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0183795678568.jpeg

  又做工装了,选定的料子,传统的款式。按照约定,下周二,罗丹集团的经理和技师来量尺寸,员工们男先女后。

  行政办的职员休产假的休产假,外出学习的外出学习,人力资源部临时把信息部的杜小雨借来,到现场帮忙找样衣。

  男职员们量尺进行得很顺利,市场部、技术部、网络发展部……客服部的郎木来了,他一直保持着健身的习惯,身材挺拔标准。技师看了看郎木,转头对杜小雨说:“上装185,裤子185。”只一套样衣就OK了,杜小雨心想,即使呆板的款式,穿在郎木匀称的身上,也十分妥帖。杜小雨愣神儿中,郎木也脸红到了脖子。

  陈沐阳出差了,杜小雨给他报了码,他比郎木壮一点,能把185码装得满一点。一个上午,男职员们就量完了尺,啥说道没有。按照这个进度,下午女员工也可以量完。不料轮到女职员量尺,却来了一场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故。是的,一场事故。

  午休后,女职员们陆陆续续来到了12楼报告厅,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50多号女职员聚在一起,安静的报告厅很快就人声鼎沸了。女人们各抒己见,众说纷纭,有人说衣料太一般了,有人说款式太老土了,有的说江宁银行的收腰女装可窈窕了,还有的说干脆不想做了……女人们把厂家宣传册从头翻到尾,又从尾翻到前,挑不出一款中意的,技术部的小辛腿快,把江宁银行工装取了过来。女人们试穿着,都说好看好看,于是小辛自作主张地宣布:“我们女职员不喜欢传统款式,要自己定版!”

  杜小雨一直观望着,陈沐阳出差前,再三嘱咐她凡事小心,别给自己家老公惹乱子。后来,几乎全部的女士都统一了意见,要改版!作为女性的一员,杜小雨也加入队伍了。

  那么,问题来了,先是厂家的经理说,如果改版只能改衣服,裤子、裙子不能改。这是哪来的屁话!只改衣服,和裤子、裙子能配套嘛。这时,两位年长的老同志坚持要传统版,说收腰款不适合她们的年龄。一群女人没了主意,有了打退堂鼓的念头。没办法,代言人小辛只好总结陈词:“既然这样,就不改了。”所有的女人没情没趣地量了尺寸,失落地离开。

  杜小雨失望地回到办公室,坐在工位上不知不觉地哭了,她觉得很委屈,又很伤心。有多少女人,随便说说可以,但是不敢坚持自己的想法。又有多少女人,只考虑自己的利益,不顾全大家的利益。所以在这个公司,女人没有发言权,也因为这样,女人帮被看做乌合之众。杜小雨越想越难过,越哭越觉得耻辱。

  杜小雨心里知道,收腰款工装更适合平均年龄不到35岁的女职员们!如果不能改版,与其做一套不喜欢的工装,不如干脆不做了。杜小雨先是试探着给行政部领导打了电话,但是没说真话。她说:“娄部长,我不订做工装可以吗?已经有几套了。”部长当然一口否决,批评她不顾全大局。杜小雨编辑了微信想发给罗丹集团经理:“经领导同意,有一套衣服可以不做了,她的名字是杜小雨。”但是她一直没发,她担心信息一旦发出去不好收场。

  已经是下午3点了,杜小雨一直不敢有大的动作。忽然她接到陈沐阳的微信:“这么没有大局观念,遇事不动脑筋!”娄部长与陈沐阳私交甚好,一定是他告诉陈沐阳的。杜小雨当时火了,我们的诉求都成不顾全大局了,大局到底在哪里?在这个集体里,女职员占了一半,承担着繁杂重复的工作任务;几乎全部的女职员都要求改版,难道这些都够不成大局吗?她激动地回复:“陈沐阳部长,不能选料子还不能选样子吗?我们的声音你们根本听不进去,都是一群老古董在做决定,如果不改版我就不做了。”随后,她又赌气地把编辑好的微信发给了罗丹集团的经理。她知道厂家经理会把微信反馈回来的。很快,微信回复了,可是内容让杜小雨出了一身冷汗。他说:“我知道了。”

  临近下班时,信息部的张部长让杜小雨到他办公室去一趟,杜小雨知道要挨训了,信息一定传到他那里了。杜小雨借故请假逃走了,她想更大的暴风雨不远了。她知道张部长的电话会打到她的手机里,于是她把电话静音。

