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梁子转转吧?周末,一位朋友发出邀请。

  “梁子在哪里?有什么好转的?”我不解地问。

  “梁子是一个小渔岛,四面环水,在水中央。那里盛产武昌鱼,去那里的客人不但可以饱览渔岛的湖光山色,还能美美地在岛上吃一顿全鱼宴,值得一去噢。”那位朋友的回答带着不可抗拒地诱惑。

  武昌鱼、全鱼宴、湖光山色、渔舟唱晚……朋友的热情和极具煽动性的宣传引领我决定到此一游。

  码头很小,游人很多,从服饰装扮看,游人大多是患城市忧郁症的白领,难得有一次和大自然对话的机会,脖子上挂的是相机,脸上挂的是兴奋,眸子里是急切地流盼。

  游船分三六九等,洋的有冲锋舟、豪华快艇、大游艇,土的有小撸子、乌篷船,穿梭往来,忙得不亦乐乎。终于等上了一条小撸子,这也许是最原始的水上交通工具了,在那装饰豪华的大游艇面前,它显得羞羞答答,远远地泊在水边。小撸子很小很慢,可很多游客还是选择了它,喜欢它的原始和古朴,喜欢它的安静和悠远,喜欢它那“飘”的感觉和“悠”的浪漫。

  小撸子慢慢悠悠地划过水面,穿过一条窄小的“壶嘴”,渐渐地切入梁子湖。不知不觉中,岸边的景物变得模糊了,可暂留在视觉的碧绿和随风飘来的油菜花的芳香依然能让人感受到春的信息。

  已经在水的中央了,环顾四周,云烟氤氲,水天一色,茫茫苍苍的云水间,似乎一切都静止了,没有静止的只有飞翔的思绪。

  水到无边天作岸,独立江舟水中央。多么美的意境啊,人在大自然的怀抱里,被融化了,被蒸发了,什么也不想,连脑子里残存的私心杂念也被这云水洗得纤尘不染了。湖水像一面镜子,平静而清净,凝眸处,常能看到鱼儿们在水下畅游。水至清则无鱼,此刻,我才觉得这句至理名言有失偏颇。

  湖水蓝得发绿,绿得发蓝,真的说不清是绿还是蓝了。轻轻地掬一捧敷在脸上,清凉而滑润,感觉神经迅速作出反应:这水有奇妙的功能,不但能净面,而且能明目,还能洗脑。

  倏忽间,视线里映现出一个海市蜃楼般朦朦胧胧的影子,船夫说,那就是梁子了,此去梁子有10里的水路。船夫说,关于梁子有一个美丽的传说,古代梁子湖属高塘县境,城外住着一位叫孟玉红的妇人,其夫刘满江晋京赶考久无音讯,玉红带着6岁的儿子润湖伺候病中的婆婆艰难度日。一日,病中的婆婆想喝一碗肉汤,家中日子难以为继,哪有钱割肉,玉女为表孝心从自己的腿上割了一块肉给婆婆熬了一碗肉汤。又一日,一跛脚道人上门乞讨,玉红将家中仅能糊口的一碗米给了道人,道人临走时留下一句话:观天相,高塘有天灾。玉红忙跪地求助赐生。老道合掌念道:念你割股待亲,孝行动天,先赐莲鞋两双与你,到时保你平安。忽一日,高塘电闪雷鸣,天塌地陷,万民浮于水中。为救众生,玉红将道人赐与的莲鞋抛下,莲鞋变岛,万民得救。后来,人们为了纪念玉红母子将此岛叫做“娘子岛”,将此湖称为“娘子湖”。由于历史的演变,不知何时,人们将“娘子湖”误读成了今天的“梁子湖”。

  踏上梁子岛,那个朦胧的、神秘的人间仙境才变得真实生动起来。入岛处,悬挂着一幅醒目的标语:黄山归去不看山,梁子离去不食鱼。这的的确确是一个“鱼”岛,商店里摆的,家门口晾的,渔夫筐里挑的,厨师手里拿的,全是鱼,大的小的,活的死的,咸的淡的,空气里弥漫着浓郁的鱼香味。另一个引人注目的是梁子人感到骄傲的广告牌上的“百岁寿星图”,据说,岛上盛产两件宝,一是武昌鱼,二是百岁老。我驻足这张“百岁寿星图”前,默默地为这些寿星们祝福。“星座”上大约有10位,最年长的王氏诞生于十九世纪末的1896年,算来是106岁高龄了,这位老人的身子骨依然很硬朗,还能一个人做碗鱼肉饺子吃。106岁,历经三个世纪,真可谓是阅尽人间沧桑了。另一位叫龚氏云的老人是年整整一百岁,她的子孙们都在城里住,且事业有成。老人拒绝子孙们轮流来岛照顾她的好意,一直自己照顾自己,生活得很好。据说,岛上现有居民2600人,除10名百岁以上老人外,80岁以上的老人有43位,老龄比例位居全国之首,人称中国第一长寿岛。这里有“奔到梁子,生命不止”一说。

  岛上阳光充足,气候温和,林木葱郁,无空气污染,无噪音污染,无水土污染,是久居在城里的人们所寻找的“伊甸园”。岛上的寿星们全都没离开过本岛,压根不知道岛外还有一个大千世界。他们生在岛上,长在岛上,一生和鱼打交道,网鱼、钓鱼、食鱼,在岛上过着怡然自得、自给自足的田园式生活。

  梁子岛是梁子湖中的玲珑小岛,总面积约两平方公里,状似鞋形,大概和那个传说中的莲鞋有关。一条曲曲弯弯的泥土路横贯全岛,岛不大,步行走到路的尽头也不过一个钟点。刚刚下过一场雨,坑坑洼洼的路面上还清晰地留着下过雨的痕迹。路旁是河塘、田陌,正是油菜花开的时节,一抹鹅黄,一片翠绿,一汪明净,像一幅油画,赏心悦目。湖中有岛,岛中有湖,路过河塘,蛙声一片,给这里的宁静带来生机。稻花香里话丰年,听取蛙声一片,这蛙声大概是丰年的好兆头吧。

  中午,像所有来岛上的游客一样,我们在渔家美美地吃了一顿全鱼宴。这里没有大宾馆,也没有星级饭店,这里的饭店都是渔民自己家开的,没有经理,没有雇员,全家人一起出动,像招待亲朋好友,很有点家宴的感觉。名副其实的全鱼宴,炒的是鱼、炖的是鱼、蒸的是鱼、烧的是鱼,连凉菜也是自己腌制的小鱼干。饭桌上除了鱼,所有的蔬菜都是自己种植的,纯天然的绿色食品。鱼是自己捞的,菜是自己种的,就连喝的水也是从那口老井里打上来的,渔民朋友实在,不多要钱,吃了个舒服,花了个满意。

  离开梁子,已是落暮时分,湖面依然很平静,远处点点渔火,近处片片归帆,别有一番景致。坐在回程的小撸子上,我在脑子里整理着一天来的见闻和收获,突然想到了一个有关生命奥秘的话题——岛上的人为什么长寿?长寿的秘诀是鱼是水?一位老中医说过,从饮食健康的角度看,吃四条腿(猪牛羊类)的不如两条腿(鸡鸭鹅类),吃两条腿的不如吃一条腿(蘑菇菌类)的,吃一条腿的不如吃没有腿(鱼蛇类)的。这位老中医的话可信否?我相信,有一天,科学一定会揭示这个长寿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