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2586188518446_爱奇艺.jpg秋天是我在四季中比较喜欢的一个季节,每当那湿热的夏风,在不经意间告别的时刻,进入秋季,我的心情也清爽许多;初秋的时节去赏荷,仲秋的时节在朗月星稀的夜晚,和家人一起举杯,在秋色将近的岁月,坐在湖边或者漫步在田野的阡陌间,目送秋叶,随秋风恋恋不舍地从枝头飘向远方。

  秋天的逝去让人不免有丝丝伤感,但是春华秋实的收获能让等待的心宽慰许多;飘零的落叶,在田野,在山间,在湖面,随风悄悄走向远方;叶落归根,总会让浪迹天涯的游子,想到远方的故乡和亲人,对于故乡的一山一水,远方的游子都有一种异样的情愫。而每次来到故乡,畅游云龙湖,更是在我心中掀起层层涟漪。

  云龙湖是古彭徐州的灵魂,与云龙山山水相依,一山一湖的相互映衬,让徐州这座帝王之乡,透过厚重的历史底蕴,又多了一份温情。这份温情,呼唤着远方的游子,早日归来。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每一次走进故乡的大地上,无论春夏,我总是要来到云龙湖畔,在这水天一色的世界里,或漫步苏堤,或静坐湖畔,或小憩水街,或雨中听荷·····。

  云龙湖位于徐州城区西南部,是云龙风景区主要景区,西连韩山,东依云龙山,南停大山头和猪山。真山真水,山清水秀,湖光山色,山水争辉。古往今来,徐州就有“一城青山半城湖”的美誉,而云龙湖,更是以“三面青山一面城”的天工自然美景,吸引了众多游子。

  北宋文学家苏轼知徐州时,情钟此湖,曾发奇想:“若能引上游丁塘湖之水,则北湖俨若杭州。”然而,苏轼空有此愿,遗恨千年,到了改革开放的今天,才变成现实。西湖娇滴,云龙湖秀丽;西湖温和,云龙湖庄重;西湖浓装,云龙湖淡抹;西湖幽深,云龙湖坦荡,所以 ,二者结为姊妹湖,大文豪苏东坡从中牵线,居功甚伟。

  1572585925108508_爱奇艺.jpg云龙湖的美,只有从春夏走到秋冬,才能领略到她的美丽;春天里,云龙湖东畔,十里杏花,美不胜收,再有春雨挥洒,春风摇曳,湖面凋零的杏花,便随涟漪摇曳;夏日里,来到云龙湖畔,走进水街,坐在酒吧露天的长椅上,看莲蓬摇曳;“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这样的精彩一瞬,要让浮躁的心静下来,才能欣赏到。秋日来临,三面青山,层林尽染,枫林如火,山的美在湖里,湖的美在秋风荡漾的情怀中,难怪连大文豪苏东坡都不禁发出赞叹“堤边尽是垂杨柳,不比杭州少一湖”。云龙湖的冬天,更是别具一格,青松傲雪,苏公塔影,长堤雪月,皑皑白雪遮住青山,而云龙湖如一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这湖光山色中。

  云龙湖三面青山,叠翠连绵,烟波浩渺,一年四季,景色各异;但是,对于云龙湖的秋,我有一种独特的情结,这里的一山一水,一木一叶,都能让我心绪难平。记得八年前的一个秋季,瘫痪病床多年的母亲又病情加重,住进了徐州矿务局医院,而我也从山东赶回徐州,在病床前陪伴母亲。看着曾经整日忙忙碌碌,走路风风火火的母亲,此刻,面容憔悴,精神萎靡,躺在病床上已经不能言语,我的心有说不出的难受,唯一能让我感受到娘亲心中恋恋不舍的,是娘亲用力握紧我的手,眼中透露出的幸福。在家人的细心照料和治疗下,母亲可以出院了,和父亲商议一下,我决定带领刚出院的母亲和年迈的父亲,去云龙湖赏秋去。

  说是云龙湖赏秋,其实,母亲只能在轮椅上看了。从苏堤远眺青山到湖西赏枫叶,从南湖赏荷,到云龙山脚下,任由垂柳撩拨着这片刻宁静的岁月。尽管把母亲从车里抱上抱下,比较麻烦,但是,我愿意在这样时刻,守望在母亲的身边,陪她多走过几个秋季。

