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1887590680332.jpeg


       旅游胜地维谢格拉德


       午餐后,我们离开埃斯泰尔戈姆,前往维榭格拉德市参观。汽车沿着多瑙河畔奔驰,湛蓝的多瑙河水碧波荡漾,渡船、货船穿流而过,好一派繁忙的景象。不到半个小时我们就到了维榭格拉德市。

       维榭格拉德市是一座历史名城,古罗马时期就是一个军事要地,并于四世纪修建了城堡。后来,哥特人、日尔曼人、亚沃尔人先后在此定居。匈牙利开国国王圣伊斯特万时期,维榭格拉德是王室城堡,1241年蒙古人入侵后被焚毁,贝拉四世国王夫人于1250—1258年间重建了城堡,成为匈牙利全国的名胜,在欧洲也享有盛誉。1320年罗伯特·卡洛伊国王在山下建造王宫,成为匈牙利国王的行宫之一。具有纪念意义的是,罗伯特·卡洛伊国王于1335年邀请波希米亚国王和波兰国王,在这座小城举行了“维榭格拉德会议”,建立了第一个中欧政治和贸易联盟。时隔600多年后的1991年,匈牙利、波兰和捷克斯洛伐克领导人再次在维榭格拉德会晤,并签署了著名的“维榭格拉德宣言”。维榭格拉德因此是一座具有政治意义的城市。马加什国王统治时期,维榭格拉德达到了辉煌的顶峰,马加什国王的王宫有350个房间,有一个用红色大理石建成的喷泉。

       城堡在土耳其统治期间被毁坏,后来又被从山上塌方下来的水土所埋没,以致长期只能从历史的文字记载中才知道它曾经存在。1934年起开始挖掘,首先出土的是王宫庭院,庭院当中是马加什国王按意大利模式定做的文艺复兴风格的海格拉斯大力神井的残余,在红色大理石井的侧壁上刻有赞助者的图徽。在国王御所附近的小花园里,有用狮子头形作墙壁装饰的图案。有意思的是王宫的建筑风格具有两重性:宫殿主要是哥德式的,但有关马加什国王的各类装饰则体现了意大利宫廷艺术家们的文艺复兴风格。

       从城堡山上的王宫遗迹鸟瞰多瑙河湾,风景如画,从这里还可以看到多瑙河对岸伯尔热尼的山峰和纳吉毛洛什市具有中世纪风格的民房。


避暑胜地圣安德烈


       走下维榭格拉德古城堡,我们驱车前往圣安德烈。圣安德烈,匈牙利人又称多瑙河湾南大门,而中国人则称之为“山丹丹”,是多瑙河湾一处著名的旅游景点。这里风景秀丽,是避暑胜地和水上运动中心。

       这里早在石器时代就已有居民痕迹,曾有伊利里亚人、凯尔特人、罗马人等在此居住。14—17世纪,塞尔维亚人为了躲避奥斯曼帝国的迫害来到这里,在这里建立了教堂,至今仍然有几个东正教教堂,使这个城市以独特的塞尔维亚文化而著称。我们在城里参观时发现,城里的街道、尖塔、商店、招牌等都有怀旧的意味。城里众多的教堂反映了圣安德烈文化、种族和宗教的多样性,而最吸引我们的地方是迷人的地中海式建筑。城市中心广场上有一个商人募捐建立的东正教双十字架,建于1763年,上面的 “四”字表示以正当的手段获得财富,铁锚则是运气的象征。

       圣安德烈天气宜人,风景优美,是匈牙利著名的避暑胜地,近几年来又在围绕城市的山坡上修建了许多周末度假屋。旅游旺季时,大批旅游者涌来,享受大自然赋予的阳光和空气。

       圣安德烈不仅是一个旅游胜地,而且还是一个著名的艺术城市。早在19世纪末,许多匈牙利画家涌向这座风情别致的小城市。20世纪初,匈牙利著名的现代画派艺术家佐贝尔·贝拉倡议在圣安德烈建立艺术村,吸引了大批画家,成立了圣安德烈画家协会。现在圣安德烈艺术画廊展示着这个城市现代派画家们的作品。日益增多的博物馆为越来越多的旅游者提供了丰富的文化内容,使他们充实地渡过旅游时间,其中最受人欢迎的是民间陶瓷艺术大师科瓦奇·玛尔吉特博物馆。另外,圣安德烈造就的作家和戏剧艺术家在匈牙利也是有名的,一年到头在这里举办的展览、艺术节和各种演出接连不断。如果讲艺术氛围,圣安德烈是匈牙利独一无二的。

       然而,最吸引我们的是出售各种各样艺术品和当地特产的商店,商品琳琅满目,店主热情好客。可能近些年来来圣安德烈旅游的中国人多了,不少店主还会用简单的中文与我们交流,推销商品。个别店主甚至还敢和我们讨价还价。


