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中国人的骨子里似乎有一种崇洋的基因,就是总觉得外国的什么都好,获得外国人的肯定,才是最高的荣誉。如果外国人不肯定,不认可,自己就一直觉得灰溜溜的,直不起腰,尽管近年来,我们在不断地强调各种自信,但一到具体的事情当中,总还是以洋人的眼光来决定自己的对错,以外国人的标准来判断自己的优劣。

  而其中,表现最典型的,莫过于诺贝尔奖。

  诺贝尔当然是对人类作出巨大贡献的伟大的科学家,以他的名字命名的文学奖,自然科学奖,医学奖,经济学奖,甚至和平奖,本意当然是要奖励在这些领域里为人类作出巨大贡献的最高的研究成果,当然,那些评奖委员会的人,首先应该是有水平,其次应该绝对公正,第三,绝不应该带任何意识形态的偏见,如此,评出来的所有奖,才能够真的令人信服。

  诺奖设立以来,评出的各种诺贝尔奖,为世界科技发展,人类进步做出了贡献,但是,后来的诺奖,则让人越来越觉得可能并非他的光环那样耀眼,也并非他当初所标榜的那样公正。已经背离设奖的初心,变成了一种政治工具。

  以诺贝尔文学奖为例,当年鲁迅曾经被推荐。但是鲁迅说“我不配!”可见在当年鲁迅的心目中,诺奖真的还是一个在文学上有很高含金量的奖,这里的含金量,并非专指获奖之后的那一笔不菲的奖金,更指文学作品很高的水准,所以他才说他不配。但从此之后,中国文人当中,就似乎有了浓厚的诺奖情结。每年诺奖公布,都成了国内一些人攻击我们的作家们无能的一个把柄,十多亿人,那么多写作的人,每年出版那么多的文学作品,居然没有一个人能够获得此奖,简直是耻辱。后来有一个已经成了外国人的高行健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再后来有一个莫言也获得了诺奖。中国人很是欢呼雀跃了一阵子,但及至很多人看了这些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华人或者中国人的作品,才突然明白,他们的能够获奖的原因,似乎就在于展示了中国人的丑恶,中国人人性的丑陋,再扩而大之,就是中国各种政治运动的对人性的扭曲,压抑,中国的政治意识形态下,人的如何不成为其为人。总而言之,就是丑化中国人,丑化中国政府的文学作品,似乎才有资格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诺贝尔文学奖已经带有严重的意识形态偏见,而我们的一些人还幼稚地以为,他们纯粹是就文学来评文学,他们是客观的,公正的。我们评不上,只能说明我们的水平太差。

  还有诺贝尔和平奖,他的意识形态色彩似乎更加赤裸裸的。和平奖当然应该奖励对人类和平作出贡献的国家领导人,中国一直追求和平,也从来都不侵略他国,但是中国似乎不可能有人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而唯一一个获得此奖的人,居然是一直想把西藏分裂出去的达赖。一个分裂国家的人,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怎么听,怎么让人觉得是一种讽刺。美国几乎历届总统,都要无例外的发动对于他国的战争,或者造成地区之间的紧张气氛,然而,却不断有人因此获得了“和平奖”,听起来似乎也好像是一种讽刺。特朗普刚上台,就信誓旦旦地要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四处退群,大打贸易战,搞得全世界不得安宁,但说不定到最后他还真的可以得到此奖。

  今天,看了一篇文章,中国为什么等不来诺贝尔经济学奖?文章称,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奖给了两个美国经济学家和一个法国经济学家,以“表彰他们在缓解全球贫困研究领域作出的突出贡献。”看底下的评论,很多留言都在攻击中国的经济学家,认为他们不务正业,又如何能够获得此奖?也有客观公正认为诺贝尔奖已经成了“政治奖”的,我有此留言:个人感觉,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人,对于推动经济的发展,也许并没有多少贡献。中国实际的经济发展,解决了几亿人的贫困问题,正在解决世界上不发达地区的发展问题,这远比获得这个奖要有意义得多。

  中国正在打扶贫攻坚战,一年有一千多万人摆脱贫困,到明年 ,要全面实现小康,并且,中国正在帮助世界上那些欠发达的地方发展经济,“一带一路”“人类命运共同体”正在给越来越多的人带去和平和安康。那些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人,研究成果可能还仅仅停在纸上,然而他们却获奖了,中国已经在实际行动中,让数以亿万计的人生活的比过去更好,更富裕,但是,却就是无缘诺贝尔经济学奖。到底是奖出了问题,还是中国的做法出了问题,抑或是那些评委们故意选择性的失明?

  说这个的意思,并非是说我们一定要获得这个奖,而是想说明,诺贝尔的所有奖,都或多或少地带上了意识形态色彩,他们会故意对不符合他们意识形态的中国所取得的任何成绩,选择漠视,或者视而不见。其实这原本也没有什么,人家不待见你,歧视你,你要获得人家的认可,本就难上加难。可问题是我们的一些人,总是以人家的标准来衡量我们自己:人家不选我们,是我们的错,人家否定我们,是我们的错,我们再怎么努力,人家故意看不见,也是我们的错!总而言之,人家怎么做都对,我们怎么做,都错,于是,内心深处只剩下了对他人的无限仰视和骨子里的极度自卑。

  我们曾经长期落后,也曾经长期不如人家,更长期受人欺负。所以,总觉得洋人比我们要伟大,洋人应该受到敬仰,洋人的标准,就是最好的标准,洋人的奖励才是最高的奖励,所以,他们以一个科学家命名的世界性的奖,似乎就成了我们一些人心目中最高的标准,却不知以诺贝尔命名的这个奖的一些奖项,早已经变得丑陋不堪,也早已经难有公平公正可言,而我们一些人的思维还可怜地停在唯人家的标准才是标准的过去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