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就听说嶂石岩顶峰曾住过林彪的部队,多次到嶂石岩却未见到其踪迹,让人感到更加的神秘,于是我们一行五人的“寻踪之旅”拉开了序幕。

  十一月九日的一夜大风没有阻止我们寻踪的脚步,从踏上征途的那一刻,我们就下定了决心,无论遇到怎么困难,也要睹其真容。

  沿内丘杏峪北沟崎岖的山路盘旋而上,很快我们就来到嶂石岩景区的三岔口,右拐是通往圆通寺景区的路,左拐通往顶峰。这里奇峰林立,植被茂密,景色迷人,我们无心欣赏“百里红崖,万丈红绫”壮观的嶂石岩地貌,急急地向顶峰登去。沿着崎岖不平的登山之路向上攀爬,我们很快来到了“大天梯”,这里为山中最险要之处,一侧是悬崖峭壁,一侧是万丈深渊,山风呼啸而来,令人不寒而栗,登“大天梯”好比登天,双腿像灌了铅,不停地哆嗦。据说大天梯是山西人修的,山体之上凿台阶,只能够落地一只脚。登上天梯便是一不大的平台,一道写有黄庵垴的石门出现在眼前,石门上是彩绘的观景亭,既雄伟又壮观,这里是山西河北两省分界线,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气势。穿过石门,便进入山西地界,有道是一步跨两省,这便进入山西黄庵垴风景区。同行的永生老师赋诗曰:巨石横亘一线天,天梯悬壁路更艰。东风颤栗风自吼,林密人稀踏黄庵。”这首诗形容当时情景还是非常贴切的。

  过石门向右走,可直达嶂石岩的一处顶峰一一东峰,绝壁之上,立有“东峰,1774米”字样的石碑,字体遒劲,为大寨书记郭风莲所题写。从山下向上看时,这是太行巅峰,从这向下看,脚下峭壁直立,谷底万丈深渊,再看左右随处都是刀削斧劈般的悬崖峭壁,裸露着赤褐色的岩石,一座座峭壁齐刷刷地挺立着,分开山西、河北两个省区,遥想当初是怎样的自然力量成就其天然奇险,山风劲索,似能听到久远以前地壳运动山崩海啸的震天之声,绝壁下的河北嶂石岩小村尽收眼底。目前这里的天梯可一直走到省外,两地游客可在此品位跨省旅游的新奇。

psb (1).jpg

  不同于河北的太行山那种千峰积攒、万壑纵横的地势,一进山西境内,便草盛坡缓,开阔平坦,在这里,白云可为玩伴,蓝天可以比邻,难怪黄庵垴景区素有“太行蓬莱”之称,可见其风光的秀丽。

  此时日已过午,我们的寻踪任务还很艰巨,我们不敢停下脚步,继续向西南方向寻找。走在林间的小路上,感觉是踩在地毯上,拨开层层落叶,下面为棕褐色的土壤,这是千百年来积起的层层落叶,形成的腐殖土,富含各种养分,山上风多且大,树木长得弯曲,虽不成才却很好看,难得的是,山顶有很多我们少见的白桦树,虽不挺直,却很有东北风韵。南行不远,我们到达象征主峰的黄庵垴,层层林间有一石碑,上写“黄庵垴,海拔1795.5米”,这应是区别于东峰的西峰。主景区在河北,顶峰在山西,一景区横跨两省,这种特殊坐标是由于两省以太行山岭为界造成的。

psb (2).jpg

  站在峰顶,除新开的路外,没有任何建筑遗迹,也就是说当时驻军并未在山顶,沿着顶峰转了一圈,除来时的路外,还有通向西北方向的小路,莫非遗址就在小路的尽头?顺着枯叶铺满的小路而下,七八百米处,小路右侧的丛林中隐约显出残垣断壁,蓝石砌就,拨开树丛,可看到当年房屋的模样,虽然与现代化的军营无法相比,可也错落有致,我们推测这可能就是所谓林彪驻军的遗址了。

  林彪这一特殊历史人物在此驻军,一定有他的目的,我们虽无法考究,但一定和其叛党有关。后来查阅资料,当地有一文人李老的打油诗有这样描绘黄庵垴的:皋落南岩有名山,相邻河北嶂石岩。奇幻迷人黄庵垴,天上仙境落人间。军营曾扎山上面,林彪倒台才回还。山间小路往上攀,村民上山被戒严。山顶景色更可观,野花盛开地平坦。山顶上面有水源,食宿还有农家院。



  从诗中看出,林彪驻军确有此事,其叛逃失败被撤离。可为什么林彪为何选在此地驻兵呢?

  我们先从这里的环境分析,这里虽山高林密,却环境幽静,地势平坦,有供军人生活的水源及种菜的土地。诗中提到的“山顶之上有水源”,非常重要,是军队赖以生存的条件。这里的水源地,现在赋予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天池”,想象中是一碧波荡漾的大湖,但天池只是井口大的一眼泉,水面离地总在一尺左右,不管年景是旱是涝,泉水永远是那么多,不外溢,不回缩,是山上唯一的水源。我们佩服命名者非凡的想象力,同时对这眼神奇的泉眼肃然起敬了,它不仅滋润着山上草木和生灵,也在奉献着人类。有了水源解决吃水问题,便是部队吃的问题,当时粮油可运来,吃莱可能就是大问题了,不过平坦的地势,肥沃的土层,加上充足的水源,为士兵种菜提供了条件,现在这里靠近天井处有一由旧营房改造的农家院周围,还种着各种蔬莱,从侧面也证实了军营存在的可能性。

  过去军营具有保密性质,百姓不可靠近,这也印证了诗中“村民上山被戒严”,正是不许村民上山,保证了军营的保密性能,更增强了其神秘性。

  虽说我们未能证实这里是否确认为林彪驻军遗址,可人来了,人走了,主峰黄庵垴永在,遗址还在,面对此情此景,但愿时光如泉水细流,年华不老,岁月常青!


  另:不久见到县文物旅游局的张桂生同志,谈到林彪驻军遗址,证实此处确为驻军遗址,在此表示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