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出“部分利益党与整体利益党”这个概念的是厦门大学的张维为教授。

作为一个普通百姓,一直感觉世界上的政党很多,名称也五花八门。据说在台湾,就有两百多个政党。国民党,民主党,民进党,共和党,工党,人民党、托利党,青年党,社会党,劳工党……这些政党都代表一部分人的利益,所以,他们常常会为了自己的利益挣得不可开交,面红耳赤,甚至大打出手。2017年11月30日,“中国共产党与世界政党高层对话会”在北京召开,来自120多个国家、200多个政党和政党组织的领导人参会。

那些多党制的国家,也无非就是如此,每个政党背后,都有他们的利益集团。政党之争,就是利益之争。美国大选,今天民主党上台,明天共和党上台。为了取得统治权,演讲,拉选票,互相攻击,几乎已经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程度。马克.吐温的《竞选州长》已经说得很生动,不过那是小说。特朗普和希拉里为了竞选的互相攻击,互相揭露,甚至互相谩骂,更是印证了马克.吐温的小说并不仅仅是小说,而是生动的现实。

美国几乎历届总统都要发动一场战争,不过是为了给他所代表的利益集团争取更大利益。但无论谁上台,几乎所有的决定,都会得到另外一个政党的反对,很少一致。这种现象给外界的表现似乎很民主,各个政党之间互相监督,让另外一个执政党难以任所欲为,好像可以保证国家在一个正常稳妥的道路上前行,但其实互相监督甚至否定的结果最终却可能影响到国家的进步。奥巴马执政多年,特朗普一上台,几乎把奥巴马的所有政策全部推翻,把他的政治遗产也彻底否定。后任全盘否定前任,看起来似乎是两个人的执政理念不一样,但影响的却可能是国家在一些问题上的徘徊不前或者重新开始。美国一条高铁要修很多年,原因大概也就在于此,你要修,我要说出很多不能修的理由,于是讨论,争辩,很多年过去,可能还是难以统一,到底要不要修?特朗普要修和墨西哥之间的国界墙,或许并非没有一点道理,但费用就是批不下来,一国总统也无可奈何。我们的一些人也许会沾沾自喜地说,看,美国总统也没有多大权力,似乎这样就是最好。但却忘了修高铁,高速公路,防止毒贩,难民涌进自己的国家,最终受益的还是自己的国民。高铁修好了,不可能总统每天去坐,坐得最多的还是老百姓,但因为有另外一个政党的监督,他不同意,就算是好事,你也做不成,这大约就是多党制国家的一个特点吧。看起来很民主,其实,在很多问题上,却一直在扯皮。只是这一次,在对待制裁中国的问题上,他们表现出空前的一致。而这恰恰说明了我们的不断强大,让他们感到了害怕,尽管我们是和平崛起。

美国枪击案频发,老百姓一再呼吁,但枪支泛滥的问题就是制止不了,背后其实就是集团利益。利益集团给了总统选票,总统就无法下决心禁枪,尽管老百姓一再呼吁,那也没有用。校园发生枪击案了,总统的办法是给学校配更多的枪,而不是从根子上禁枪。

中国共产党是一个代表全体人民利益的党,他没有自己的利益,全体人民的利益就是他的利益,中国的利益就是他的利益。所以,没有任何一个利益集团可以左右他,他的目标是连贯的,他的利益是一致的。作为执政党,每一届领导人都会朝着一个共同的方向不断发力,不断奋斗,一代接着一代干。这途中,或许会有曲折,会有迂回,会犯错误,但当意识到问题之后,就会立即纠正,并校正方向,继续前进。毛泽东是要建立一个人民当家做主的新中国,他做到了;邓小平是要当家做主的人民过上幸福的生活,他也做到了;江泽民、胡锦涛要这个执政党带领全国人民向着更幸福的目标迈进,“三个代表”,“科学发展”回答了建设什么样的党,以及国家如何发展的问题。他们和毛泽东,邓小平这些党的前任领导人有着精神上的一脉相承,习总书记更是提出“中国梦”,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谋复兴,并要全体党员“不忘初心”,就是不忘这个党当初成立时所确定的目标,所要达到的目的。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正向着既定的目标快速前进。这中间,可能还会有起伏,有挫折,有困难,但克服了困难挫折,仍会继续前进。所以,我们才会一步步地靠近目标,实现理想,也才会做出令那些多党制的国家感到不可思议的成绩,用几十年走过了他们上百年的路,而且,到今天,他们想要遏制都无法遏制。

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政治协商和西方的所谓多党制,对于国家进步和百姓的幸福来说,优势再明显不过。他可以集中精力干大事,一旦中央决定,则全民行动,全国行动,在这种情况下,什么困难克服不了?什么奇迹不能创造?作为一个老百姓,需要的就是衣食无忧,生活安宁。在这个过程中,每个人都会有很多的问题需要解决,发展有发展的问题,不发展有不发展的问题,人人买不起小汽车的时候,当然不存在堵车和停车困难的问题;人人都能买得起小汽车的时候,一定会有拥堵和停车困难的问题;社会停滞,人员不流动,当然不存在竞争和就业难的问题,城镇化加速,整个社会向前发展,就会同时带来就业,就学,就医困难的问题。美国的国土和我们相当,人口却只是我们的零头,西方很多国家的人口,还不如我们的一个省人口多。社会治理的所有问题都是解决好人的需求问题,而人多,一定带来问题就多。治理这样一个大国,并不是一些知识分子,网络大V想的那么简单和幼稚。从大的方面来看,中国共产党正在努力想办法,也正在积极探索,我们应该有一些耐心,也应该给一些时间。因为,我们有的问题,那些多党制的国家,也会有,但多党制的国家解决不了的问题,我们却可能解决,最根本的,就是我们一旦决定要干什么事情,就会举全国之力把他干成,这是我们的优势,也是那些西方国家最害怕的,因此,他们想要瓦解这个政党在中国的统治,也是一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