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夏和秋界线那么不明显,这不中午还像夏天,阳光毒辣辣的,路上,不敢走进白亮亮的光圈里。汗,冒了一层又一层。但随着时光悄悄地流转,秋还是姗姗而来。


风,不知何时由热辣辣而变得温润凉爽了,像一个撒着欢跑的小姑娘不知何时变成了矜持的少妇,端庄了,沉静了。树叶,仿佛经不起这一冷一热,那绿色不再晶莹,渐渐干枯,发黄。山川原野,阔了。有“沙场秋点兵”的意味,多了一种肃穆。万物,开始转入萧瑟了。


夜,凉了,空中有淡淡的云,丝丝缕缕,褐色,像山岚。杨树静静地站立,把清凉的风带到空旷的院子里,风里有桂花的香、带露的秋草的香。树影斑驳,在月光下摇晃,像瞌睡人的眼。回家的人卸却了一天的疲惫,懒散地让脚步任意凌乱,仿佛这样才能不负凉风。蛐蛐开始了鸣叫,它记得起白露和秋分,也许只有这秋虫,是最愿意让秋无限推迟,无限拉长的吧!


夜安静了下来,一切都睡了。


雨,终于由轻飘飘的细细的丝,淅淅沥沥的,渐变成哗哗的珠帘,挂在屋檐下,落在疏竹上,急促地敲打着窗,伴着悠长的笛声,把人带入悠远的梦境。早上,青石板小路被雨洗得清澈闪亮,三叶草上还挂着雨滴,将落未落。这盼望已久的雨啊,洗去了杂乱的思绪,只剩下了简约和精炼。


山,像涂上了各种颜料,红色,金黄色,绿色,暗黄,都在雨中保持最后的鲜亮。它们知道,不久后的一场西风,它们就会褪去各种色彩,落下,化入泥土。


水,更清澈了。水底的石儿鱼儿清晰可见。让人想起童年,想起家乡。


一层秋雨一层凉!那层凉,终于让人受不住了,急急地撤去了凉席,翻出长袖衣衫,瑟瑟地走入雨中。


这风,这雨,这凉,渐渐地让树、让山、让水褪去了色彩,像一个人由成熟而渐渐退隐。


退隐,让人想起菊,想起陶渊明,他是真的喜欢隐居。满篱黄菊,一壶老酒。


秋,也做起了隐士,它隐起了自己的锋芒,不再那么肆意和热烈,不再那么执着和炫耀。它隐藏起了自己的矫情,变得理智、从容、沉静。

看,那清亮亮的水,看,那高远辽阔的天,心,怎能不沉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