明白。王副县长和曹老板有很多的合作,所谓送礼能办事这已让曹老板很感动了,更何况不管什么原因还是王副县长提出来的,曹老板知道该怎么做。
  桃儿的心里有些激动,激动的是不但抓住了曹老板,还给自己许诺了很多。一个女孩靠自己打拼,买车买房子那可不是马上能做到的,在桃儿已经扭曲的心灵里,钱是至高无上的,她不需要什么感情,需要的就是金钱,为了金钱她可以做出一切。今天又能和政府的王副县长零距离接触,这让她更是想入非非,有了这层关系,以后有什么事自己肯定更加便利。她想着如何配合曹老板,如何打动王副县长,如何实现自己的黄金美梦。
  王副县长如期而至,曹老板和桃儿恭迎在宾馆门口。
  王副县长亲自驾车,没让司机过来,这样办事方便些,虽然国家明文规定,县处级以上的公务用车不允许自己开车,可是这些到异地做官的官僚们几乎清一色的学会了开车,为的是每周回家用车方便,办一些私密事项自己开车免得身边的人知道。所以一般的领导周末来往于宾馆、娱乐场所都是自己驾车。
  “王县长您辛苦了,我给您开了套房,您先去洗脸休息一下,我订好了酒席,咱们先吃饭,晚上安排了舞会和洗浴,请领导根据时间酌定。”跟在王副县长屁股后面,曹老板一边殷勤的介绍一边引领王副县长走入电梯间。
  “嗯,嗯,今天周末,我也给老婆请假了,说来省城开会,我们放心地玩,工作一周了,放松放松,你们比我还辛苦,东奔西跑的,这两天什么也不想,手机关掉,开心地度过周末。”说完诡秘的和曹老板挤了挤眼睛。两个人相视一笑。
  进了客房,看着眼前豪华的设施,“哟!这得多少钱啊?”王副县长问。
  “八千八百八,呵呵,总统套房,不贵,里面的东西您尽管享用,我来结账就是了。”曹老板说,“领导的到来,我很荣幸,能不让领导住舒适点吗?”说完微微一笑。
  王副县长什么也没说,放下随身携带的公文包,水杯和汽车钥匙。曹老板急忙递上价值两千元一条的“黄鹤楼1918”香烟,随手打开一盒给王副县长点上。
  王副县长吐了一个烟圈好像想起了什么:“哎!好像刚才看见你们那个销售部长了,让她也进来啊!”
  “不着急!”曹老板说,“咱们怎么安排啊,先吃饭,然后跳舞还是洗浴啊?请您定。”
  “这样吧,我们先吃饭,两天的时间呢,不着急。”
   “也好,我开了三个房间,我住在17楼1708房间,桃儿和您住在同一层18楼的1809房间,这样我们有什么事也好电话沟通。”曹老板说完看着王副县长的表情,看得出来王副县长还是比较满意。
  “那好我们去吃饭!”王副县长说着站起身来。
  三个人径直走向餐厅的包间……
   
  七
  一个诺大的豪华包间,正面挂着液晶电视,正在播放流行歌曲。正座的椅子是太师椅,周边清一色的带有扶手的豪华座椅,十位客人宽绰富裕。这等包间在这个酒店不算酒水最低消费要五千元。
  王副县长、曹老板、桃儿三个人依次进入,自然王副县长坐在了太师椅的位置上,桃儿坐在了左侧,曹老板坐在了右侧,形成了一个三角形。
  王副县长这等官吏一般吃饭喝酒都是前呼后拥,今天倒反而显得有点冷清,三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算盘,也都在心里有点热血涌动。
  “王县长,您点菜吧!”曹老板客气的开场道。
  “不不不,你安排吧,我们人少,不要点太多,吃不了是个浪费。”说完燃起了一支香烟。
  “呵呵!那我们这样吧,这个包间最低消费五千元,让服务员安排四个凉菜六个热菜。”边说边示意站在一边的服务员“去列个菜单来,我们审单!”服务员应声退了出去。
  “我们喝什么酒啊?红酒还是白酒,请王县长定!”
  “这样吧,我们来两瓶茅台,来两瓶法国干红。”王副县长说。
  都是久经沙场的战将,区区小水酒对这二位来说都是小菜一碟,一天除去早上之外,其他两餐都几乎泡在酒桌上,据行内人士说,这喝酒也是工作。至于坐在一旁还没插上话的桃儿,酒量究竟如何谁也不知道。
  桃儿看着二位开腔道:“和王县长第一次喝酒,虽然小女子不胜酒力,今天也要陪领导喝点。”说完笑了笑,那笑容带着青春,带点羞涩,让这位王副县长看着都心动。
  “好啊,今天一醉方休,我们都喝白酒,最后红酒溜缝,呵呵,谁也不要拘束,谁也不许耍赖。”说完转过头来对着桃儿说“尤其是你一定要喝好,呵呵!”
  “一定,一定,只要王县长开心,我就舍命陪君子!”桃儿的话显然很到位。
  不一会,服务员拿着菜单走到了曹老板跟前,曹老板顺手递给王副县长看,王副县长连连摆手,“你定你定!”
