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我从桌子里翻出了几枚五角钱的铜币,于是想把这些零钱用掉,省得浪费了,傍晚时分散步走到小村旁边的商店买东西,这小店没几次开门迎客的,每天散步路过经常看到关着门,生意清淡得很。小店老板见我进店,便带着笑容起身问我买什么?我看了看,挑上一件商品,准备付款时,小店老板见我手中拿着的几枚五角钱的硬币,有些不悦地说道:“我这里不收这种硬币。”他脸上的笑容也一下僵硬了,此时的空气中也有些僵硬的气氛。我纳闷了,这不也是钱了吗?怎么就不收了呢?还有一回在菜市场买菜,买上菜付钱时,算算菜钱,刚好有零头二角钱,翻开钱包,钱包里还躺着两张一角钱的纸币,于是递给那菜农,那菜农接过二角纸币,看都没看,一下就给撕了,重重地往地上一扔,丢在那脏兮兮的地上零碎一地,看着她那潇洒的撕钱姿态和辛苦劳作黝黑的脸庞和干农活的手,我不竟有些叹惜。我可怜了那二角钱,刚出我的钱包就是这么的下场。那不也是钱吗?招谁惹谁了?

  如今,一角二角五角钱都不算钱了,根本别说一分二分五分,一元是最低起步。一角钱的硬币纸币掉在地上,谁都懒得弯腰去捡,这也算是时代进步了的标志。我们小时候的存钱罐里,都是一分二分五分地积攒起来,小时候一分钱还能买两个雪里松糖呢。后来一角钱能买上一个糖算不错了。租书摊上看小人书一分二分的,一本小人书也就几角钱,那时候元这个单位的钱就算大钱了,开学报到读书上学也就几元钱。大家都会唱这首儿歌吧,“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把它交警察叔叔手里边,叔叔拿着钱,对我把头点,我高兴地说了声,叔叔再见。”现在有谁别说捡到一分钱,就是一元几元几十元的去交给警察叔叔,会被人家说有病,浪费资源了,有谁还会去找失主呢,现在在人捡到钱,都会自然而然地收入自己的囊中,除非是数目众多。现在超市里也不怎么找一角两角的零钱,要么给上你一两个糖。去菜场里,都是抹掉零头,或者四舍五入。大家都有这种感觉吧,现在一张一佰元钱散开的没几下就没了,一件衣服成百上千上万,一点都不心痛,习惯了。一套房子动辄几十万上百万,以前根本不敢想,现在敢想敢做了。现在的钱不怎么经用了,你有多少都能一两下花掉,我们的购买欲望太强了,双十一剁手节也快到了。那时候万元户戴红花上报纸,现在百万元户千万元户都不算啥了,这时代发展太快了。在上高中时见到有一同学在书本上写着立志要成为百万富翁,我想这个时候他大概也积累了百万财产了吧,但是富翁就算不上了。

  特价上涨、通货膨胀、生活得好了、物资丰裕了、有钱了,可能就是看不上这零头小钱的原因吧。但也不能作贱这零头小钱。孰不知这些零头小钱正是财富积累的开始。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滴水汇江海,粮食也是由一粒一粒堆起来的,财富也是由一分两分一元两元积累起来的,任何的汗水和付出,都是积少成多,都不能由自己作贱了,看轻了。只能说我们太有钱了,这一点小钱算什么,不在乎这一点小钱。如果我们看不起这些小钱,也是忘本了,作贱自己。

  我们该怎么看等这些零头小钱呢?这些零头小钱,也该有个好的归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