  1572585958700858_爱奇艺.jpg云龙湖有十八景,一年四季,美不胜收,“桃霞烟柳、杏花春雨、荷风渔歌、苏公塔影、石壁留踪、寒波飞鸿、沙岛渡闲、云湖泛舟、湖光灯影······”,赏完这十八景,既需要春夏秋冬的轮回,也需要随着岁月的年轮前行;面对拥有的岁月,总是慨叹时光的漫长,常常于不经意间,让她从指尖滑落,那份流失的亲情,那份我们曾经触手可得的相守,却已经不再。尽管我曾暗暗下决心,要好好守护娘亲,要带她看尽云龙湖十八景,赏尽她的春夏秋冬,但是,多病的母亲还是在这个冬天,离开了我,云龙湖的这次赏秋,成为我陪伴母亲的最后一次旅游。

  也就是在三年前的初秋,我回到阔别多年的故乡-徐州定居,这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让我魂牵梦绕,赏尽春夏,看罢秋冬;在这样风轻云淡,秋风萧瑟的季节,我常常独自漫步在云龙湖畔遐想,远山的枫叶又红了,湖面就像一幅展开的山水画,风依旧,残荷秋殇,小桥在,垂柳弄水,朗月昏淡,一个人独赏这份秋色,只是再也看不到母亲的轮椅,父亲蹒跚的脚步,泪眼里的云龙湖畔,留下我无尽的懊恼与遗憾。

  秋风迷离了我的双眼,环云龙湖畔而行,看尽湖边的秋色,偌大的一个湖面,不免让人有些怅然,此刻,走进南湖水街,去体会一下江南水乡的小桥流水,更是别有一番景致。夏天太热,春寒料峭,冬天又太过萧条,所以,秋天来小南湖水街,更能体会到江南水乡的情调。你可以在小桥上倚栏远望,也可以在木栈道边与秋荷拥吻,还可以漫步园中闻丹桂飘香,累了,便在酒吧的靠窗处,浊酒一杯,想想人生,发发慨叹,度过短暂而美好的秋日时光。

  1572586015546933_爱奇艺.jpg云龙湖景色美不胜收,历代的文人墨客无不为之倾倒,诗词歌赋赞不绝口,而曾经的云龙湖并不是现在的景象。据云龙湖的《圆梦园记》碑载:“云龙湖原为一环山负郭之洼地,其形如簸箕,故名簸箕洼。簸箕,乃三面有帮一面缺口,百姓簸麦簸米去糠瘪之粒的家庭用具。历史上的云龙湖,常因黄河决堤,给周围的百姓带来了不少的灾害,旱涝不保。苏东坡做徐州父母官时,曾经有个心愿,要治理好云龙湖,无奈,那个朝代,苏轼空有一腔为国为民的情怀,却难以施展。而今,党和政府全力打造开发云龙湖风景区,辟馆建塔,筑岛修路,植木艺卉,精心装点,遂使云龙湖剖石见玉,光彩照人,成为一处综合观光的旅游风景区,一条玉带般的湖中路,把湖面分成东西两湖,石桥鉴通,垂柳两岸,草坪似毯;漫步在这样云龙湖畔,我想这是苏轼可能永远也想象不到的。

  一个匆匆的过客,是无法体会到云龙湖真正魅力的;所以,苏轼才留下这样思乡的诗句,“天涯流落思无穷,既相逢,却匆匆”,纵然是这里的景色再美,他也只是一个匆匆的过客,为官一生,四处飘零,这是一种无奈,“仰看白云天茫茫,歌声落谷秋风长”,醉卧东坡石床,云龙湖畔的秋色再美,毕竟,这里不是自己的故乡。

  “明月如霜,好风如水,清景无限”,夜色将近,云龙湖的秋色,让我沉醉在故乡的湖光山色里,暮色中,好像又看到父亲蹒跚地推着轮椅中的娘亲从湖畔走来。我沉浸在云湖湖畔的暮色里,任凭秋风抚慰,我久久不愿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