英雄古城埃格尔


       迎着朝阳,我们驱车前往埃格尔。蓝天白云之下,茫茫绿野之间,一个个牧场,牛羊悠闲地吃着草,马儿自在地在跑,一派田园风光。

       埃格尔位于布达佩斯东北130公里处,坐落在碧克山西南的埃格尔河谷内,两侧有匈牙利北部高地最美丽的景区。前巴洛克式的建筑赋予了这个城市悠闲的地中海风格,著名的“牛血酒”和匈牙利著名作家卡尔东尼·格佐的史实小说《埃格尔之星 》,使埃格尔这座盛满英雄故事的小城闻名于世。

       早在11世纪时,匈牙利开国国王伊斯特万在这里建立了主教管区。1241年蒙古兵西侵,全城被毀后又重建,15世纪时成为匈牙利文艺复兴时期重要的文化中心。土耳其占领时又遭到严重破坏,直到18世纪得到全面修复。

1571798979787696.jpg

       (作者留影于古城埃格尔)

       到了埃格尔,我们漫步观赏这个小城市。从市中心到城市的每个角落,咫尺之间共有170多座受到保护的建筑和遗迹,特别是埃格尔大教堂,以及40米高、由100级螺旋型阶梯通到顶端的尖塔更加引人注目。现今城内古迹仅次于布达佩斯和肖普朗,有“匈牙利艺术珍宝”和“匈牙利雅典”之称。我们登上建于13世纪的埃格尔城堡,眺望这个古老而美丽的城市,红色的房屋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迷人。

       在这座小城中,最著名的古迹就是埃格尔城堡。在埃格尔城堡下面,有一个巨大的地下城堡体系。我们沿着弯弯曲曲的地道,参观了一小部分供游客参观的城堡工事。城堡体系比起我们抗日战争期间冀中平原的地道还要复杂多变。匈牙利人民为了反抗土耳其军队的侵略,全市人民都英勇奋战在这个城堡里,谱写了匈牙利历史上最具英雄气概的历史。

       埃格尔的“牛血酒”闻名于世。它是用优质葡萄酿制而成,经过长时间的密封保存,其香味浓郁芬芳,色泽犹如鲜牛血。

1571799036100909.jpg

     (“牛血酒”)

       关于牛血酒的来历还有一段传奇的故事。1552年9月,奥斯曼帝国的侵略者占领了匈牙利大部分领土后,以重兵把北部重镇埃格尔城团团围住,企图一举强占这个战略要塞,从而吞并整个匈牙利。当时,在城堡内的匈牙利军民不畏强暴,毅然同侵略者浴血奋战。在激烈的战斗中,勇士们为了增添杀敌的勇气和力量,猛饮红葡萄酒,以致染红了他们的胡须和盔甲。当侵略者看到这些胡须和盔甲皆红的勇士时,大吃—惊,连声说道:“不得了了!这些匈牙利人喝了牛血要拼命了,快跑呀!不然,他们就会像牛一样地把我们踩死!”侵略者就这样被所谓红色“牛血酒”吓得魂飞魄散。此后,埃格尔的牛血酒成为匈牙利人爱喝的名酒。 


茜茜公主酷爱的格德勒古堡


       告别埃格尔后,我们在返回布达佩斯的路上又游览了格德勒镇。在这宁静的小镇,有一座宏伟壮丽的古堡庄园掩映在万绿丛中。它原本是安道尔·格拉斯科维奇伯爵于1730年修建的一座城堡,1867年成为奥匈帝国皇帝兼匈牙利国王弗伦茨·约瑟夫的妻子茜茜公主多年生活的地方。小镇之所以闻名,是因茜茜公主而闻名。这位举世无双的王后,在匈牙利近代史上扮演了重要角色,她在匈牙利留下的美名远远超过其丈夫奥匈帝国皇帝费伦茨·约瑟夫。

       我们走进古堡的大门,迎面便是一座两层高的巴洛克式宫殿,平面布局与法国凡尔赛宫的布局正好相反,不是前凹后凸的马蹄形,而是前凸后凹的马蹄形。宫殿总面积17000平方米,宫内共有136间厅室,其中直接用于王室的房间有103间,是匈牙利最大的巴洛克式建筑群之一。建筑群的背后有一片大花园,碧绿如荫的草坪、随季节变化的鲜花、威严的塔松和茂密的森林把这个花园装点得绚丽而幽静。

       宫殿进口处有一个大厅,背后有一扇门通向那个大花园。几根坚实的圆柱支撑着大厅上面的天花板,象征着它的主人统治的奥匈帝国固若金汤。大厅两侧各有一道大理石楼梯通向二楼的厅室。

