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尔图的秋天

 

揪下一片叶子,萨尔图的秋天

在地火的光芒里露脸

秋风吹瘦了一弯湖水

也吹远了一树鸟鸣。此时


一切柔软的、坚硬的、怅惘的、瑰丽的

在你的面前都黯然失色

 

萨尔图的秋天,在黎明湖的酒吧一条街

修忍万种风情

入镜的秋颜,是诗者笔下

无法形容的经年流转的梵唱

 

萨尔图的秋天

如凄风苦雨中流出的油香

不觉悄然划过脸庞

那不灭的信念,牵出我沉默已久的热情

你插上腾飞的翅膀

 

萨尔图的秋天啊

你是两根筷子,夹起一盘月亮的秋天

是生长在乌金里,一粒紧挨着一粒种子的秋天

是草尖上凝固的古朴与豁达的秋天

 

萨尔图的秋天

是梵高画笔下麦田里的守望

那些用湖泊和苇草

那些用青春和石油

洇染的锦绣,被秋风轻轻一吹

一座城,便长出了太息般的光芒

 

萨尔图的秋天

属于高耸入云的钻塔

属于大草原上日夜朝拜的磕头机

你的美,让失聪的寒冬腊月

在春风里隐退

甚至,让所有的卑鄙与腐朽

都低下头来仰望

 


○失  眠

 

你这个令人厌恶透顶的家伙

好长时间没看见你了

今晚,你突然造访

令我防不胜防。我左右躲避

还是逃不过你的围追堵截

 

在与你冷冷的对望中

我用手摁住眼神里的冲动

不停地告诫自己

睡觉,睡觉,睡觉……

灯已关闭,心却依旧如蝶飞翔

顺手打开手机上的WORD

一缕思绪,挑起昨天的感伤

 

沉默的夜

无法掩饰砰跳的心脏

原来幸福的,快乐的,荣光的

一个个字符又漂起了毛毛雨

 

看来,今夜我只能枕着星星

抱着月亮和你私语到天亮

 


○江山

 

我负重般扛着我的江山

以十倍百倍的力

向前挪动着我的人生大旗

在经过那片黑水的时候

一位手操伽马刀的白衣人喊我

喂,醒醒,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魏……

你的手术做完了,各项指标非常正常

白衣人说话的声音很粗很高

但很温柔

 


○秋

 

你紧挨着冬,在你的身后除了落叶

还有飘飞的雪

你看不见风吹过的痕迹

也听不见雨落下的响声

或许,你能看见

听见的就是掌心里攥着的希望

透过来的眼泪,依旧是那么冰冷苍凉

单薄的日子里

有温情,也有愤怒和有感伤

而你忍着不哭

但这绝不是苟且偷生

 


○黑夜

 

日子的左边是秋右边是冬

大雪过后依旧是一片蛙鸣

在这步步为营的黑夜里

我选择寂静

就像一颗星

独自沉醉在这诗语浩大的天空

以我骨子里制造的孤独

去抵挡身体以外的喧嚣和疼痛

用一首诗发出的冷艳

去覆盖窗外飘零的风

以我内心磨旧的往事

为你备下一个络绎不绝的黎明

 


○那遥远的星星

 

那遥远的星星

那操着江湖味的马蹄声

站立的是我眼中脱落的乡愁

推开喑哑在心底的旧影

村庄、老井、麦子、田埂

是我饱满且又贫血的梦

透过那缕缕密集的炊烟

我看见了母亲渐渐老去的身影

门前那棵大柳树摇曳的柳枝呵

那是我生命中无法遏制的痛

头顶白花

如瀑般的大雪可以作证

 


○浪

 

我希望这声音  

开出花朵 

长出藤蔓  

沿着老树和墙壁攀升  

  

藤,像春天的绿  

花,象夏天的火

 

夜晚,乡情汩汩流淌  

一场杏花雨  

如三月的祝福  

悄悄地  

挟走我的孤独

 

梦在梦里  

转身醒来

 


