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口市住建局负责棚户区改造工作的军转干部周荣,自市政府2015年启动棚户区(城中村)改造以来,一直战斗在为人民群众孜孜以求的安居梦第一线,为海口城市建设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不懈努力和辛勤付出。先后荣获海南省委、省政府“百日大会战先进个人”,海口市“优秀共产党员”称号,并做客电视台讲述“棚改人”自己的故事。

       缘识周荣

       认识周荣,缘于一次户外活动。

       海口有一个比较活跃的户外运动QQ群,叫“带你走天涯”。群主“黑子哥”,本名王爱国,是周荣的战友,转业在省政府某部门。海南省社科联2013年召开社团组织负责人会议时,王爱国与我同居一室。他不仅是我的湖北老乡,还同为海南省作家协会会员。在参加群组织的“文昌木兰湾徒步环保活动”时,王爱国照例介绍新群员,得知我供职《高尔夫旅游》杂志,一位脸型酷似某位国家领导人,穿着军便服的精干男子主动与我打招呼:“我叫周荣,网名‘一只小小鸟’,南航部队的。你们的杂志办得不错,每期我都收到了。”周荣不管走到哪里,都是活跃分子,唱歌、表演样样精通。我后来参加“带你走天涯”QQ群组织的诸如周年纪念等几次活动,基本上也都是他在充当主持人的角色。

       去年,我参与发起的“诗绣海南”采风活动走进农垦红明农场,周荣也参加了。海口市作协常务副主席彭桐向农场领导介绍采风团每位成员时,才惊讶地发现他是我家丫头的顶头上司。此前,我们虽也碰面,但大多只是寒暄。后来,他相继加入了海口市与海南省作家协会,我们便利用参加省、市作协与文朋诗友的新书发布、研讨会及采风、文化大讲堂、节庆或纪念日等活动的机会,经常在一起探讨文学。再加上丫头是他的下属,渐渐地,我对他有较为详尽的了解。

       贫寒学子

       1973年,周荣出生在苏北一个贫穷的村子,姐弟4人、一家三代10口,住在3间破瓦房里。由于经常吃不饱穿不暖,日子过得十分艰难。他母亲在做饭时,总是将仅有的一点点米包在纱布里放到锅里煮,吃饭时再将纱布里的米倒在他和哥哥的碗里,自己则喝着薄薄的稀汤,脸上却露出疲惫满足的笑容。在这种情况下,家里无奈只得把年幼的他寄养在外婆家。那时,他虽然懵懵懂懂,却非常渴望能住上大一点儿、好一点儿的房子。因为只有那样,他就不用和家人分开了。

       周荣上学读书后,为了生计,全家都做起了袜子加工。绣一只袜子一毛钱,他也就学会了绣袜子,业余时间都花在这上面。由于很少温习过功课,也没怎么做过家庭作业,导致底子薄、学习成绩差。初中时,他的作业本上常常尴尬地“大红灯笼高高挂”。

       为了增加家庭收入,有一次,他父亲决定将家里的晒干的稻草拿到造纸厂去卖。那次,天还没亮,他和就父亲拉着装满稻草的木板车前往造纸厂,二十多里的路走了六七个小时。一路上,看着父亲近似佝偻的背影,他的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泪水在眼里打滚。稻草拉到造纸厂,他和父亲已经累得快不行了,可换回来的却是少得可怜的一点点钱。

       尽管家境贫寒,学习成绩差,但周荣十分珍惜这来之不易的读书机会。他父亲当着他和哥哥的面说:只要你们好好读书,我就是砸锅卖铁,将房子卖掉也要送你们上学!父亲的这句话,始终影响并激励着他和哥哥,不懈地寻找成功的道路。

       有了副业的支撑,周荣的家庭经济状况逐渐好转,翻建了瓦房,住房条件也有了改善。

       考高中时,周荣名落孙山,父亲咬牙给他“买”了个高中读。在父亲的期盼中,他第一次背井离乡,第一次乘坐汽车,第一次独自到外地求学。三年的高中的生活,对周荣的人生起到了重要作用。他不仅学会了独立生活、增长了知识,还开阔了眼界、锻炼了自己的能力。遗憾的是,高三预考时,他不幸以几分之差,失去了参加高考的机会。

       三年苦读,换来的却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一江春水向东流”。沮丧不已的周荣,默默地背起行囊,回到了家乡。眼看“望子成龙”的梦想破灭,父亲什么也没说,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之后,周荣自己找了一家化工厂上班。

