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民族有着不同的生活习俗与文化礼仪,这一点遇传统的婚礼时,展现的尤为不同。

        前几年,女儿在日本举行婚礼,使得我对东瀛的那个民族的传统文化又增进了更深层次的了解。

        早春时节的一个周日,我与爱人、还有几位亲友飞往日本,参加女儿在日本举行的婚礼。

        婚礼在日本福冈全日空酒店举行。时间不像国内,都选在临近中午的一个吉时,而是在午后;并且新婚夫妇,还有双方家属都先于应邀宾客来到酒店,与主持婚礼的司仪会面。主持婚礼的司仪及各项助理先向我们做自我介绍,并发给每人一张仪程时序表,表上详尽地打印着整个婚礼的程序,每项程序的内容,进行每一项程序的时间;还有来宾人员,来宾人员的坐席位置。甚至上菜的时间、次序,菜肴的名称,都清晰明了。

        在主持人的安排下,我们双方家属进行了会面,女方,自然是我们中方吧,是我与爱人及一些亲属;男方,那自然是日方了,约有十多人,其中有两位长辈是坐着轮椅来的,从中您确实能感受到日本家属对婚事的看重,自然也窥出了日本已经进入了老龄化社会的窘境。

        日本民族是十分注重服饰的,在重要的日子更是如此。我注意到,男人一色的西装领带;女性则一律的和服,和服者腰间都带有一把有其寓意的扇子;证婚人与主持人则是燕尾服。新郎与新妇是传统的日本新婚礼装:男是一身皂,女则一身素,但新郎胸前戴着一团大大的白花,却使我感到十分地费解。女儿事后给我讲解了一番,但说得不透彻,看来女儿对日本文化了解的也不是那么详尽。

        亲切客气的会面之后,正式婚宴开始。新郎新妇、证婚人夫妇、新郎新妇的双方父母被引领到至宴会厅门前,一字排开,面向通道。这时所有的来宾于我们面前依次走进宴厅,我们则一齐鞠躬向客人表示诚挚地欢迎。早就听说过日本人十分注重礼节,如今看来连入席的典仪也如此讲究,我与爱人、还有我们的家人只得尽力的“入乡随俗”了。

        中国的婚礼,以喜庆、热闹为主题——大红的喜字、高高的拱门,加上鞭炮齐鸣,彩带飞悬;席间推杯换盏、敬烟劝酒;虽没到闹洞房之时,但席间肯定要给新人戏谑出几个小节目,以增添“喜庆”的火爆。

        然而,我看此刻面前的婚礼,使我有点瞠目:整个大厅充满着一片庄重、娴雅的氛围。入席之后,主持人与证婚人先后致词,我们都正襟危坐。随着宴会议程的进行,司仪绝对规范地配合新郎新妇进行着每一项仪式,无即兴发挥,更无人插科打诨;灯光、乐师、摄像在司仪的统一调度下,随着场景的变换、程序的进展,配合的适时、到位,总之,一切有条不紊。日本人对于工作细节可谓一丝不苟,然而,对于喜庆的婚事也是如此?当时给我的第一感觉是这不是在举行婚礼,倒象是在一处宴会厅开一个重要的会议,并观摩着两位新人“走台、做秀”。

        这婚礼不免有点严肃了些。

        史料记载,日本的文化,大都是从咱们中国隋、唐、宋时期移植过去的,经过若干年的演变,形成特有的日本文化。我想也一定包含有婚礼方面的习俗;那么,古时咱们婚礼仪式是如何的呢?“男女授受不亲”;“女子从一而终”……这些是流传下来的俗语。还有,过去女子结婚是需有盖头的,这盖头是从上轿到三拜,直至入洞房,方可由新郎亲手揭下;可想而知,我们古时对于成亲、成家这些事应该是很严肃的。日本人秉承了这一点?

