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回到家中儿子告诉我,老家的小桥重新再造今天动工了。

  重新造桥给我们老家人的生活将带来许多不便。儿子讲,今天一大早就有一辆挖土机进场,刚作业没有半个小时,就把通往三干渠西的自来水总管道给弄坏了。

  他又讲,那时候白花花的水像喷泉一样喷出来,大有“井喷”的架势;瞬间整个工地上就泥水横流。

  他还讲,总不能让白花花喷银溅玉般地水全部淌掉吧!村里马上联系上了水厂关掉了水阀,可同时村里也就停了水。

  儿子最后讲,结果家里一滴水也没有,他早上起来连洗漱的水都没有,就跑到小区里来了。

  我就嘲笑儿子说,幸亏我家小区里有房子,否则就得在炎炎夏日里过上一天无水生活啦!

  我还说,今天我们村里其它人就全过上了水无火热地生活了。

  嘿嘿!话虽这样说,这个造桥啊还是要给我们生活带来许多不便的。早就听村人们讲,这桥要造上三个月,在七十天以后才能凑合着过人。三个月啊!一年的四分之一就过去啦!这是什么概念?意味着二零一九年的整个秋天老家人的出行都要老远地绕道从南边桥过河了。按理说,绕道就绕道吧,反正现在都是电动车,也无需人腿跑或是脚踩自行车的辛苦。可是偏偏在南边桥的两侧就是我们淮阴区唯一的一家火化厂和一家阴气森森的公墓。白天从那儿经过倒也问题不大,可是晚上行走总是有点让人小心肝儿一颤一颤的。尤其是孩子,特别是年轻一些的女孩子。幸好我家的这位是男孩,但是刚入学高中的他晚自学放学较迟。试想晚上十来点钟让他骑个单车从那人迹全无的地方经过,总是让大人有点不放心。尽管那里现在装上了路灯,可孤灯暗影中的公墓和火化厂一定更加恐怖。平时我还可以去接他回家,可一到我值班的日子便没人接送了。老婆平时就十分胆小,让她晚上十点钟独自一人经过那儿去学校接孩子,可是真的十分为难她呢!避开孩子上学不谈,就是我们村人出行也很不方便。村人们上南边街还好一点,像我这个平时天天赶去北边上班的人路可就绕远啦!至少要多走四、五里路,电瓶车六、七分钟的路程。平时我可是十来分钟就能赶到班上的呀!好在这桥是在秋天施工,秋天天还不太冷,骑电动车多绕点路也还不太要紧。

  这造桥可给我家的生活带来了大的不便呢!现在我就考虑是不是我们还要搬到街上小区来住?

  说实在话,我是个比较相信风水的人。我一直认为老家中风水较好,不想搬到大家风水都差不多的小区中去住。可这世事啊半点也由不得人,庸碌平凡、渺小普通的我们,身如浮萍、柳絮的我们哪里能当得了自己的家、作自己的主。嘿嘿!老话说,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呢!好在造桥的最终目的还是要方便村人的出行,也仅是最近一段时间内的事情。毕竟造桥铺路最终都是造福大家的。困难总是暂时的,道路坷坎总是抵不上前途的光明。

  提起造桥,我就想起关于老家三干渠小桥的前世今生故事。

  村头的这座小桥,大概是在八七年造的。它栉风沐雨横跨在三干渠河上,承载着我们村人出行已经有近四十年啦!现在的桥栏杆已经有几根折了,村人用几根较粗的竹子绑在栏杆断缺处。老桥载重量已经不行了,为了防止过往车辆对桥造成致命的一压,桥两头都分别人为地竖立着两个外包铁皮的大水泥圆柱。这样一来桥上通行的就只能是电瓶车;稍微大点的小汽车都走不了。我们村人有许多家都有私家小汽车,他们的出行就只能绕道走南边啦!过去村里和队里早就有人提出来要申请造桥,现在造桥还是很受村人们欢迎的。因而可以预见这桥要是造起来的话,也就是今年秋末冬初时候。那时我家门前的路上将会增添许多过往车辆。那时我们住在路两侧的人还是会受到一定影响的。

  随着时光的推移,想起桥的前身即那座水泥石板桥。那个小桥是什么时候造的,我已没有印象。我记得当时那个桥上掉了一块石板。石油公司的某人晚上喝了“业务酒”醉醺醺地回来,忘了桥上掉了一块水泥板,骑着车横冲过去,一头就从水泥板断缺片栽了下去。当时他摔得头破血流。幸亏有人从旁边经过,发现了及时送去医院救治,才捡了一条命。当时骑得是自行车,要是现在骑电动车的话,那一头栽下去老命也就完啦!那是他大难不死躲过一劫。

  我还记得,那座老桥的栏标上也坏掉了。和我同龄的孩子,早晨上学时就因为打赌闭着眼睛过河,一不小心从坏栏杆处掉下去给淹死了。当时那孩子爸妈都是在淮阴城里工作,孩子是放在爷爷、奶奶处读书的。孩子失足淹死后,那俩口子记恨的好久都不回老家,那爷爷奶奶也遗憾终身。我终身都记得,当时河边聚了全村的人打捞溺水孩子的情形。那时断桥处就是我们村人的魂断处啊!

  现在这桥终于要再次造了,虽然给村人生活带来了暂时的困难,但总的讲造桥还是造福村人的,还是能消除我们村人的安全隐患的,还是要为这样的造桥行动点赞的。可是令人遗憾的是为什么造桥时不搭座浮桥方便村人出行呢?!那样的举措就更便民、利民、人性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