       投身军营

       1993年的冬季征兵,让周荣看到了改变命运的曙光。

       经过严格的体检与政审,周荣终于在领了两次微薄的工资后,盼到了梦寐以求的入伍通知书,结束了两个多月的工人生涯。用他的话说:不是化工厂炒了我,而是我炒了化工厂的鱿鱼。

       周荣的父母知道,儿子当兵,等于迈开了“鲤鱼跳龙门”的第一步。他们把儿子送到市里,陪着新兵们在征兵站领取了衣服、被子等装备。晚上,新兵们在房间里睡觉,他们则与其他给新兵送行的父母一样,将就着在走廊里呆了一夜。第二天,新兵们坐上汽车离家奔赴军营,周荣在车子驶离家乡的那一刻,看着车窗外的父母,泪水禁不住肆意地流了下来……

       周荣所在的新兵团在山东胶州,而新兵连则在偏僻的农村,条件艰苦。未来三个多月的训练,他们要在军营这个大熔炉里淬炼成钢,完成从一名社会青年到军人的根本性转变。

       周荣的运气很好,第一天到新兵连,排长说他长得很像自己的表哥。接着,便任命周荣为新兵班长。新兵训练结束时,他获得了军旅生涯的第一个荣誉─“嘉奖”。

       分兵之前,上级机关先过来挑兵,连长推荐了周荣,与他一起接受挑选的还有好多新兵,但最后只有他和另一名江西籍的新兵被挑到了青岛某军级机关后勤部。

       青岛是个不错的海滨城市,周荣分到机关后勤部后,先是在办公楼站了十几天的岗,然后便被确定为部首长的公务员,为部长、政委、副部长三位首长服务。部首长的办公室,是一个挺大的套间,里面有三个首长的办公室,还有小会议室、会客厅、洗手间等。他的工作,便是与首长一起上下班,负责办公室的卫生、接待和会议保障。

       在一年的公务员工作中,周荣的工作环境优越,接触的都是首长和领导,可以说长了见识。他曾写了两篇关于当公务员的感受,分别在老家的《泰兴报》副刊头条和驻地《青岛青年报》二版发表。

       当兵三年,周荣学会了汽车驾驶,还干了半年的炊事员。第三年参加军校统考,意外地收到了驻安徽的解放军某学院的录取通知书。

       在农村,考上军校是一件很光荣的事。周荣到军校报到前,特地回老家呆了三天。父亲闻讯,一扫儿子当年没有考上大学的阴霾:考上了军校,就等于成了军官,意味着“鲤鱼跳龙门”成功。于是,扬眉吐气地在家里大摆宴席,并邀请电影放映队在家门口放了一场电影。亲朋好友得知后,也都纷纷跑来祝贺。周荣见状,乐得合不上嘴,比做了新郎官还高兴。

       进入军校后,周荣家的生活条件有了较大改善,翻建了4 间三层的楼房,终于圆了一家人的安居梦。

       周荣回忆说,军校的生活比较充实也比较单调,充实的是自己可以写写新闻报道、搞搞文学创作,可以泡泡图书馆,可以周末看一两场电影,还可以参加学校的吉他队。那时,他在驻地和老家的报纸上发表了不少文章,还担任了模拟连副指导员,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被评为“优秀学员”。

       经过几年军校的历练,周荣毕业后被分到了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海南岛。那时的海口市,到处都是半拉子工程,房价几百元一平方米,城市远没有现在发展得好。但椰风海韵的南国风情,让他一踏上海口的土地便喜欢上了这座城市。

       周荣先是分在某雷达部队的汽车连当排长,一杠一星,少尉军衔。两年后晋升为副指导员,到海南下面县市的一个雷达站任职。此后的三年中,他一年任职一家雷达站,干了两年副指导员后被提升为指导员。

       2003年12月,周荣被调到某军级机关教导队,晋升为副营职副队长。然后,又被抽调到机关小车队任教导员。这一干,又是三年。

       2008年过完国庆,周荣调到军机关上班,任宣传保卫干事。三个月后,任机关政治协理员。一年后,由于工作出色,被评为“十佳优秀机关干部”,提前晋升中校副团职。

       周荣先后在海南海口、定安、万宁、乐东的部队待过,每到一处,都注重为第二故乡海南尽一份力,为地方学校军训、跟地方政府一起举办晚会、经常去慰问孤寡老人,捐助失学儿童。同时,还获得了海军航空兵“优秀青年工作干部”、解放军报“优秀函授学员”、南海舰队航空兵“学雷锋先进个人”“优秀党务工作者”“优秀四会政治教员”“优秀共产党员”“十佳优秀机关干部”等称号。还因新闻报道工作突出,被荣记三等功。