  一桌五千元的套餐很快就上来了,服务员站在一旁为三位倒酒。
  “咱们这样吧,开始三杯酒都干,三杯过后尽开颜,你们看如何?”看得出来,这位王副县长很有兴致。
  “好好,我们先喝三杯。”他们一起应道。
  “今天我们既是为曹老板接风,又要开心的过好周末。”王副县长说着举起酒杯嘴一张倒进了那张近乎血盆的大嘴里,“先喝为敬了啊!”
  三巡过后,曹老板给王副县长敬酒:“王县长,咱们六六大顺,你要早日扶正,做我们县的第一把交椅,我看这县长的位置非你莫属,我恭候你早日坐上,今天为了早日实现我的愿望,我们干六杯!”说完六杯酒像倒凉白开水一样倒进了自己的嘴里。
  “好好,谢谢曹老板这么受用的话语,听着也舒服,不过那是组织上的事,咱只管做好自己的工作,我干,我干。”说完一饮而尽。
  桃儿看着两个人这么喝酒,也按捺不住站起身来,“王县长,我知道您海量,小女子不胜酒力,为了表示我的心意,我也要和王县长喝六杯酒,祝您身体健康,官运亨通,仕途通达,不过我要和王县长碰杯,一杯一杯的干。”“那好,我们也喝六杯。”说完不自觉地也站了起来。
  这酒杯都是八钱大的杯子,几个人下来一瓶酒早已喝完。
  “行啊!行啊!这小丫头没看出来,酒量还真是了得,要不说这女人喝酒也很厉害啊,谢谢你,桃儿!”王副县长说完坐下,看着桃儿似乎没什么反映,“我就说嘛,桃儿肯定能喝酒,果然不出所料。”接着哈哈大笑起来。
  没用一会功夫两瓶白酒就喝完了,桃儿想,我曾经喝过一斤白酒没醉,今天我绝对不能醉,让他们两个多喝。想到这里,桃儿说:“酒逢知己千杯少,我们慢慢来,吃吃菜,休息一会。”
  曹老板一看时机差不多了,忙说道:“王县长,听说县里的旧城改造和休闲广场的项目县里已经决定了,你得给我帮帮忙,我争取拿下这个工程。”
  “是啊,已经定了,我虽然负责这个工程,但是县里成立了指挥部,县委刘书记挂帅,任指挥长,胡县长和我是副指挥长,很多事情是刘书记说了算,这个忙不太好说。”王县长显然有点推辞的意思。
  “那您也应该给我出出主意,我该怎么办,只要拿下项目。我会拿出一部分利润给你。”曹老板边夹菜边说。
  “这样吧,我在必要的时候接触一下刘书记,看看刘书记的态度。哦!刘书记的孩子要去美国留学,你可以……”王副县长边说边用手做出点钞票状。
  “这些都好办,我怕不给面子,我看还是王县长您帮我,您说需要多少我就拿多少,这样不好吗?”
  “这样不好,刘书记收你的钱还通过我的双手,会好吗?你自己去,我可以给你创造机会,比如,下周末,刘书记回家的时候,你可以约刘书记一起吃饭,去他家看他去啊,再说了,你是我们县里著名的企业家,见见县委书记也很正常啊!”说完看着曹老板。“关于指挥部内部的一些招投标的情况,你放心,我是常务副指挥长,我负责给你办好就是了,这样你看如何啊?只要刘书记点头不过问,一切事情包在我身上。”
  “那好,那好!”曹老板答应着。
  桃儿听着他俩谈话,举起杯来,“来,我们共同干一个,为我们的合作干杯。”
  刚放下酒杯,桃儿就接着说:“王县长,我就知道您是敞亮人,我们老板多次说,公司发展到今天,您也立下了汗马功劳,谢谢您。我单独敬您。”这次桃儿离开了座位来到王副县长座位旁边,为王副县长端起酒杯,含情脉脉的看着王副县长仰起她那纤细的脖子喝了下去。
  两瓶白酒很快喝完了,看来曹老板的酒量差点,呆若木鸡似地坐在椅子上不知说什么了,桃儿见状,示意服务员打开干红。
  “王县长,按照您的指示,我们开始喝干红,这样,咱俩喝,我看曹老板够呛了,您说怎么喝咱就怎么喝,怎么样王县长?”说完看着王副县长。
  “呵呵!还真是小瞧你这个小丫头了,来吧,我俩一对一,就喝最后一瓶!”王副县长对眼前的小姑娘不敢小视了,这酒量还真是不小,两个大男人要让她灌倒也太丢人了,还是硬撑着和桃儿喝完了这瓶干红。
  “老曹啊!今天你可是表现不太好啊,怎么喝着喝着没话了呢?”王副县长调侃着曹老板。
  实际上曹老板还没什么大问题,他心里想,我喝醉了,你俩愿意干嘛就去干吗,我什么也不知道啊。坐在那里发呆,嘴里嘟嘟着:“我不行了,快送我回房间,桃儿你陪王县长继续喝酒。”说着身子一歪坐在了地上。
  桃儿见状,心领神会。马上喊服务员过来扶曹老板回了房间。
  “王县长,我们也差不多了,是不是领导也该休息了啊?”
  “那好,我也觉有点醉了,我们回去吧!”说完站起身来往外走。
  桃儿搀扶着王副县长,身子贴的很近,王副县长能感觉到桃儿的体温和心跳,手不自觉地抓住了桃儿那柔软的小手,似水,如绸,他的心跳似乎在加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