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26日,我们一行22人(民盟退休老同志)在国庆节和重阳节前夕,来到昆明湖(七夕主题公园)游览,下车后走进一个巨大的广场,立即就被巨型的汉武帝操练水军雕塑吸引。巨大的船身四周沾满了士兵,汉武帝在阳光的照耀下身披金甲,金碧辉煌,重现大汉天子威严,而在船的两侧,还分布着八个水手造型的雕塑,整体彰显着汉武大帝当年的所向披靡和英武神姿。梦幻般的场景又让我们感受到了大汉王朝的雄风。据文字记载:曾经是汉武帝练兵场所的昆明湖,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人工湖,起于周、兴于汉、盛于唐,前后存世950年。

       走过广场,继续往里走,可以看到宽阔的商业街,整条街道被中间的条形花园隔成两半。漫步时一边欣赏花团锦簇,一边逛特色商铺。为了更好的渲染丝路文化,路上还分布着各种各样的铜雕。可以非常明显的看到当时交易丝绸的场景,铜像中交易双方的服饰和举动都有着很大的差异。

202.jpg

       牛郎织女及“七夕”传说源于天象星宿之说。早在西周,《诗经·小雅·大东》中,就有对“牛郎”、“织女”的记载。这里,对织女、牵牛二星仅是作为自然星辰形象引出一种隐喻式的联想,并无任何故事情节。此时,它们只作为一种文化因子,开始进入文学这个大系统之中。正是这种“因子”,为这个传说的生成准备了潜在的文化条件。王逸《楚辞章句》卷十七《守志》:“举天罼兮掩邪,彀天弧兮射奸。”表述了牛郎织女合婚之说。

       据《汉书·武帝纪》记载,汉武帝元狩三年,汉武帝为讨伐西南诸国,在长安斗门沣河东岸开凿昆明池,训练水军,并在池畔东西两侧分别立牛郎、织女石像,隔河相望。昆明池两畔的牛郎、织女石像被长安斗门群众尊称“石爷”、“石婆”。“石爷”即牛郎像高258厘米,右手置胸前,左手贴腹,身体呈跪状,上身微微向左扭转,大眼阔鼻,表情朴实憨厚;“石婆”织女像高228厘米,上身微微向右扭转,作拢袖罢织的姿势,表情忧郁,活现出被银河阻隔、不得与牛郎团聚的相思之苦。

205.jpg

       农历七月初七,牛郎织女,鹊桥相会,其浪漫温馨的爱情故事自古流传至今。在西安市长安区斗门镇,保存着我国西汉时期的牛郎织女石刻像,距今已有2139多年。清嘉庆《长安县志》卷十四引王森文在斗门镇北所见残碑记载,昆明池界“北极沣滈村,南极石匣,东极圆柳坡(即今常家坡),西极斗门”,面积约10平方公里。历经两千多年的变迁,昆明池早已变为良田。但是仍然屹立在斗门镇街东花厂后院的牛郎和镇东六里的常家庄村北的织女石刻却准确地标明了昆明池东西两岸的位置。

       走出商业街,随后来到昆明湖,看见雁落栈桥和鹊桥刚好把七夕湖北岸与湖心岛连接起来,通道两边的鲜花,五彩斑斓,霜染了秋,更显老道,更显成熟。走在鹊桥上,桥杆上不同形态的喜鹊,引人注目,昆明湖望不到边,只有夕阳洒在湖面的阳光和微风吹过泛起的轻轻波鳞,使人陶醉。朦胧中我在五年前农历7月7日在镇东六里常家庄村北的石婆庙参加了庙会,爱情是永恒的主体,牛郎织女石刻像是“牛郎织女”传说的原形,隔河相望,有了爱情的注入,本来不相干的两位传说中的神,具有了人性。牛郎织女这一千古爱情绝唱,连同“七夕节”,在传统文化被商业浪潮包围的今天,重新大放异彩。

203.jpg

       走出湖心岛,观看了龙头音乐喷泉的美景,观看了最引人注目的当属不锈钢巨雕“鹊桥相会”。在湖边的通道旁,还可以找到婚姻从最初的棉婚,到银婚陶婚26婚姻的见证。

       最后我们乘坐游览车,沿湖岸转了一圈,离开了七夕主题公园。


      七律·西安昆明湖(新韵)

      昆明池水刘皇建,

      备战闲时训练强。

      东有牛郎耕种地,

      西边织女巧妻忙。

      爱情永远为神圣,

      喜鹊承桥会面祥。

      千古隔河相望苦,

      民间歌颂顺天揚。