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位明星上吊了

             —写在世界第39个粮食日之际

                       

一位明星上吊了。

婚外恋将她击昏,

他和她纠缠在

酒和财产和乱七八糟。

 

有几个小妹妹哭得

化妆品噗噗掉落。

俺心疼的也想哭,

那是多少麦子呀!

 

地头那个接收塔,

它应和手机及网络是一伙儿的。

咋就不能说说俺的消息,

咱们离得这么近。

 

说什么呢?

就说小麦亩产超过千斤了,

就说农闲咱打份工

一天就挣二百五哩。

风刮来一阵声响,

说俺在放屁。

手机那头媳妇吼着脸,

喝二两猫尿就不是你了。

 

有一位明星上吊了。

村里的小孬很是伤心,

他还没有什么方向,

不会有媳妇吼着脸。

 

    羊汤


俺村有过两个羊汤馆,

都在村口,门前都有两棵树。

一棵是杨树,

一棵还是杨树。

直溜溜往高里蹿。

 

前些年,其中一家,

把后院改成了歌厅。

这倒不要紧。

我吃过不像羊肉的“肉”,

老板新娶的媳妇说,

你写诗的,咋像吃了屎。

 

我憋着劲儿,做好自己。

那家馆子长了草,

我有必要再说什么?

 

另一家挺红火。

老字号吗,我问二旦,

他说自家熬了几辈子羊汤,

良心热着,

好喝的羊汤就是羊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