        对于这一切,联想起日本人的日常生活习俗,你可以说他们迂腐、守旧,但,也得钦佩他们对古老传统的忠贞和传承。

        仪程在有步骤地进行。有两项重头戏;一是新娘当众读一封给父母的信。这信要情节真实、情感真挚。因为从此离开养育自己的父母,而嫁与他人为妇了(日本风俗:女人嫁人要随夫姓)。女儿在读信时,所有人都屏气静听。

        对于这一点,后来听女儿说:日本人是非常讲究的。

        还有,可能由于受我们唐宋文化的影响极深,日本人对长辈十分地尊重,给父母敬花是最重要的一项仪式。在司仪助理的引领下我们双方父母走到台前,接受新郎与新妇恭恭敬敬敬的献花。这时聚光灯也射向我们,所有亲属、来宾们一起鼓起掌来向我们祝福,

        此刻,在主持人的领唱下,全体亲属、来宾一齐打着拍子,唱起了一首歌,是一支挺古老的民歌,歌词大意是:祝福新人的幸福结合,并告知幸福的生活来之不易,要勤劳、勇敢,要团结、齐心……我们双方父母也与新婚夫妇频频鞠躬,感谢众人对我们的祝贺。

        新郎所供职的营业所从所长至员工,全数到位,一名出差在外的同事也及时发来传真祝贺,日本的那种无处不在的团队意识,在这种场合也得到了悉数体现。

        所有的仪式进行完了,总算开席了。因在酒店,所以以西餐为主,酒、菜上的有条不紊;间尔也上些和式小点心。

        当然,也并非就是一点活跃气氛也没有,当宴会进行到一半时,灯光慢慢暗了下来,新郎新妇共持一支长长的蜡烛走进宴会厅(此时新夫妇二人已更衣为西装)。这时灯光全暗,只有一点烛光随着他俩移动,在司仪的引领下,他们依次将我们每张桌上的蜡烛引燃(席面上,我们每张桌子也都事先置放着一支大蜡烛)。后来听女儿解释说:这其中的含义是生活要追求光明,俩人要同心去点亮生活前程。每当点亮一个桌面时,便响起一阵掌声,点几位年轻人的桌面时,点的时间很长,且火花四溅、噼啪作响,原来是新郎的同事在蜡芯处滴了些冰咖啡水,以此增添乐趣,也预演着追求生活光明的不易。当点亮最后一个桌面,全场灯光一起大亮,也预示着婚礼进入了高潮,这时场上的氛围也随便了起来。几位年轻人纷纷与新婚夫妇合影,比较熟悉点的也开始相互敬酒。我与爱人则按中国的传统习俗在司仪助理的陪同下,依次给客人们敬酒。

        有一些情节我至今难忘:我们中国家属的席位在正中,宴会时,所有经过我们席位的日本人,都微微地鞠躬。这,当然是日本人注重礼节,但,我想也不一定全是……还有,每逢我站起,举起酒杯,向邻近的席位示意时,邻近的日本人也都纷纷站起,举杯回应……这,你可以说日本人很注重形体语言。但,我想也不一定全是……

        他们勤学、好胜;他们也仰攀、随强。

        而我们,日益强盛的祖国给予世界以震撼;并也给予我们所有走出国门的公民以满满地自信。

        婚礼准确地按照时间结束。与宴会开始一样,我们与新婚夫妇列队站在通道,这次是面向宴厅门,向离席的客人们鞠躬,并与几位已经熟悉点的客人亲切握手,表示衷心地感谢。

        或许这可能不是正统的日本式婚礼。后来,听女儿说:这确实不是正统的日本式婚礼,正宗的日式婚礼,是相当繁琐的。社会的发展,使得现在日本式婚礼,也如同我们中国现在的婚礼,融入国外尤其是西方的一些文化元素。

        门前大厅,几位熟悉的家属等在那里又一次与我们话别,女婿方的一位叔叔与婶婶一再要我们多盘桓几天,以便看看她们这里即将开放的“莎库拉”(日语谐音:樱花),虽然语言交流起来挺费劲,但也使得我们真切地感受到扶桑族民风的纯朴、细腻与真切。

        礼仪人员一直陪同我们换好服装,进汽车后关上车门才鞠躬告辞。

        回国后,有知己好友一再要我谈谈其感想,怎么谈呢?一场普通的涉外婚礼而已;要说感想也有,是国人都已经知晓的浅显道理:面对一个崇拜强者的民族,只有你强大了,才能获得他们由衷地尊重。

        还有,日本民族对古文化非常地崇尚。这些,给我留下极深的印象。其实,咱们中国的传统文化经络始终没有中断;而且比他们正统得多,我们也做了最全面地继承。在一些重要的祭祀典礼上,在一些重大的庆典活动上都展现得十分壮观,甚至震撼。但,我想:这些好的传统习俗、好的礼仪文化,最好渗透到我们的日常生活之中,能使其绵绵不息、源远流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