       周荣说,回忆在海南的军旅岁月,历历在目,恍如昨天。那些美好的军营往事,深深地在他心底打上了烙印。

       致力“棚改”

       2013年,周荣从南海舰队航空兵部队转业时,许多亲朋好友都劝他回老家江苏发展。但思前想后,他还是选择留在海南。周荣说,尽管江苏很发达,但他已深深地爱上了海南,爱上了海口这座城市。

       带着对海南的眷恋和挚爱,周荣转业到海口市政府,负责全市棚改项目和市政房屋征收项目的概算审核。

       棚户区改造工作是民生工程,为了干好棚改工作,周荣努力在提高自身综合素质上下功夫。刚转业就遇上了海口市大规模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让他压力剧增。负责项目审批,必须要熟练掌握征收政策。一开始,他办理的文件,都被领导来来回回修改几次,曾经在部队里的自信消失了,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好。有一天晚上,为了整理一个材料,他在办公室熬了一夜,却毫无头绪。对工作的无力感,让他产生了换岗重来的想法。但想到自己曾经是一名军人,军人的作风不能丢,不懂可以从头学,向领导和同事请教。“世上无难事,只要脸皮厚”,那段时间,他拼命地学习,虚心向同事请教,终于掌握了政策,熟悉了审批工作流程,看到领导满意和赞许的目光,他知道自己已经进步了。

       2017年,海口市推进东西双港驱动战略,美兰国际机场二期项目和海口新海港项目加快建设。同时,继续深入推进“双创”(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和国家卫生城市”)工作。棚改和市政征收项目很多,工作特别繁重,开会、审项目、下工地检查,几乎是家常便饭。有一次,周荣发现同事小王因为压力过大偷偷地哭了,虽感同深受,却也只能是开导几句。繁重的工作,让他必须收拾好心情继续投入工作中,无从顾及其他。

       2017年国庆前夕,主管市领导要到别的城市考察,周荣手上的项目急于审批。为了赶在领导出发前签批成功,他跑到市领导办公室等候,并跟秘书保持联系,终于在领导出发前签批完成。接着,他又紧跟办公厅发文,一直忙到晚上10点多才将批复发回区里。闲下来的时候,他发现这样的“紧急作战”,已成为工作里的常态。

       2018年4月13日,海南被批准建设自由贸易区(港),周荣和大家一样,心情非常激动。为加快海南自由贸易区(港)建设,他于5月8日陪同市领导到杭州考察,上午去晚上回,在杭州马不停蹄的考察了三个项目,并与杭州市政府进行了座谈。他既要对接杭州市政府工作人员,又要全程协调考察活动,时间紧急任务繁重。在回海口的飞机上,他渴得连喝了三杯水,才稍微得到缓解。晚上两点回到家,又连夜赶写考察报告,实在困了就睡了一个多小时,第二天上午将考察报告交到了局领导手中。

       作为海口市的“棚改人”,周荣参与了海口市大规模的棚户区改造工作。海口市从2015年起,启动新海、红城湖、龙歧、面前坡、坡博坡巷等17个棚户区(城中村)的改造,涉及征收土地面积7297.2亩,房屋面积715.39万平方米,投入征收补偿资金676.26亿元,惠及4.37万户11.6万人。而这每一桩每一件,都凝聚着周荣和同事们的心血。因在“棚改”工作中成绩突出,他先后荣获海南省委、省政府“百日大会战先进个人”,海口市“优秀共产党员”称号。

       周荣说,看到一栋栋新建回迁安置房拔地而起,一个个城中村面貌日新月异,他不由得想起了唐朝诗人杜甫《茅屋为秋风所破歌》中的“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欣喜为人民群众孜孜以求的安居梦,贡献了自己的一份力量。

       接受电视台的专访时,周荣说:我知道自己的余生,将要奉献在海南岛这块热土。虽然我力微势薄,但作为曾经的军人、一名共产党员,必须有一份热发一份光,为把海南建设得更加美丽更加美好而努力奋斗。祖国在不断强大,我的工作和生活也日渐美好。我的心中,涌动的是一份感恩与感动。择一城终老,海口,我已离不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