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收到雪泥新作,粗粗浏览,不胜惊喜。

  雪泥,是女诗人,作家,河北省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石家庄市矿区作协副主席。曾获”“河北省散文30年”创作金星奖、石家庄市“文艺繁荣奖”、河北省第二届网络文学“五个一”作品奖、“河北省散文名作奖”等多项奖项。

  在庄上文化圈里,雪泥的笔名盖过她的真名实姓,取自雪泥鸿爪成语,源于?苏轼《和子由渑池怀旧》诗:“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出版有散文集,文论集、诗集五部,作品多次被学校选为语文考试题,是有影响力的河北美文作者。

  似曾相似燕归来。和雪泥交往多年。十年前博客写作正兴盛,那时同城文友网上接触频繁,网下活动很多,时有面晤。突然一天见到她的“停博声明”,声称“在此开博只是为了有个写字的地方。但文字和生活是两码事。文字是公开的,而生活是私密的,一旦拿到阳光下来,就有些“裸奔”的意味。有人无法区分文字和生活。于是,不时有电话或短信来问长问短,这让我哭笑不得。而且疲于应付。”

  停博后,雪泥有更多精力心无旁骛地从事诗文创作,自此见面少了,只是全省散文学会年会时的领奖台上才能见到她,但这不妨碍我一直关注她的文字。

  收到这本精装新书,首先被书名吸引。觉得《有谁曳杖过烟林》很典雅,很有韵味。那本是曹雪芹好友张宜泉《和曹雪芹西郊信步憩废寺原韵》,是和曹雪芹《西郊信步憩废寺》的原韵和诗:

  君诗曾未等闲吟,破刹今游寄兴深。

  碑暗定知含雨色,墙墤可见补云阴。

  蝉鸣荒径遥相唤,蛩唱空厨近自寻。

  寂寞西郊人到罕,有谁曳杖过烟林。

  读到这里不禁心酸。曹雪芹究竟是谁?如梦如烟,有谁拄着拐杖穿过荒草烟林去看一个落魄文人!中国最伟大的作家本应像莎士比亚一样,成为全世界每一个读书人都耳熟能详并能进入其艺术空间的作家,却由于东西方巨大的文化差异、东西文化交流中的强烈反差,特别是他身世资料的极度匮乏,因而到目前为止,曹公晚年处境仍极不如人意。这或许是“越伟大的人在这个浮躁的社会里会越孤独”。

  解读自己的新作书名,雪泥说过,有谁曳杖过烟林,是说一个人的心灵,就应该像远山里的寂寞山林。远离红尘,保持安静和纯净。很少有人能深入探访和了解。其实,每个人,都会有这么一片纯净的心灵之地。

  本书是雪泥的散文精选作品集的最新版本。女作家文笔依然是那样清雅细腻,文字温暖有力,每篇短文皆充满了哲学思辩和人生智慧。书分五辑,首辑“偷得浮生半日闲”,写闲情寄书,读书感悟;第二辑“遍拍阑干空惆怅”,写女子款款深情,看庭前云起雨落,风清月白;第三辑“闲敲棋子落灯花”抒人间红尘有情,俯首捡拾,满是大爱无疆;第四辑“有谁曳杖过烟林”,写山水多情,写景、状物、抒情,游记皆由心生;第五辑“心香还忆旧时光”,细述人生漫长,家庭港湾,最难割舍是亲情。

  全书五十余篇精美小散文以文字炽热烈,真情动人,引经据典,歌赋诗词,信手拈来而让人难以释手。作者以淡定从容的笔触,以女性的视野看问题观天下,说理娓娓道来,抒情收放自如,读书细致入微而深入人心。1571381931902376.jpg

  她的散文以一个女性的独特视角和生活姿态,一种洒脱的人生境界,通过灵动的文字,让你感受作者对人生价值和生命意义的思索和探究。

  书中开篇就是这篇“听鸟说甚,问花笑谁”。作者为我们描述了当她第一次看到这幅对联的时候,引起她内心的那种闲适,安宁,与世无争的心态。一个女子静下来去听鸟,去问花还不够,还偏要听清鸟说的是什么,花笑的是谁?

