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天目山,远行的人都回来了

   

我和你的行程多么相似

我们用眼神交谈即将抵达的天目山

交谈二O一六的春天,低低的云朵,黛青色的灌木丛

一些修行的鱼。奔跑的火车。提前红了的枫

交谈从前青涩的时光,以及那些虚构的剧情

   

山的骨骼在移动。我在峡谷里安置风

安置身影,安置飘飞的心绪。安置

一些向往的事物。我在烟云居的屋顶种满鸢尾、马缨丹

天将黑时,我在池塘里孵化黄月亮。水边

几朵蓝莲花,正私语窃窃

   

我已化身为雪

纯粹而悠然,朴素而叛逆,简洁而含蓄

我的朋友不说话,山竹不说话,清泉不说话

像夜晚缤纷的星辰

只能用静谧的眼神和他们交谈

   

注:烟云居为流年社团特邀诗人黄晓华于天目山的住所

   


○ 在禅源寺,爱上月光下的一朵莲

   

禅有源头

木鱼在雪的躯体上洇染一朵莲

莲花的纹案是一张清愁的脸

月光坠入梵唱的河流

经文摇晃,谁的叹息,随风潜入寺院的回廊

   

不要去打扰一个沉睡的人

我的热爱,不能守护一朵普通的莲花

向禅源寺多看一眼,就多一次疼痛

穿过时间就是灰烬

——一个诗人写下的句子

在千年前的那个雪夜,在禅源寺的屋檐

   

总宠溺一朵雪,这多么危险

雪那么冷,不如去抚爱一朵莲

我多么熟悉它,此刻,却无所适从

禅房的门斜开,一些影子不请自来

一滴泪水砸碎钵盂,风啄破纸窗,禅门关上

谁在月下吹箫,作别天目山的安澜

   

  

○ 在潭心谷,照见尘世的繁华与安宁

   

潭心谷的湖水照见南天目的竹林,以及

水下修行的鱼,照见我的下半生

照见从千佛山滚落到谷底的石头

   

“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

有人临摹王羲之的小楷,将诗句写在黑色的木牌

湖边,有佳人临水照花,一袭白裳,泠然出尘

一株佛柳在低头的瞬间,瞥见春天的细腰

我要在潭心谷谷底,寻一片沙地,种上芍药、指甲花

   

黄昏还没来,唯有你的吟诵

让我安宁。唯有水的流动,你的呼唤

让我沉湎。“雪,雪,雪——”

空谷如此寂寞,我的指甲爬满青苔

一夜衰老的人,是我

   

雪的声音在夜里流淌,除了天目山

没有人听得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