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次,我总是枕着菊香入梦,一次次地回到故乡的怀抱……

  故乡的野菊,它不像是当下庭院里的盆栽,需要天天松土、施肥、浇水才能生长;它就像是乡下的孩子,不需要特殊的照顾,生在哪里,就长在哪里。每年春天,一场春雨过后,野菊们便从故乡沟沟坡坡的草隙间、石缝中钻了出来,青青的,嫩嫩的,像婴儿的手,那么的敦实,那么的温婉可人。这些生长在故乡黑土地的“草儿们”,喝足了上天赏赐的雨水,就卯足了劲,骄阳挡不住,雷霆吓不住,雨虐阻不住,以它盎然的绿意,越过夏天就蓬蓬勃勃地奔向那个使它执着一生的秋天。

  就在那个秋天,在那个落木萧萧的时候,在那个雁歌哀鸣的季节……这个花族大家庭的末生子,它迎着朔风,沐着秋雨,凌着秋霜,没有自卑,没有哀怨,就义无反顾地纷纷扬扬地开了。从家乡的原野、田埂、地头、溪畔、道旁……簇拥着,曼妙着,绵延着,一直铺展到我柔软的心田……

  每每此时,我总是喜欢以野菊为伍,以长天为伴。走近它,心里就是一种满满的感动。秋阳下,它争奇斗姸,妩媚动人;秋风中,它相携相拥,芬香轻摇;秋雨里,它挺挺玉立,潇潇洒洒;秋霜时,它约梅邀竹,长夜守望。它就像是漫漫寒夜里的点点星光,虽然看上去有些渺茫,但是没有它,夜就会冷寞、就会怕人,它总给人以慰籍、以希望。其实,这家乡的野菊,才铜钱般大,不过是一种极普通的小花,普通得就好比乡下的女子,它虽没有桃花的娇艳,更没有牡丹的尊贵,上登不了大雅之堂,下不及小家碧玉,然而,它以特有的质朴、恬淡与雅致,让你倾情,让你流泪,让你欲罢不能……

  这又令我惦起许多年前第一次和野菊相识的场景,那是在我高考落榜回乡不久,那个深秋的雨天,颓废的我,落寞的我,走在雨里,看着这无奈撒满一地若我的落叶,止不住泪水和着冰冷的雨水悄然滑落。正踌躇时,一阵馨香飘来,我定睛看时,却原来是一簇簇野菊,正芬芳在秋雨里。不由,我心里热热的,这让我忽然想起黄巢《不第后题菊》的诗句来: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想想古人,想想自己,再想想这凄风冷雨里依就傲然怒放的野菊花,倏地,我的心底竟有一种坚韧的力量在涌动……我琢磨着,和野菊相比,自己眼前的这点失败和困难又算得了什么呢!打那儿以后,我渐渐地变得坚强起来,也就慢慢地走出了人生的低谷。

  后来,我参加了工作,离开了故乡,但在生活和工作中每遇到坎坷和挫折的时候,我总会想起故乡的野菊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