       我们沿着参观路线来到二层,二楼外室的左侧是个餐厅,摆着餐桌和餐具柜等。房间面积虽然不大,但是光线柔和,使人感觉非常舒适。从餐厅向左穿过一道门,便可进入奥皇弗伦茨·约瑟夫的居室。这里共有三间不太宽敞的房间,弗伦茨·约瑟夫不常来这里,平时这些房间是闲置的。与弗伦茨·约瑟夫的卧室相邻的为中央大厅。当年它是举办舞会和宴会的地方。造型巧妙的落地玻璃窗和豪华的巨型水晶灯是这个大厅的特有景观。  

       与中央大厅相接的右侧是茜茜公主的世界。那里有相通的客厅、书房、梳妆室和卧室等四个房间。茜茜公主居室的装饰色调均为充满梦幻的紫罗兰色,这是她最喜欢的颜色。室内的陈设很简单,没有珠光宝气,但那些名贵的油画、雕刻品和式样别致的家具无不显露出房主人在欣赏上的高品位,挂在墙上的那些生活照则给这套居室增添了几分温馨。茜茜公主当年曾不止一次地对人说,她酷爱格德勒古堡庄园,更爱格德勒的秋天,尤其爱看沐浴在金色阳光下的橡树林。

1571799125717770.jpg

       (作者留影于茜茜公主酷爱的格德勒古堡)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奥匈帝国解体,古堡庄园几易其主。1919年匈牙利苏维埃共和国的领导人住过,1920—1944年是匈牙利统治者霍尔蒂的休养地,1944年12月被德军占领,1945年以后作过苏军指挥部、军用仓库和养老院等。在此之间,园内的建筑物年久失修,原有的大量物品散失,1990年开始修复,如今格德勒古堡正在逐渐恢复其原有的风采。


著名风景区巴拉顿湖


       匈牙利朋友说,如果游客不到著名风景区巴拉顿湖玩一玩,匈牙利之行肯定雅兴未尽。巴拉顿湖区是匈牙利的旅游胜地,每年接待外国游客数千万人,素有“不游巴拉顿湖等于没有到匈牙利”之说。于是我们利用访匈的最后一天去参观美丽的巴拉顿湖。

       早晨,我们从布达佩斯驱车西南行,出城便进了高速公路。晨雾消退,阳光灿烂。路两边尽是绿树和修剪得整整齐齐的花木丛和草地。出了近郊,再前行便是一望无际的平畴沃野。不到两个小时我们便到了巴拉顿湖。

       巴拉顿湖是欧洲中部最大的湖泊,长为78公里,宽1.5至15公里,面积达596平方公里,平均水深为4米,最深处有11米。巴拉顿湖湖光山色诱人,是世界闻名的游览胜地。巴拉顿湖虽然不具有大海那样波涛汹涌的特点,但每当风和日丽的时候,碧波荡漾、白帆点点、白鸥盘旋,好似一幅动人的海滨风景画。湖上的气候有时也像大海一样变幻莫测。从大西洋吹来的西风气流能够越过山地直达湖面,使气温下降,产生暴风雨。原本风平浪静的巴拉顿湖顷刻间会风云骤起,雷电交加。因而,巴拉顿湖被赋予“匈牙利海”的盛誉。巴拉顿湖北岸群山耸立,树木苍翠,犹如一道绿色屏障;湖南岸宽阔平坦,形成欧洲最长的水浅沙细的湖滨,是良好的天然浴场。夏天,成千上万的旅游者涌向这里,享受大自然给予的阳光和空气。北岸的蒂哈尼半岛伸入湖心,几乎把湖面分割成两半。半岛高出水面约百米,古木参天,景色幽静秀丽。1571799232638591.jpg

      (景色幽静秀丽的巴拉顿湖)

       我们来到了湖南岸的一个小镇。这是湖滨几十个旅游点中游人较多的一个。林荫路两边是一排排漂亮的楼房和花园,这都是滨湖旅馆和一些单位、企业的疗养院。我们穿过一条街来到湖边,一眼望去,湖水烟波浩渺,远处白帆点点。

       我们沿岸散步,时而远眺湖面,时而喜弄湖水,顿感心旷神怡。湖边的游人,男男女女,袒胸露背,有的在湖边沙地上晒太阳,有的在草丛边钓鱼。人们都玩得自由自在。在那些僻静的地方,水边长满了各种花草和茂盛的芦苇。岸边的树林里,一对对情侣和老年夫妇漫步在小道上。在草地上,也有大人与孩子全家人在野餐。

       中午时分,我们来到专卖当地名菜巴拉顿鱼汤的饭馆。这家饭馆很像农家院落,檐前有凉棚瓜架,门边还挂几串红红的辣椒。鱼汤是用巴拉顿湖里的活鱼制成,盛在精致的玻璃皿里,放了些辣椒和番茄汁,吃起来鲜美可口,别有风味。午餐后,我们还游览了历史古城白城和矿泉水之城巴拉顿莱德。

       匈牙利之行虽然只有几天,但她那悠久的历史,旖旎的风光以及匈牙利人的热情好客,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美好的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