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7日上午,我们一行11人前往韩城市东北方向9公里处的党家村,参观一个古建筑群,距今已有700年多的历史。在上世纪1972年与1992年,我曾两次来过党家村,感受这个村庄的神奇,不愧为“东方民居的瑰宝”。

  从停车场下汽车,感到无心留恋新建的景观。直接走到进口处,高大雄伟的牌楼中间有三个大字“党家村”,过去只有0.2元的门票,如今不知涨了多少倍。

  在导游的带领下,我们进入景区,向下走50多米到达观景台,可以清楚看到党家村干净的青瓦屋顶。村庄建在一个落差达三四十米的洼地里,沟宽只有200米左右,党家村在泌水河谷地之阳高岸上形似“葫芦”的风水宝地。村中有120多座四合院和11座祠堂、庙宇、戏台、文星阁、泌阳堡等古建筑,是山西陕西古民居的典型代表。在沟内,东边黄河过来的冷空气与西边过来的热空气正好在这里交汇后,向上升去,将尘埃带走,沟上的季风吹到这里的时候,还没落下,直接就从空中走掉了,这就是村庄尽管位于黄土高原却没有尘埃的根本原因。

112.jpg

  在导游的带领下,行在狭窄的巷子里,两边尽是六七百年的老宅子,那一个个满布精美雕刻,渗透着浓厚文化气息的祠堂、私塾、节孝碑等,独特建筑门楼、照壁、匾额、神龛、门墩、拴马石、惜字炉……党家村的民居基本是一种模式,即四合院,上房专用来会客、吃饭、祭祀等,基本上是不住人的,两边的厦房才是居住的房屋,而且东边高西边低,原来是长房住东边,弟弟住西边,自然东边就要高一些了。院子都很狭窄,宽不过四五米,不知当时为什么不往宽大里建。下房的一侧是宅院的大门门楼,也是整栋院子最显豪华的地方,整个门楼都被木雕、砖雕、石雕所覆盖,其中许多雕刻展示了当时的很高水准,使人叹为观止。门楼上方都会有木质的牌匾,甚至上下两层,大多书有“诗礼第”、“忠厚”、“耕读”、“明经”、“登科”等代表儒教思想的字样。

113.jpg

  导游讲:“党家村为什么富足,能建起这么多大宅,答曰:古时党家村耕读传家,农商并重,党家村的生意遍布全国,尤以山西河南为盛,最远做到了汉口、佛山,最兴盛时,每天往党家村运送银两的镖队络绎不绝,日进白银千两。明末一两白银折合人民币约五百元,这样算一年就有一亿八千二百五十万元的收入,真了不的。但是实际上根本不可能。真有日进千两白银,恐怕一年只有一次。但即使日进不了白银千两,每日有散碎银子入项,党家村人仍然可称得上是头脑灵活,善于经商,也与关中其他地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党家村没有下水道,脚下是石板铺路,两边高中间低,在党家村的街道,没有一条巷道是水平的,高低落差很大,所以,雨水在党家村里也不会汇集,很快会流到泌水河里。党家村四合院的厢房,绝大多数是两坡水。为节约地基,相邻院落间为厢房后坡檐水留的水道仅仅一尺来宽,檐水落地后直接排入巷道,或者拐入自家院中;有的甚而将两院厢房背墙筑得挨在一起,把水道修到墙顶上,后檐檐水由水道汇入筒槽后再分别下泻到自家院中,再通过暗道流入街道。

  党家村非常有钱,自然成了盗贼土匪的目标,为了对付土匪,党家村在建筑格局上形成了集中紧凑,墙厚房高,道路曲折,堡村相连的格局。村东高地上的泌阳堡是一处防御工事,与村子有地道相连,形成了相互呼应,互为犄角的攻守之势,村中的看家楼高约十余米,为村中最高建筑,可以做放哨观察之用,非常有特色,据说是为奖励村中率众抵抗杨虎城部下抢掠的民团首领,村中集资为其修建的。

  村东有一砖塔,高七层,第一层连接一座小阁,上书“文星阁”,这也是党家村的标志性建筑,导游讲:据说塔中藏有避尘珠,是党家村的风水之地。党家村为了弥补村子西北高东南低的地势缺陷,同时带来文运,村子的东南角建有文星阁,供奉古代的文人和掌管文运的神仙。文昌阁的六个角上有6个铃铛,据当地村民说,他们从来不看天气预报,只听文星阁上的铃铛就能预知天气。传闻,只要文星阁铃铛响起,就代表快要下雨,铃铛的响声就特别大,就代表雨势越大。根据村民的回忆,准确性可达80%~90%。

1574676136125596.jpg  历史上黄河泛滥数不胜数,党家村离黄河只有3公里,却从来没有遭受过洪水侵袭,这又是为什么呢?从地势上看,党家村虽然离黄河只有几公里,但是地势远远高于黄河,高差达100—200米,所以黄河绝对淹不到这里。相反,大雨过后,党家村石铺的巷道,被大雨洗过之后,愈发显得干净整洁。

  泌阳堡是村中的居民为了躲避战乱而修建的一个堡垒,遇到战乱就躲在堡里防守,里面也有房屋等建筑。在泌阳堡参观完,我们离开了了党家村。

 

  七律·党家村遗址风水祥(新韵)

  明清建筑民居寨,

  遗址精评底蕴祥。

  青瓦房屋不落土,

  雨天退水少泥尝。

  测出气象非常准,

  刮起风铃奏乐章。

  泛滥黄河遭涝难,

  唯独保护党家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