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铁喜欢钓鱼,退休后经常到郊外鱼池垂钓。

        一天上午,老铁刚刚布好渔具、钓饵,老婆就打来电话了。老铁十分的不悦:“刚坐下来就追魂,能不能消停点?”

       电话那边,老婆温和地说:“老铁啊,回来吧,孩子他老舅中午来家做客。”

       听说小舅子要来家里做客,老铁缓和了口气:“好,好。”猛然间,鱼漂动了动,鱼咬钩了。老铁顾不得再接电话, 嘴里“哎…哎”着就去捋钩。老婆以为老铁出了什么事情,对着电话焦急地呼喊:“老铁,老铁……”

       老铁钓上来的是一条3斤多重、头部畸形、一侧眼睛突出、尾部五彩斑斓的花鲢。

       老铁把鱼收进鱼兜后急忙抓起甩在一边的手机,这时老婆还在声嘶力竭地喊叫着。老铁喜不自禁:“老婆,没事的,刚刚钓了条大鱼,中午有下酒菜喽。”

       回到家里,老铁把鱼兜交给老婆就去客厅看电视了。

       老婆提着鱼兜走进了厨房,一会儿功夫又提着鱼兜出来了。

      “老铁,商量个事?”老婆十分温柔地说。老铁斜睨了老婆一眼,用居高临下的口吻说:“说吧!”

      “我想出去买菜,捎带着……”说到这,老婆用祈求的眼光看着老铁。

      “去吧,捎带买瓶好酒。”老铁继续看电视。

      老婆没有挪步,吞吞吐吐地说:“还有……我想捎带着把这鱼放生了。”

      老铁“呼“地从沙发上蹦起来:“我钓的鱼也放生?”然后,扳着手指头数起来:“这个月你放了3只鸽子、5只乌龟,都是在集市上花钱买的,现在……”

      老婆打断老铁的话,缓慢而虔诚地说:“老铁,放生呢,是对小动物的援助和帮助,是随缘、随喜。对鱼来说获得了二次生命,对你来说放出去的是烦恼,收获的是安心、健康……”老婆越说话越多,越说越耸人听闻。

      “好了,别啰嗦了,放生。”和往常一样,遇到这种情况,老铁总是用无条件地妥协来满足老婆的“善举”。想了想,又补充说:“别忘了买只鸡做下酒菜,要现宰的。”

      “好嘞!”老婆提着鱼兜高高兴兴地放生、买菜去了。老铁望着她的背影苦笑着摇摇头。

       中午,老铁和小舅子嚼着鸡肉,品着美酒,聊性正浓时,钓友老猫打来了电话:“老铁,你猜怎么着,今天的运气真好。”

       老铁握着手机,羡慕地听着老猫显摆:“下了钩那漂也没动过,正急着呢,一老太太把条花鲢放水池里了。等她走远后,我用抄子就给网住了,你猜多大?3斤多重啊!”

       老铁瞟了一眼在旁边侧耳倾听的老婆:“3斤多重的花鲢?”

       老猫:“是啊,这花鲢还真特别,一只眼睛突出、脑袋有点变形,尾部五彩斑斓的鲜艳……”

      “什么?”没等老猫说完,老铁愤怒地撂下手机。


       (原载红山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