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一场接力赛,节气的口令一到,秋便交出接力棒,冬隆重登场。此时,秋是松一口气,低吟一声,终于可以休息了。还是心有不甘的道一句,怎么这么快就要下场了?不管是哪一种心情,结局都只有一个———秋已去,冬已来。

  秋走了,呼啦张开了它的大口袋,把秋的美景悉数带走。树上的叶子,盆里的花,层林尽染的红枫银杏,统统装进了口袋。绳子一绑,用一阵北风打包邮走。

  几日前还摩肩接踵的枫叶山,银杏林,归于寂静而空旷。像一场盛宴,无论多么风光与热闹,终有曲终人散的那一刻。那些红的似霞,黄的像金的颜色,在冬的冷遇下,变得不再轻盈和通透。对于错过秋之盛景的我,突然想去看一看那些落寞的枫叶,去空旷的银杏林走一走。是凭吊?还是挽留?都不是,是去送别秋渐行渐远的背影,去聆听冬不紧不慢的脚步声。去感受天地之大,人之渺小。去触摸人生的年轮,生命的长度。或是单纯的去体味繁华褪尽后的寂静,青春不再后的淡然。

  冬是不着急的,它有足够的耐心,等待秋的撤离。像出售的房屋,新主人有足够的耐心,等待所有的旧物搬离清空。一切尘埃落定,又何必急在这一时呢?就像立冬的今天,气温并没想象中的那么凛冽,依旧温和的,用一抹暖阳与秋握手作别。

  等秋远去,转角再看不到半点背影,冬会扮起粉刷匠,举着一把大刷子,呼啦啦一响,将这漫山遍野刷成一片枯黄,再刷成一片洁白,刷成大同的颜色,刷成冬的颜色。

  这一片洁白,像擦干净的黑板,等着来年春天,春风又绿江南岸时,再让春姑娘来重新书写。

  四季流转,去了再来。而人生的四季,却只有一轮,走过了便不复来。奔五的年龄,犹如彳亍在冬季的门槛之外。一脚在里,一脚在外。无论怎样的拒绝迈进去,岁月终会伸出大手,猛地一推,让人一头栽进去,而后跌跌撞撞的爬起,踉踉跄跄的前行。

  请不要埋怨秋的无情,冬的决绝。也不要哀叹人之将老,灯之将熄。万物有时,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是自然之力,是道之轮回。与其被推搡的狼狈不堪,不如该迈的槛儿,自动抬腿。让脚步走的淡然与从容。

  该来的就来吧!那山野的晴雪,那发间的银丝。那残存的枯叶,那额上的皱纹。那冬眠的百虫,那暗夜的呻吟。一并都来吧!

  都来吧!还有那立冬了,正在缓缓走来的第一场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