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长假,大林在乡下教学的父亲,来到城里与儿孙相聚,享受短暂的天伦之乐和城里的舒适生活。

       这天中午,大林开车从外面带回来一台手提式自助洗车器。一家人询问了价格、用途后,都夸赞:方便,省钱,物有所值。

       午睡的时候,父亲闲着没事,坐在客厅里按照说明书,对实物进行了组装。父亲是教师,咋说也算是有文化的人。安装完成后,对照说明书反复阅读两遍,就弄明白了使用方法。

       父亲背着洗车器轻手轻脚地下楼了。他打算试试洗车器,顺便给儿子洗洗车。来到楼下,看到并排停放的两辆白色轿车,父亲为难了:平常大林开车回家,就知道是白色轿车,根本没有注意车的标志和车牌号码。现在两辆车,一个车标是VW,一个车标是三个子弹头,哪辆是儿子的车呢?围着两辆车掂量再三,凭着模糊的印象,父亲选择了VW,于是开始喷水、洗车。

       半小时后,大汗淋漓的父亲,准备收拾东西上楼时,一位年轻的小伙来到车前:“大爷,您老农村来的吧?”

     “是啊,你怎么知道的?”父亲很诧异。小伙子上上下下、前前后后打量了一下父亲,诡秘地说:“大中午的这么勤劳,城里老人做不到,哈哈,您说是吧?”小伙子轻蔑的眼神,奇怪地笑声和嘎巴人的话语,让父亲很不高兴。

     “我农村来的和你有什么瓜葛,你的祖辈架不住也是农村出来的;我洗车和勤劳有什么牵扯,我是为儿子服务的。”

     “咋说话呢,谁是你儿子?”小伙子一脸的不高兴,不过也没继续发作——他把父亲当成洗车赚钱的主了。略微停顿片刻后,小伙子从手包里拿出一张10元钱递给父亲:“行了,你也不容易,买包烟吧!”

       父亲愣住了:“你……”“不要嫌少了,洗车行才15元。”说完,小伙子打开车门上了车。

       父亲懵了:不知道小伙子为什么给自己钱,而且还稀里糊涂地坐上了自家的车。他撂下洗车器就去拉驾驶位车门:“你要往哪走?”

       小伙子这回真的生气了,对着父亲横眉立目:“怎么的,10元嫌少吗?”说着从手包里又扯出5元甩给父亲。“我又没让你洗车,是你自愿给洗的,看在你是农村人的面上,给你点辛苦钱,不然一分不给!”

        父亲气得脸色铁青,用颤抖着的手指着小伙子说:“你,你说什么?你怎么开我家的车?”

        这回轮到小伙子懵了:“你说什么?谁家的车?”

      “我家的车!”父亲用肯定的语气大声说。

       这时旁边已经围了几个人,楼上窗口还有人趴着往下看。小伙子用手指着车和父亲,对围观和趴窗口看热闹的人说:“哎,哎,各位邻里父老,你们听听啊,我的车怎么变成他家的了,你们说,他是不是找扁啊?”说着,就抡起了拳头。

     “咋回事?”小伙子和父亲的吵闹声,把大林弄醒了,赶紧跑到楼下拦住。

        小伙子认识大林,转身对大林说:“大哥,这位农村老人,没经过我同意给我洗车,我认了,掏钱,这样还不行,说车是他家的,您说他不是欠扁就是精神有毛病吧!”

       大林听了,脸刷地红了。“不好意思,误会,这是我父亲。”

       小伙子愣住了,大林接着说。“我刚买回来的手提式自助洗车器,老人闲着没事试着用用,没想到洗错车了。”

       洗错车了?父亲尴尬地愣在车旁,双手下垂,满脸通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