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九年十月四日七时,律师梁宏选驾车,带文学爱好者权永龄与我一起,从咸阳进入高速公路,去商洛丹凤县棣花小镇游玩。尽管雨越下越大,我们确定雨再大也要去游玩。在车上,我们用手机查出“棣”不读“li”,而是读“di”。棣花古镇位于商洛市丹凤县,早年因盛产棣棠花而得名。唐代诗人白居易曾三过棣花镇,并留有“遥闻旅宿梦兄弟,应为邮亭名棣华”的诗句。当代作家贾平凹所写的小说《秦腔》,里面的风土人情和山水景色很多都是照棣花镇来写的。

  当车开过商洛后,雨突然停了,我们善事做的多,天气也会关照。在棣花高速公路收费处下高速,驶向丹凤商山敬老院,去看望朋友中国好人张利国的的87岁的老父亲。探望后,在张利国的带领下,直奔棣花小镇。

  十二点半,到达棣花小镇南边的风雨桥口,这里停车位空闲(因为旅游中心正门逢假期,停车位很难找)。我们走上风雨桥,向远处远眺,阴云笼罩的一座山峦像一个放毛笔的笔架,当地人把这座山叫做笔架山。听张利国说,贾平凹家老屋的大门就正对着笔架山,难怪贾平凹成了大作家。 

111.jpg

  风雨桥下边的水中,每年的5月到9月棣花镇上二龙桥两岸荷塘的千亩莲花盛开,有亲水码头、廊道、休闲步道、船行赏荷道、二龙桥、风雨桥等建筑。现在尽管已进入10月,荷叶枯枝如铁,残叶似旗,在微皱的水面投下冷峻而幽寂的颤影。它们或相携而立,或虬曲水面,或躬身水中,枯败的莲叶,装满了莲子的莲蓬,游船,亭台楼阁与绿水花树相映,如诗如画。山的厚重和水的灵秀相辅相成、和谐包容,熔铸了奇特的风光。


  穿过风雨桥后不远处,就是清风街西大门,站在牌匾下,不由自主就想起贾平凹的《秦腔》《高兴》等作品中,都曾经以棣花古镇发生的许多故事为背景为素材来展开情节,在他获得茅盾文学奖的小说《秦腔》中写了一条清风街,小说里各种跌宕起伏、悲欢离合的故事在这条街上不断上演着,展现了独特而富有魅力的风土人情,吸引着无数读者想去一探究竟。清风街如其名,青石铺地灰砖青瓦,映入眼前的是一座一座关中古院落,现沿街建筑现复古为唐时风格,恢复魁星楼、法性寺等古建,并把贾平凹作品中的人物原型和文化符号进行实景再现。清风街的东大门有一幅对联,上联是“清风徐来,犹见商於汉唐柳”,下联是“秦腔乍起,且醉棠棣宋金人”,为贾先生亲笔书写。  


  穿过二龙桥,来到宋金街,有一座金代建筑二郎庙,走进二郎庙院子,呈现在眼前的是两种建筑风格迥异的庙宇,中间以一根石柱为界,西边是二郎庙,东边是关帝庙。在二郎庙与关帝庙中间立的这一根石柱,就是当年金、宋两国的界碑。右侧为南宋国,左侧为大金国。据文字记载:金国侵略南宋到龙驹寨后,遇到这里的南宋将士奋力抵抗,久战不分胜负,当朝宰相秦桧力主求和,便割商给金,金国为了立标志界,便建了棣花街二郎庙。这是陕西省现存的唯一金代建筑,它也是全国仅存的3座金代庙宇之一,堪称金代建筑艺术的活化石。金文化区的地砖是立铺,宋文化区的地砖是平铺。金文化区的门和窗户是竖条状,宋文化区的是网格状。走在这里,就仿佛一脚踩在宋代,一脚踏着金国,加上两旁的店铺热热闹闹地开着,真的有穿越时空之感。

114.jpg  

  最后我们来到贾平凹久居(贾平凹文学馆),登上一个高台后,映入眼帘的是嵌入巨大墙壁内的铜平面雕塑,上边有贾平凹的图像以及他的作品名字,许多人在此留影。在旧居的旁边,有一块丑石及介绍牌。平凹旧居,奇特的是他家的门槛是斜的。真正的鬼才,门槛都和常人不一样。平凹之家里展览着他的书法及绘画作品。门上楹联曰:“笔耕不缀文学路,流光溢彩追梦人。”我们认真参观了每个展馆,仔细的观看了贾平凹的字画,肯定是棣花古镇厚重的历史文化,培育了作家贾平凹。

  接近四点,天上开始有下雨了,我们急忙告别棣花古镇,驾车回咸阳。今天的收获不少,吟首古诗见证。

七绝·棣花古镇赞(新韵)

棣花古镇商时起,

活跃唐朝近止清。

骚客吟诗词意美,

名人笔写散文情。

宋金脚踏双国土,

清凤关中院落亭。

贾氏文学观览馆,

大秦腔摄影佳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