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     象          


咀嚼着季节琼花

畅饮着岁月苍凉

冰和霜把心肺冻伤

一只老象走在峭壁

把病痛和石子踩在骨头上


夕阳捉起迷藏

晚霞已隐身于黒夜

那高高的山岗

蓦然耳边归程枪响


老象眼里的笑铺满山顶

转身,扑进心中的月光

扑向父母先祖和

许多兄弟姐妹

现在栖息的地方

去相聚,去团圆

去把躁动的灵魂

安放


风中传来终老乌鸦

呜呜的哭泣

传来树叶撞地的声响

传来秋虫入土的悲鸣

哦!还传来风中桃花飘零

尽展风采的俏丽模样


老象都只是一瞥

就像看

白云在空中旅行

眼睛都没眨一下

顺着生命的夹缝

继续

前行,前行


一步一步步履蹒跚

踏碎着生命的炊烟

一步一步脚步踉跄

身体摇晃

踩碎着尘世的紛烦


曾经的愁与喜

悲与欢恩怨情仇

已封入生命相册

地球美景

四季灿烂

随轮回旋转


倒计时的生物钟啊

将老象带进象塚躺下

父母先祖的火立刻蹿入体内 

兄弟姐妹的血液

也开始在血管流淌循环

衰老病痛似已弃甲

惬意的笑涌上唇

莲花开

灵魂乘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