  杜小雨静静地躺在床上。她想自己这么做到底在坚持什么?如果大家都屈服了,唯独她一个人坚持,那时她会不会很丢脸?如果大家再对她的倔强不以为然,她的努力岂不成了笑话?她没和谁商量就自作主张,是不是真的没有顾全大局?杜小雨内心有些动摇,当初的女侠气概一点点颓败,也许自己有一定道理,但方法可能不大对头,得抓紧时间反省、补救。

  既然闯祸了,总要面对,看到几个未接电话,杜小雨犹豫片刻还是鼓足勇气给自己的上司张部长回电。劈头盖脸一顿训斥,不出预料部长发威了。“部长,等您发够了脾气我再说吧。”杜小雨有不服气,有委屈,还为自己不理智的所为懊恼。部长终于有了停歇,杜小雨轻轻地说:“部长,我的做法可能不对头,但女职员的改版要求有道理,这不是我一个人的主张,收腰款工装的确更适合我们。”张部长的态度有了缓和,他说:“我已经与娄部长商量了,他已向方经理汇报了改版的事。你们把样衣准备好,明天8点晨会,方经理在会议室等你们!”

  放下电话,杜小雨想应该把这个消息告诉给谁,她想了想拨通了财务部小孙的电话。接着给小辛打电话,嘱咐她明天把样衣带来。然后给行政部小薇发微信,让她务必请假赶在8点开晨会……一通忙下来略略松口气,她发现自己的睡衣睡裤都汗湿了,浑身轻飘飘的,仿佛肉体都不存在了,她心想“革*命”可真不容易!

  第二天,杜小雨来到办公室,不声不响地。很快小辛把样衣带来了。女职员们来了。感谢上帝!居然只缺席了4人,其余的姐妹都到了。说真心的话,对于缺席的人,那时那景杜小雨憎恨、鄙视!这时,方经理在行政部娄部长陪同下走进会议室,满脸严肃。坐定后,娄部长开始发问,谁能做代表说说具体情况。女员工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人做声。杜小雨的目光与小孙相遇,她示意杜小雨代言。还盼望出现奇迹有人会挺身而出呢,杜小雨深吸了一口气,开口说:“方经理、娄部长,我把昨天的情况简单汇报一下,我们觉得服装太传统,想要新颖一点的款式……”方经理环视一周,打断杜小雨的话问:“你们几个年龄大的也同意吗?”几位大姐说:“同意,我们随大家的。”最后,方经理拍板,此次工装,给女职员重新制版。

  算是初战告捷了,女职员们很开心,可是杜小雨高兴不起来。

  经过娄部长沟通,厂家经理中午来了,拿走了样衣。杜小雨问,不需要重新量尺寸吗?他说不用重新量尺,虽然是不同的款式,个人的尺寸是不变的。拿到了样衣,他飞快地就要上车。突然,他回过头似乎要开口,杜小雨抢先说了话:“杜小雨的工装照做,衣服、裤子、裙子还要配套!”罗丹集团的经理微笑着摇摇头,什么也没说就钻进了车子,车子一溜烟儿就开走了。车子没了踪影,杜小雨发现自己的两条腿一直在发抖。

  张部长对杜小雨一直阴沉着脸。他很不满意吧。张部长想,“杜小雨啊杜小雨,只借去行政部一天,你就掀起这么大的风波,到底是北方女人,性子太烈了,陈沐阳啊陈沐阳,有你好受的,我看你回来怎么向方经理交代。”

  这样的坚持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意义?风波平息后,杜小雨反复问自己这个问题。这时,杜小雨的手机叮了一声,她解锁一看,是小辛的微信:“小雨,好样的,收腰工装款式适合你,适合我,适合我们大多数姐妹。”杜小雨坐在自己的工位上,心底不自禁地舒张了一下。她向楼下看去,郎木也在往她的方向看,四目相对,郎木向她摆了一下手。叮的一声,郎木发来了微信,“宋庆龄女士说,妇女解放不会有人放进银盘给你端过来,要依靠斗争去争取……”杜小雨会心一笑。

  陈沐阳回来怎么办?会跟她吵架吗?杜小雨想,陈沐阳正在提拔考核期,她这次算不算给他捅了娄子?陈沐阳要位子还是要媳妇儿?她的心在打鼓。杜小雨问自己,难道自己是一个斗士吗?那么多的女性都想着搭乘便车,没几个人有胆量表达自己的想法、坚持自己的选择。唯有自己,以单薄的力量来诉求集体的呼声。如果这样,有一天自己吃亏就是难免的。想到这,杜小雨自嘲地笑了笑。转念她又想,女人敢于发出自己的声音,就要敢于付出代价,既然已经开始了,那就一切都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