  其实,鸟本来是自由快乐的;花是一尘不染的,它们怎会有人的思维。云南寺庙中的这一幅对联,充满了禅道精义,劝导人们寻求解脱苦海,回头是岸的路径。

  我们该深深的为作者鞠上一躬,感谢她不仅向世人展示一种禅意,更是向人灌输心灵的那方净土本该是洁净,一尘不染的。对于如今的都市人,这可能就是一种奢望了,上哪里去寻觅这份心境。现代人心里装了满满的浮躁奢望,每天争名于朝,争利于市,也就开始变得麻木不仁而漠视了世间清纯的一切。

  这些小散文,让我们窥到作者最敏感的心灵,遍尝那人世间的千般甘苦,作者用最精致的笔墨,写尽了人间的万种情思。我知道雪泥像所有文艺女孩那样,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去逛图书馆和书店,去感受那份书香氛围,去感受知识的浩瀚无边,去感受自己的渺小,犹如一次次去朝圣,去洗涤心灵。

  雪泥的文笔有时有些淡淡的忧伤,“我们是寂寞的歌者,是寂寞的享受者。这样的行走,带了个人的痕迹,却超越了个人的喜怒哀乐。共性是个性的基础,所以每个人的痕迹,总会有时代的印记,因而我们的歌声虽然寂寞,但总不乏倾听者。” “守住这份寂寞,便是守住我们的心灵。”

  关于写作,雪泥说‘’如果有一天,这些有字的纸,被打成纸浆,制成纸,重新走进他人的视野,那么,至少它们不会在某个角落流浪,不会满脸污垢,它们的重生或毁灭,带着我内心对文字的敬仰。它们是安详的,我也是安详的”。多么的坦诚,多好的道白,在她看来,写作绝对是一种直抵人们心灵的劳作,来不得半点的虚伪和狡诈。

  我在读她的书时,想透过那灵秀的字里行间,窥探她的心灵底牌,雪泥直言不讳的说自己是一个“喜欢平常而简单的幸福生活”的女孩。“或许世界上有战争,有环境污染,有人心险恶,有勾心斗角,有不公平,但依然有香格里拉,有正直,有善良,还有心中的梦想。”“幸福生活,不是物质的,不是他赐的,而是发自内心的,自给自足的,涓涓不息。”

  从她描写一支陪伴她写作的钢笔从手中滑落,在垃圾桶旁捡拾一本被人丢弃的旧《读者》,那种以小见大的文笔自然让人赞叹不已,她讲述的游走在方块文字中,让我对她的成长有了朦胧的感觉。“文字,于我而言,像是生命中不可缺少的味觉”;“我喜欢笔尖在纸上划过的感觉,像蚕,不停地吐丝成茧”。

  可能是年龄的代沟,我对文艺女孩那种缜密细腻的感情描摹没有太多的感觉,也不敢更深入的探求,但这并不妨碍我从她这本书中汲取人生的哲理和营养。

  在雪泥笔下的游记写的最为灵动,我们欣喜地看到她写家乡的段家楼,那山那水那楼,写匡庐飞流直下、夹江青山对出、西湖潭水千尺、成都城下草凄、黄梅时节家家雨、花开红树莺鸣啼,一幅幅有声有色的江山胜境图,从文字里爆出奔来眼底,无不给我们以强烈的艺术冲击力。

  读雪泥的书,我的心时而被感动,时而被震撼,时而被惊醒,时而被鼓舞。这里有文人的智慧哲思,这里有灵魂的呼号悲歌,这里有思想的浅吟轻唱,更有旷世的风雅超逸,也有若谷的深厚包容,有入木三分的剖析,也有发自内心的表白和感悟。

  雪泥的散文虽谈不上大气磅礴,气韵雄浑,但文章意象生动充盈,文字里始终萦绕着浓郁的古典文化与现代文化气息。在我看到她的作品的一瞬间,我们会不由得走入她的精神世界之中,仿佛这女子手执一卷唐诗,或一册宋词悠然步入我们的心灵之间。欣赏她的散文总能使人体会到“鸟鸣山更幽”般的平和心境,使我们一颗世俗躁动的心灵得以平静下来。

  更令我们惊喜的是雪泥的书作真的让人爱读爱看,以至于掩卷夜深,仍久久地沉湎其中,不能自已。

  人生在世,如浪遏飞舟,需要罗盘,也需要书香。雪泥新作,如破土新芽,需要雨露,也需要鼓舞。雪泥用作家的敏感心灵和精致笔墨抒写的对社会、历史、家庭、人生的独特感悟,不啻是我们的心灵读本,也是一笔精神财富。

  雪泥正值艺术创作的盛年,连续几届河北省散文名作屡屡获奖,祝贺其新作结集出版,祝愿创作丰收,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写一小诗,答谢雪泥赠书。

  题雪泥新作《有谁曳杖过烟林》赠书

  一卷美文带墨香,掩卷凝思阅沧桑。

  闲敲棋子落灯花,漫记心香寄衷肠。

  烟林曳杖经雪劲,阑干拍尽润花忙。

  诗心涌动挥毫疾,唯有笔耕不惆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