○我的怀念,从黄昏开始

 

此时,细密的阳光

正沿着指尖涂抹至心灵

我的怀念从黄昏开始

叹息,如微醺的风

在异乡向晚的山冈徐徐蔓延

多想摘一枚家乡的达子香别在您的鬓边

然而,这轮回的路上

却发现,你在春天,我在寒秋

 


○白月光

 

星星越来越稀

月光越来越白

最是那一抹落在脸上娇羞的微红

将我的心事轻轻挑起

那如月牙一样初升的诗句

就像我指尖不落的灵犀

在洒满清辉的眸底,等待那温暖我心的春雨

向生命的顶端漫溢

我随手汲起流淌不息的岁月

任年华似水,任白雪铺地

 


○腊月的风

 

腊月的风,像一个庞然的怪物

从虚幻的词里穿过寒冷的冬

如山的世俗,洪水一般

把我的家业洗劫一空

家园之上,一首飘逸永恒的诗

在苍茫的原野

夜夜哭着喊疼

 


○秋天的心  

 

深秋的心

堆愁了诗的韵脚

卷一地白霜。你把

藏满心底的酸甜苦辣

写成了半生的凄凉

 

雄浑绵延的激越

任流光旋舞纷纷回荡

相思染红的枫叶

在秋风里飘摇

 

心,盛满了随风的思绪

在初冬的梦境里

寻找曾经落脚的小桥

 

落叶飘啊

天尽头

雾,浓了双眼

雪,迷了路遥

 


○木  钟

 

不曾远离

不曾久留

红红的火花灿烂依旧

睡去醒来,醒来睡去

自卑的木钟

羡慕风的自由

 

沉静中孕育希望

高亢中花开枝头

不忍催促的时光

轻轻敲打旅人的孤独

 

年复一年

一步一步

在它的秋天里

只有一条没有尽头的路

和永远充满节奏的旅途

 


○草

 

你遇土而生,悠然的生命始于脱俗

你的风华,你的内敛与君子同芳

簪一株于我诗歌的土壤

心野便开始肥沃

风中你摇晃着手臂

翠绿的表白,是放牧一场春雨

祈盼卑微的头颅,在痛苦中荣光

 


○稻  香 

 

我的土地,是一枚青葱掩埋的花苞

她的童年都经历过什么

没有人能替我作答

一个暮年女子,在新芽初发的夜里

被一首叫故乡的诗唤醒

闪光的梦呓

犁开一垄一垄抽穗的记忆

我听到高粱拔节的消息

即使是一洼洼扑鼻的稻香

即使数不胜数的麦子欢呼雀跃

我的土地,它仍旧沉默不语

 


○远  方

 

火蝈蝈在记忆的草丛里叫个不停

红蜻蜓在荷塘里寻觅着落脚点

水性杨花的玉米

已经吐须

 

这就是我日思夜想的故乡吗

这就是生养我的村庄吗

一瞬间,我眼里的一切都老了下去

 

故乡的额头布满了皱褶

我老了,故乡的父母也老了

而这里时髦的年轻人

早已走出了村庄

只剩下一地旧日落下的光阴

 

我不敢仔细看它

不敢再去那条熟悉的小路

不敢再去村东头的那片小树林

我怕落下来浓稠的岁月

砸疼我年少时的回忆

 

远方,我倾城的故乡

你没有花开的惆怅

只有薄凉的光阴和一段落寞的叹息

 


○石头里的思念

 

当有一天,微笑分出季节

沉思长出花瓣

石头里的思念

也会生出几分妩媚和缠绵

 

流星划过苍穹的一瞬间

我忆起了长大后的

第一个春天

 

白霜初现的夜晚

还不足以改变我的容颜

你写给我的另一半

已接近角色

难道这就是

我要用一生去珍藏的书签吗

 

光阴一闪而过

倾尽一生的积蓄

被揉搓成一束干枯的花瓣

所有的语言

都弯曲成一种很深很深的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